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不动心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四日】我在法轮大法中修炼十三年了,身心巨变,感恩之情无法言表,下面按时间先后介绍几个我见证的神奇经历。

一、高德大法

一九九六年,经熟人介绍,我看过《法轮功》,觉的挺好,但受邪党信仰的影响没有修炼。

一九九七年夏天,我家经历了一件大事,我丈夫开了一辆吉普车,在单位院内将一名五十来岁的女大法弟子撞了,车是从人身上过去的,车最后冲出路牙子,下到路边的树林中。这位大法弟子起来后,告诉我丈夫,她是学法轮功的,什么事也没有,不用害怕。我和丈夫要求她到医院检查身体,可她不想去。当时我作为一个常人,觉的这么大岁数了,以后别有什么后遗症不好开脱,于是将她拉到医院做了B超和CT检查,结果真没毛病,只是胳膊有点破皮。

发生这样的事,单位要对丈夫处分,可这位大法弟子找到单位领导要求不要处分我丈夫。我对这位大法弟子表现出的高境界十分佩服,也对法轮功有了更好的印象。我又借阅《转法轮》,两天就看了一遍,决定修大法。因为当时大法书不好买,而且说要买到正版的需要在炼功点预定,我让一个熟悉的大法弟子帮我请大法书,这样直等到一九九七年的年底才请来了《转法轮》。

一九九八年元月,我出差到外地半个月,我把《转法轮》带上,开始了正式学法。一学上法,我严格要求自己,比如当时是冬天,和同事一起出差在外,吃饭时大家为了避寒和杀菌都吃大蒜,还劝我吃,我记的大法书上说的话,所以没吃。出差期间又出现发烧、拉肚子状况,我记的大法书中说的是消业,我也没害怕,一起出差的同事让我吃药,我也没吃,两天这个状态就过去了。以前我有严重的风湿(夏天得穿线裤)和胃病(胃炎、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只能吃面食),从此我这两种病消失了,十来年了,我每天要坐一个小时的车程上下班,冬天也不穿棉裤(北方),吃饭现在也不用注意了,凉点、硬点、饿点都不怕。

由于刚得法,比较兴奋,一九九八年的新年,我去婆婆家过年,到那当天就给他们家里的人洪法,弟媳当时就看到我头上有光圈,把她吓一跳,后来她到我家看到师父的法像头上的光圈,说就是那样的。当天还有一件神奇的事,晚上睡觉做梦,梦境是关于修炼中的一个考验,我把握住了,然后看到师父的法身金光闪闪由远及近而来,没看到嘴动,就听到“法轮功是真的”。其实这之前我只看过《转法轮》书,没炼过功,没接触过任何法轮功的音像资料,对大法中的事了解甚少,后来在教功录像中看到师父法身金光闪闪由远及近而来的画面,想到和我梦中一模一样。而且我也知道了师父说的话是“无声的思维传感,接收到的是带有立体声音的。”(《转法轮》)

二、神奇祛病

一九九八年夏季的一天,我正在家中洗衣服,突然腰椎好象错位一样,疼痛难忍,上身不能弯腰和转动,躺在床上不能翻身。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我想到师父的讲法,可能是以前的业力翻出来了,我在一九九五年做过大手术,从腰椎打的麻药,那以后,摸腰椎总是有痛感,这次可能是师父给调整身体,所以我也没害怕,第二天早晨我坚持起来炼功,炼到第四套功法时,不能弯腰,我就直着上身蹲下去,炼完功又回到床上躺了一会,再起床,病好了。除了学法、炼功,没用别的办法,从发病到好病不到二十四小时。

一九九八年冬季的一天下午,我乘车去市里为学法小组的同修取新购進的几套讲法光盘。刚下过雪,很冷,来回转了几次车,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回到家我感觉全身奇痒,手就控制不住的抓痒,这时发现全身长满了大疱。看到这个情况,我想到了大法,知道了它(大疱)的来由:

一九九零年夏天,我刚参加工作,参加单位球赛后就在宿舍内用凉水擦身体,随后全身就起满了奇痒的大疱,有个老师傅领我到医务所开了药,吃后不见效。单位另一位好心的阿姨把我领到她家,烧了一大盆开水,然后泡上艾蒿、干的老葱叶,拿一个小凳,让我坐在这个大盆里,然后全身又裹上棉被,用热气薰,很快就好了。她说这个办法可以去根,确实那几年一直没犯。

我心里很明确这次是真正从根上祛病了,晚上痒的难受,我就学法,有针对性的读业力转化那一节,直到深夜才睡着,第二天早晨起来,全身的大疱都没了,照常去炼功点炼功,整个过程不到十二小时。以后再没出现。

三、孩子的变化

女儿三岁时我开始修炼法轮功,现在女儿已经十六岁了,十三年在大法中的成长历程,女儿受益良多。

女儿生来劫难很大,难产,由于呛水、窒息,差点死亡,医生当时抢救十多分钟才救下小命,以后身体经常表现病状,脾胃不好,经常肚子疼,总是哭闹,总得大人抱在怀里暖着肚子才行,消化药不断。肺炎、气管炎、哮喘时有发生,最严重一次在医院点滴双黄连药过敏又差点丧命(九八年正月十五那天,从此以后没再用过药)。九八年春夏之际,她又经历了一次严重的病业,呕吐、拉肚子,吃不了东西,便出的却象脓、血一样的东西,看到她这样,我悟到是师父给她清理身体,师父说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亚法会讲法》),我没有害怕,坚信师父,我请假不上班专门陪她,由于孩子身体虚弱,肚子疼的难受,我就背着或抱着她,教她背《洪吟》,很快就过了这个关,从那以后孩子以前的病状都没了,直到现在身体健康。

这些现在说起来轻松,但当时能抵住家人、朋友的不理解,坚持信师信法不动摇也不容易,但我做到了,孩子也很快的好了,而且女儿经常光着脚丫在地上走也不怕凉了,虽然偶有感冒迹象,但在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和发正念下不出一日就好了。开始丈夫也担心,怕耽误孩子的病情,但一次次的经验使得他不得不信服大法,以后孩子再偶尔出现感冒状况,他也不担心着急了。已经很多年了,孩子连感冒的状况也不发生了。

女儿没有象我一样正常学法修炼,她小的时候,我利用睡觉前的时间领她背《洪吟》、背《论语》,节假日领她读《转法轮》,但坚持的并不好。在生活中我经常给她讲大法的法理,让她用法理指导自己的言行,大法深植她的心中。尤其在大法被迫害的这些年,她依然相信大法,同化大法。所以发生在她身上的很多事情都很顺利,很好。

女儿上初中时,当别的家长们为择校和安排好的班级而拉关系走后门时,女儿通过考试成绩進入最好的班级。入团时也没入。初中要毕业了,又要求入团,女儿也没入。针对这个问题,老师把女儿叫到办公室问:“为什么不入团,是不是你妈不让入,这件事要听老师的,这对你以后的前途有好处。”女儿说:“我就不入。”回到家说这件事,孩子的爸爸(常人)担心了,第一次入团时,孩子的爸爸就说入就入吧,入了再退呗。我和孩子都认为修炼人不能说一套做一套,不入就是不入。这次的问题比上次要严重,要涉及孩子的品德考核,还有其它需要老师给印象分的科目,是否会影响这些问题?现在的“分”对每个学生影响都很大,家长都要考虑(有的家长送钱买“分”)。由于长年的修炼基础,我对此毫无顾虑,结果表明,孩子的日常考评是最好的,孩子因为坚持正信在不是自己强项的科目考试中发挥超常,顺利的考入省重点高中,而且進入最好的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