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老人救人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四日】韩延峰(化名)老人今年七十四岁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曾带领一家六口大法弟子,到北京上访,一家人都受到邪党的残酷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他被当地“六一零”迫害关在市拘留所时,我认识了他。虽然年龄大一点,人看上去很瘦,脸上的皱纹刻下了他一生的坎坷经历。我比他小四岁,从表面上看,也比他年轻,但身子骨却没有他硬朗。他没上学,一九九八年他有幸得法后,师父帮他开智开慧,很快的自己能够完整读《转法轮》。我与他比应该是知识份子了,在理论上应该说对法有更高的认识,可是不然,在当时我就看到我的不足。他的表现是信师信法坦坦荡荡,无怨无悔,而我却疑惑迷茫。

当邪党的市领导找他谈话时说:“老韩,你还炼不炼了?”他毫不犹豫的说:“你把我的头割下来,只要还有一口气,我就炼!”这个市官说:“真是死顽固!好吧,那,你就炼吧。”跟他手下人说:“把他的名抹了去,不管他了!”就这样,当天他就回家了。这就是老韩的一颗对师对法“坚如磐石,金刚不破”的心。

今年四月的一天,同修说北乡有个七十多岁的老同修,在讲真相、救人中有许多神迹,人称“神老头”。同修用轿车拉了我去。一看原来是他!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十个年头了,花甲老人,变成古稀老人,可是看上去一点没见老,而且精神头更加旺盛了。

没有常人的太多的寒暄,一上来就進入正轨话题。

他说:“说起救人,那可不是我做的,我算什么,文盲一个,斗大的字认不了一碾台,当了几年兵,回来下庄户,只知道种地,什么也不懂,是师父教我知道了高深的宇宙大道理,还给我净化身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的。看起来是咱们在救人,其实这都是表面形式,在另外空间都是师父在做,只要我们有一颗坚定的信师信法的心,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接下来,他给我们讲了几个他是如何救人的故事:

他说:我一个战友李文殿(化名),是香店村(化名)人,他孙子今年十四岁,从二零零八年开始患了绝症白血病。

因为给孩子治病已经花了四十一万。一个庄户人家哪来那么多钱啊?一家人欠的债使得日子穷困潦倒,孩子的病一天重似一天,人家说这孩子是死了没埋了。全家人一天到晚以泪洗面。说来也神,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份,我连续两次做梦,都梦到这个李文殿。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让我去救他的孙子。一天,我去了他家,跟我战友说,“你想叫孙子好,首先儿子、儿媳都一起炼法轮功,这样就可带动孙子一起炼,这是唯一的救你孙子的办法。”当时他儿子、儿媳都在场,立即表态说:“好,我们都炼!”

我把师父的教功碟送给他,一天炼两遍功。因为没有《转法轮》,也没有真正的学法,只是天天诚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全家人天天定时念。这样九天以后孩子的病就好了,到青岛医院去做CT、B超、X光,什么病都没有了。十八天以后,更发生了奇迹,孩子全身上下脱了一层皮,成块成块的脱落,大块的比拳头大,皮肤非常细嫩,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二十天后又去检查,CT、B超、X光又全查了一遍,大夫说:“你们用什么法治的”?孩子的妈,只是笑,没敢说实话。我一看这不行啊,大法给治好了病,却不证实大法,天理不容啊!就又急急忙忙赶到他家,跟他们说了不证实法的危害。

全家人听了我的话,立即把大法治好了孩子的白血病的消息,告诉村里的人。李文殿的邻居,一个八十多岁的已经罗锅成几乎头着地的老太太,知道这件事后,让女儿把我找了去。

我一看,都这样了,怎么成呢?可是这又是一个洪扬大法的好机会。怎么办呢?求师父吧,只有师父能做到。

我在心里说,师父啊,您帮帮您这个弟子吧,让她的腰直起来,让大法的神奇,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一念即出,浑身热乎乎的。我想,师父在鼓励我。我就教她一边念“法轮大法好”,一边让她把腰直起来。老太太说:“我这样怎么能直起来?”她女儿说:“能!老韩说能直起来就能直起来!”我又学着“佛展千手法”中一个动作,连着说三个“抻”字。随着三个“抻”的声音发出,老太太的腰真的直起来了。我说:你走走,甩着胳膊走。她真的能甩着胳膊走了。

这时,老太太的女儿流泪了,我也流泪了!她女儿是看到自己弯了多年腰的妈妈的腰直起来了流泪,我是被师父的洪大慈悲感动的流了泪。母女俩,一个劲的感谢我。我说:“这不是我做的,这是我们师父做的。我没有这个本事,而且按照大法的要求,大法弟子是不能用自己的功能给人治病的。我现在也没有这个功能。要感谢就感谢我们的师父”。

大法的神奇,从此在这个村传开了。

老太太、女儿、二儿子都走入大法修炼中。她二儿子还到派出所给所长讲真相。“神老头”这个名字也在村里传开了。

我在讲真相时,发现教育界受邪党的毒害比较深,思想比较顽固。一个教师叫彭景龙(化名),今年六十八岁,下肢瘫痪拄双拐,走起路来象钟表的摆,来回晃悠。论辈份他也可以叫我舅。我给他讲《九评共产党》,他不听,说“你们跟××党作对”。我说:“是××党迫害法轮功在前,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揭露迫害在后;它杀害了我们三千多人,我们就不应该说它不对吗?杀了人没有罪,告状、喊冤倒有罪,这还有天理吗?你看现在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人管,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却要迫害,你说这社会能好吗?××党是斗争哲学,以杀人起家,斗地主杀了很多人,我们村,一个只有七亩地的户,被拔高成地主批斗。知识份子说真话被打成右派,‘六四’学生反官倒、反腐败,被枪杀,说是暴乱份子。它历来都是这样的制造敌人,你说它好吗?”一席话说得他直点头。

