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四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在大法修炼的路上走过了十多年,这十多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让我感受到了大法的威严、大法的美好和大法给我家带来的福音、福报!在这里向师父汇报和同修切磋。

迷途中和病魔苦苦相斗,是师父给了我新生

得法前,我百病缠身,最严重的是得了顽固性皮肤病(牛皮癣),犯病时,全身皮肤溃烂没好地方,生活不能自理,丈夫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全用在我吃药上。由于药吃的太多,导致我患上各种疾病(头晕、风湿、骨质增生等),这期间,我的大儿子在十七岁那年得了骨癌,不到一年就永远的离开了我,这给我的打击太大了,几乎精神崩溃。就在我支撑不住的时候,有幸得了大法,在大法中修炼,我身心受益无穷。渐渐的我的身体一天天康复起来,病痛一个个消失,精神状态也好起来,我知道这是师父慈悲与我,把满身业力的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从内心深处呼喊:谢谢师父!谢谢师父的救度之恩!

通过学法我知道了人生的真谛,人来到世上不是为了当人,而是为了返本归真,返回到先天本性上去。明白了法理,为人做事和以前不一样了,村子的人看到我的变化,也都来到我家学法炼功,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身体健康。我家买了四轮车,盖上了砖房。我们全家都感谢师父,感谢大法给我们的福报。

可是,好景不长。九九年“七二零”,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集团,铺天盖地打压迫害,欺骗民众,制造各种谎言,栽赃陷害师父和大法。我没有被它们吓倒,進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喊出了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我去北京证实法,基点正,没有人心,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安全回家。后来在当地洗脑班,我走了弯路,在同修及时的帮助下,通过学习师父的讲法,我终于醒悟了,回到了大法中,回到了师父的怀抱中。再一次沐浴在佛光里,我更加努力的学法炼功,加倍弥补过错,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

信师信法 识破旧势力假相

一次,我在家用手摇机器脱玉米,不小心把手指伸進机器里,绞破了手指,骨头露出来了。当时家里人让我上医院,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我对着师父法像说:“师父!弟子没做好,被邪恶钻了空子,请师父加持弟子神通,用正念清除一切黑手烂鬼干扰。”我的手一点都不疼,照样干活,几天后恢复正常。

还有一次,我家农忙时,我的腰突然不能动了,象得了腰椎间盘突出的症状一样,当时我没有害怕,第一念想到的是:师父救我!这不是病,是假相。因为我以前有腰疼病,这次我知道它不是病,是旧势力干扰迫害。我发出强大的正念:是师父给我从根上清除业力,我承受;是旧势力邪恶因素干扰迫害,我决不承认,不承受,请师父加持弟子正念清除解体灭尽它。就这样在师父呵护下,几天就好了,我看着师父的法像,我笑了,我说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别想动了我。就这样,我每天学法炼功讲真相,永不停止。

两次被摩托车撞 是师父救了我

在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四日,早晨九点多钟,我骑自行车从集市回家,在岔道口,被一个骑摩托车的人撞倒在地。第一念是:法轮大法好,师父救我,我不能被撞坏。那人吓跑很远,被我丈夫叫住,我站起来告诉他,我是修真善忍的,炼法轮功的,我不会讹你的,我没事。那人乐了,说法轮功太神奇了。我的自行车前轱辘撞坏了,身体也有些不适,回家后学法炼功,几天就痊愈了。

还有一次是在九月十九日,晚上八点多钟,我和本村的一个人打完工后骑自行车往家赶,在路右侧正常行驶。突然被后面行使的摩托车撞倒,旁观者说我被撞飞了,当时听那动静,如雷轰顶一样,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晕过去了。后来听见有人叫我,我醒了过来,一看是和我一起干活的,她问我怎么样?我说没事,但我非常清楚师父就在我身边,是师父把我从死亡线上再次救了回来。我的头被撞破,但没有出血,腿走路很困难,自行车后钢圈已经弯曲变形,无法推走。撞我的那个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地上有一滩血。路旁的人报了警,120救护车来了,把我俩拉到医院,那人是皮外伤,没有大事。我没有做检查,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有我师父保护,有大法保护,我不会有事。旁边的人说我傻。

我给妹妹(同修)打电话,说明情况后,我到了妹妹家,没有回自己家,怕不修炼的丈夫着急,没有通知他。在妹妹家我们学习了师父的新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炼功、发正念。第二天,我们到了交警队要自行车(我早晨有一念:说师父,我要我的自行车,它是我的法器,我要修好它。)我对警察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不会讹他,把自行车给我就行。当时他们看到我的脸已经肿了,腿走路一瘸一拐的,警察说这样的好人上那找去。最后警察说无论如何你得收下200元钱修自行车,我坚持不要,他们以为我嫌少就又让那人拿100元钱,共300元钱让我买一辆新自行车,我还是没要,最终还给了撞我的人。在这过程中,我和妹妹跟撞我的人及他家人讲真相,他们什么都没入过,很感激我们,结果把他们帮忙的两个朋友退出了少先队。

通过学法炼功发正念,现在我的身体基本恢复正常。

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经历的太多,真有说不完的话,写不完的事。我知道我有很多人心没有去掉:争斗心、妒嫉心、显示心。尽管我还有很多地方没修好,也不允许邪恶来迫害,因我是大法弟子,有大法来衡量我,有我的师父说了算。不管你邪恶千变万化,你就是邪,我决不承认。我悟到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大法弟子不存在消业状态,一定是旧势力黑手烂鬼迫害,师父不承认旧势力,弟子也不承认,邪恶强加给我的迫害,我坚决不承认,不接受,我要把迫害的物质原封不动的返还给邪恶。

我知道只有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关,没有过不去的难。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时时刻刻用大法来要求自己,越到最后会越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