我修炼路上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一九九八年春,我的同学对我说:“看你病成这样了,赶快跟我去炼法轮功吧,法轮功祛病有奇效。”我听后心都没动,她接着说了很多法轮功如何如何好的话,我一点儿没听進去,因为我知道,我这一身病除了神仙,谁也治不好了,医院都没办法了,所以我死心塌地的准备去阎王爷那报到了。同学不放弃,一连去了我家四次,最后碍于情面,我走進了炼功点……

我看了师父讲法录像,一切人生不得其解的疑问,全解开了,彻底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找到了自己赖以生存的真正的家,那就是回归“真、善、忍”。

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几天后,一身顽疾神奇的不翼而飞:心脏病、肾结石、结肠炎、颈椎病导致脑供血不足和半个身子不好使、乳腺肿瘤(医生说十有八九是恶性的)、严重贫血、骨质疏松、二十四小时腿骨疼、三十多年的气管炎、肝疼、胃胀。以上这些病每样都是很重的,以前我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在病痛折磨中,整个人看上去人不人、鬼不鬼的。

从此我再也离不天师父、离不开大法,每天都沉浸在无比幸福之中。心里那个高兴劲儿无法言表,走路时身边没人总要哼几句小曲。以后的日子即紧张又充实,除去炼功和少量的睡眠时间外,脑子里时时刻刻都在学法、背法,干活时、走路时、吃饭时都背法,抓紧一切时间,连吃饭时都舍不得时间吃菜,只是舀匙大酱,往饭上一倒,然后再倒点凉水(因饭热)五分钟吃完,继续学法,每天都在法中精進着,时刻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看护着我,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由于心在法上,修炼中神奇的事儿也特别多,只说二、三件吧。

水往高处流

一九九八年七月,有一次连续下了两天雨,我家是两间草房(已有三十多年了),门前的大道比院里高出许多,丈夫为了防止大道上的雨水進屋,就把房子的四周垫起一尺高,只有房门处没垫。白天下雨时,水就从老鼠洞和裂缝進屋了(是土墙),我和丈夫又是往外打水,又是在房门处垒坝,屋里总算没存太多的水。

晚六点是我集体学法的时间,雨也没有停的意思,怕丈夫一个人忙不过来,就没去学法。丈夫说:“那你就在家看书吧,我打水,水多时你再帮我。”丈夫打了一会儿,水就没了,我学到十一点多,十二点开始炼静功,炼完静功就睡觉了。

第二天早晨起来,雨停了。东院邻居问我:“你家屋里还有水吗?”我说:“没有啊,昨天晚上下雨了吗?”她说:“一宿没停,我用水泵抽了一宿,现在屋里的水还差点上炕。”这时西院邻居出来说:“我们俩口子用水桶打了一宿,眼都没合一下,你家怎么能没水呢?”我说:“真的没有,不信过来看。”他俩真的过来一看说:“奇怪,就你家这破房子,屋里这么洼,怎么没進水呢?”我也觉得奇怪,说完话,他们走了。

我因有事到房后去,这才发现北窗台下,离墙约一尺远的地方,有一个约三寸粗的水柱从地下象水泵抽的一样往上窜水,然后绕过东墙流到大门口的大道上去了……

顿时我什么都明白了,是师父了帮我们,世上谁听说过水往高处流的?我把东西院的邻居叫来,让他们看这神奇的景象,给他们讲了大法的超常。

米袋成了聚宝盆

另一件事儿,同年九月,新粮还未成熟时,我家的米只剩十来斤了,又没钱买,怎么办呢?因为我家太穷,三十多岁就成了药篓子,还有两个上学的孩子,只花钱,不挣钱,欠了很多外债。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求借都很难,我愁了两天,把这事儿就忘了。平时都是丈夫做饭,自从我炼功病好后,家里的重活我都抢着干,而且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因他在外面的活累,就把做饭的轻活留给他。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丈夫上班没回来,我做饭,发现袋子里还是那些米,一下愣在那儿了,我们也没买米呀,转念马上想到了又是师父帮了我,丈夫回来了,我急忙跟他说这事儿,他说:“我早就知道是大法师父帮了我们。”

神念出 魔难消

再一件,就是二零零九年冬天,我和一同修去几十里半山区贴真相传单,匆忙中没找到合适的小桶,用了一个比水桶小一点的铁桶装浆糊。我是第一次去那么远的地方,她又拿了三百多张传单,心里有点惧,只是轻微的一念,没在意,也没及时归正这不正的念头。

到了目地地一看,大道边的店铺还没关门,我们就在那附近做,我又增加了怕心,因为拎了那么大的一个桶,拿了一把大刷子,就怕别人看见,越怕越有人看。大约做了一半,因是半山区,地势不平,路面全是冰,又是下坡,我脚下一滑,左腿在后、右腿膝盖一下实打实凿的跪在地上了,觉得全身的重量全集中在这一小块膝盖骨上了,当时疼得我不知如何是好。

我坐在地上,抓住膝盖骨一顿乱搓,一个念头冒出:太疼了,肯定碎了。这念一闪,心想不对,这念头不是我,这是邪恶迫害:看你还敢不敢来。我马上意识到是我怕心招来的,马上解体你(指怕心),我是我师父的弟子,我没事,我今天一定要把剩下的一半做完,我咬紧牙,运足了劲,“噌”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

只是一瞬间,膝盖一点也不疼了,只觉得热乎乎的,但是没过几分钟,疼是不疼了,我感觉到它在肿,一会儿功夫,毛裤紧紧贴在膝盖上了,象带了护膝。两个多小时后,贴完真相资料往回走时,觉得膝盖与毛裤之间又有距离了,回家一看,只是膝盖破了点皮,膝盖骨的周围青一圈,其它什么感觉都没有,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如果是一个常人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我已经是六十来岁的人了。通过这件事,真正体悟到了“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人念招来了魔难,是神念师父为我化解了魔难。

通过以上神奇事我悟到,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当你的念完全在法上时,是无所不能的,但那不是修炼人的本事,是慈悲的师父与大法的威力。每当想起修炼路上的神奇之事,就想到师父为我承受的、付出的太多、太多了,真是师恩难报啊!唯有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