我一看火候到了,就劝三退,可他什么也不是。那我就叫他炼功吧。说:“你真心念‘法轮大法好’,你的腿就好了”。他不信。他老伴说:“你就听老韩的,试试看,也不用花本钱。”他一听在理,就答应了。

我说:“可不能试试,得百分之百的信。”师父讲了,“就是一个常人今天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师父就要保护他了”。我想,师父讲的当然是真的,我叫他隔一宿念一宿。我叫他念三宿,他真心实意的照我说的办了,结果又一个奇迹发生了,到第六天我去看他时,他把双拐都扔了。这时他高兴的大口叫我舅了。还泡上了上好的茶招待我,我本来是不喝茶的,可他怎么也不中。从此他俩口子也走入了大法修炼的行列。

还有一个是姜家村(化名)人,叫张振昌(化名),今年六十五岁,二零零五年,被汽车撞了,几乎成为植物人,嘴也歪了,眼也斜了,胳膊上打钢板。我在开果园时认识他。听说他的情况后,我就去他家,给他讲了真相,送给他一个护身符,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念了两天两宿,他的嘴眼都正过来了,说话也比前清楚多了。

我的表弟是小辛庄(化名)人,名字叫王世智(化名),今年七十一岁,罗锅。他弟弟王世理(化名)被汽车撞成瘫痪,已经在床上躺了三年。因为是亲戚,说话也比较随便一些。我给他规定一个指标,让世智给世理念法轮大法好,一直念九天,吃了饭,啥也不干,就念这句话,一心不乱的念。世智念了五天,腰就直起来了。接下来,世理的老伴又念了四天。三个人一起念了九天。世理的身体就有了明显的好转。紧接着,他们又念了二十天,世智能够到高密赶集买菜了,世理也起来了。三个人都开始学大法了。

汉家村唯兆忠(化名),五十四岁,一身病。他老伴两个肾长瘤子,已经十三年了,每年医疗费二、三万元,一年下来,挣了点钱,全部花在治病上。二零零六年春天,我去给他俩口子讲真相,唯兆忠相信,他老伴不信。唯兆忠念法轮大法好,一身病不翼而飞。事实教育了她,她也跟着老伴念,一个月以后,到医院检查,两个瘤子没有了。这时,我到她家,她一把抓住我的手哭了。她哽咽着说:“十三年了,我的肚子,总象填满了烂草一样难受,李老师派了您这个活神仙来救了我……”。

现在他们夫妻二人,都走入大法修炼行列,五十多岁的人,象三十来岁的人。他儿子儿媳妇,都在城里开饭店,回来一看,公婆都变成年轻人,就问:“你两个吃了什么好东西,皮肤变得这么细嫩。”唯兆忠说:“什么也没吃,就是炼法轮功炼的,你们如果没有时间,就念‘法轮大法好’,就会有福报。”他们小俩口,回到城里后,照父亲的话也天天念“法轮大法好”,不仅觉得身体一身轻,饭店的食客也越来越多,生意越来越红火。

要说大法治好病人,最多的还数我们自己村了。俺是韩村, 有一个叫韩纪录(化名)的人,五十七岁,肝癌晚期,股骨头坏死,从他家到市场只有二十米,需要歇三次,才能走到。我给他《大圆满法》,他还没炼功,只是将“法轮周天法”看了五遍,身上就觉得轻松多了。有一个同修给他九张“法轮大法好”的不干胶,问他敢不敢贴。他说:怎么不敢?!

在正逢集日,满街都是人,众目睽睽的情况下,他把不干胶,一张一张的贴在了电线杆子显眼的地方上。他说,他贴完回家的时候, 好象是飞回家的。从此他的肝癌病好了,也走上修炼路,现在,完全成了一个健康人。

还有一个叫韩永风(化名)的村民,今年五十二岁,患股骨头坏死。二零零七年,我在到坡里去种地时遇到他,看到他腿一瘸一拐的,也叫他念“法轮大法好”,十天就好了。

我们村有二十多人,大法给治好病以后都修炼了法轮大法。全村人绝大部份人,都相信大法好,好多常人都敢公开的维护大法。去年的一次喜事宴会上,村里的邪党支部副书记,在酒席上污蔑大法,三个村民站起来质问他:“大法给咱村许多人治好了病,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实,人家治病一分钱不要,您家承包沙场,是亿万富翁,您拿出多少钱给老百姓治病了?……”说的他面颊绯红,张口结舌,从此再不敢在众人面前诽谤大法,也不再迫害大法弟子了。

韩延峰同修讲真相,救的人很多,因为篇幅有限,不再一一列举。上边提到的所有的家庭百分之九十的成员都修炼了法轮功。据不完全的统计韩延峰同修还劝说五百五十多人退出党团队。

韩延峰同修说: 真心信师信法就是神。当我们叫别人念法轮大法好的时候,首先自己得真信,一丝不苟的相信师父说的每句话,如果自己都不是真信,还怀疑,能理直气壮的叫人家如何如何去念吗?就不会有好的效果。”

我想,我的差距还在这里,我也遇到过这样的病人,就没有敢说你诚心念几天就好了的话,心里总是想,如果不好怎么办呢?对师父的话打了折扣。

我采访完同修韩延峰的救人经历使我受到很大的启发:什么是正念?不一定有很高的文化,就是一个“信“字,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只要是落脚点在法上,为了救度众生,关键时就求师父,什么奇迹就会出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