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否定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二零零零年我去了一趟北京,从此踏上了正法、讲真相之路,就当时在牢中正念否定迫害闯关,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一下。

当时我去北京被带回来之后,恶警直接把我关進了看守所,当天,恶警就对我施以酷刑,先把我倒吊在树上挂起来,用他们的话说:“那是给死刑犯用的刑”,却用在了我们大法修炼弟子身上,而我也没理会他们,照旧大声背师父的《洪吟》,一首一首不停的背,一下都不停,全面否定他们的安排,在实在难受时,我就喊“师父”,师父慈悲的呵护着我,我也不感觉难受了,也不害怕,最后邪恶也没办法,把我放下来了,也不理我了。

过了一会儿,一个女狱警又和我套近乎,说好话:“不炼就可以马上出去,放了你。”我不理会她,照旧背法,她气急败坏的找来一皮带,不停的抽打着我,边打边说:叫你炼,叫你背,看你还学不学?我还是照样的背法,却感觉不到疼。就如师父在《洪吟》〈无存〉中写的“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当时一点也不感觉到疼。打了一会儿,她气喘吁吁的说:“哎哟,累死我了。”我听了都感觉可笑,邪恶都会怕正念的大法弟子的,只要我们正念、正行,就一定会闯出难关,升华自己的。

过后,他们又给我戴上了手铐和脚镣,反正手段之恶劣,行为之残忍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但我还是一样的背法、背诗。大约过了十天左右,看我还是一样的背法,拿我没办法,就把手铐和脚镣拿掉了,拿开之后,我又能打坐、炼功和背法了。他们也不管我了,偶尔有时巡监狱警看到就只是说一说。

正因为我用正念否定了一切邪恶的安排,没几天,他们就打电话叫家人把我接回去了。走时要伙食费,家人说只有几十元,没带,打欠条。他们说可以。现在悟到欠条都不应该打。所以我建议同修不要给邪恶一分钱,全盘否定旧势力及邪恶的安排,正念铲除邪恶,否则的话,他们会变相破坏,一而再,再而三的進行干扰、迫害。看到明慧网上有的学员一次一次被邪恶抓了敲诈钱财,一次次的向邪恶低头,这不是助长了邪恶的嚣张气焰吗?一个正念正行的神怎么会受邪恶指使、任他们摆布呢?任何时候只要正念正行,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让我们多看书,多学法,助师世间行,共同提高,共同走向圆满。

初次投稿,如有悟的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