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6月14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四日】

  • 辽宁清原县冀龙、臧玉福遭迫害离世

  • 辽宁抚顺市清原县枸乃甸乡北大林村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简述

  • 吉林磐石市李海山、谭玉芬夫妇多年遭受经济迫害

  • 黑龙江海林市刘汝敏自述被迫害经过

  • 辽宁清原县冀龙、臧玉福遭迫害离世

    一、冀龙,男,五十五岁,抚顺市清原县清原镇人,原清原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冀龙、梁淑娟夫妇进京上访证实大法,遭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冀龙被枉判五年,梁淑娟被枉判四年半,分别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和沈阳女子监狱。在此之前被清原县公安局非法抄家两次,家中的传真机(价值二千元左右)被警察李洪斌等强行拿走。

    冀龙
    冀龙

    冀龙、梁淑娟夫妇从一九九五年就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冀龙在没修炼法轮功的时候经常用公款吃吃喝喝,喝多了就和妻子吵架、打骂,搞得家里不得安宁,孩子大人都为他犯愁。自从修炼了法轮功,就象变了一个人似的,总是面带笑容,对孩子、妻子都非常关心,改掉了原来所有的坏习惯,邻居和同事都说他变好了。梁淑娟以前浑身是病,头痛、腰痛、胃病、神经官能症通过修炼都好了,一家人和睦相处,感恩大法。

    可是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为证实大法好,冀龙、梁淑娟夫妇进京上访,遭非法抓捕,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被秘密非法判刑。梁淑娟的后背被恶警李洪斌用皮鞋跟刨起一个大包,身上没有好地方。

    冀龙在大北监狱被迫害得骨瘦如柴、身体虚弱、双眼看不清人,在狱中也不给医治,眼底严重出血,于二零零四年十月回到家中。由于夫妇二人多年的被迫害(还被敲诈勒索罚款六千元,至今未返还),没有经济来源,没钱医治,后冀龙被迫害离世。

    二、臧玉福,男,四十岁,大学毕业,抚顺市清原县农业局下属的农业技术中心工作。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不到一个月身体的多种疾病都好了,从此身心健康,每天非常乐观,在单位对待工作兢兢业业,领导分派什么活从来不挑。

    臧玉福
    臧玉福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以后,九九年十月臧玉福想去北京上访,他所在单位受县“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指使阻止他去北京上访,把他强制送进当地看守所,因不写所谓的保证书又把他强行送到抚顺吴家堡劳教所迫害。

    在劳教所为了逼迫他妥协,警察指使犹大采用了非人手段迫害他,有许多人参与把他向空中高抛后再摔下来,他是未婚的男子,众多女的在他身上乱抓、乱摸,等等手段。他承受不了这种折磨,违心地写了放弃信仰的“保证书”,写完之后他大哭,他觉得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心里非常难过。被单位接回来以后,经常受到县“六一零”的骚扰,从此他情绪非常低落,整天闷闷不乐、郁闷,身体也渐渐的感到了不适,去医院检查得了败血症,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离开了人世,年仅四十岁。


    辽宁抚顺市清原县枸乃甸乡北大林村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简述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清原县枸乃甸乡北大林村法轮功学员张桂芹、董艳英、冯立英、王相林、徐秀芳、王乐有、王素珍、刘桂珍、朱爱芹、王素荣等受到枸乃甸乡政府人员不同程度的迫害,以下是迫害简述。

    法轮功学员董艳英为证实大法进京上访,被非法送清原县大沙沟拘留所迫害,并被勒索五千多元。

    法轮功学员冯立英与女儿朱爱芹也被勒索几千元,被非法拘留。一次,因在冯立英家中搜出真相资料,乡党委副书记靳忠民、枸乃甸乡派出所长雷秀财、综治办主任马云鹏等将其绑架,强行将七十多岁身有残疾的老人冯立英硬拖上警车,送清原县大沙沟拘留所迫害七个月。

    法轮功学员王相林、徐秀芳与儿子王乐有、儿媳王素珍因进京上访,被枸乃甸乡政府党委书记赵喜臣、副书记靳忠民、派出所长雷秀财、综治办主任马云鹏以及村干部等非法抄家,八十岁的老人王相林与妻子徐秀芳辛辛苦苦一年打下的粮食全部被抢劫,并送抚顺吴家堡教养院迫害。

    王乐有与妻子王素珍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半年。家中财产被全部洗劫一空。其中包括大豆二十二麻袋、一头牛、牛车一辆、彩电一台、两仓玉米、三十多只鸡。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王乐有家受到多次骚扰,办洗脑班,逼写“不炼功、不上访保证书”。九九年十月份,王乐有在家中被绑架送清原大沙沟拘留迫害四个月。妻子王素珍与母亲徐秀芳到源中园炼功被非法拘留迫害两个月,王乐有的两个十几岁的孩子被迫失学,流离失所。

    法轮功学员刘桂珍也因进京上访被送抚顺吴家堡教养院迫害半年,并被勒索六七千元。还有王素珍的姐姐王素荣也被勒索四千元,被非法教养迫害半年。

    法轮功学员张桂芹遭绑架拘留迫害并勒索钱财几千元,后放回。

    以上参与迫害的主要人员有:枸乃甸乡党委书记赵喜臣、副书记靳忠民、生安峰、乡派出所长雷秀财(已遭报)、宁宪发(已遭报)、综治办主任马云鹏以及村支书乡长杨万发等。


    吉林磐石市李海山、谭玉芬夫妇多年遭受经济迫害

    李海山,男,70岁,吉林省磐石市明城镇联合村小学退休教师,在中共打压法轮功期间,李海山遭非法拘留、勒索现金、扣发巨额工资等迫害。

    一九九八年,李海山亲眼见证大法的神奇:老伴谭玉芬一身顽疾,看了一遍法轮大法(即法轮功)的书就不治而愈。他也在退休后走进了大法修炼。九九年“四二五”后,联合村党支书对他施压说:党员不许炼法轮功。李海山立刻写了退党申请书,退出了邪党组织。

    2004年4月初,明城镇综治办的杜刚来李家骚扰,4月27日晚7点多,明城镇派出所所长肖辉飞带两名警察伙同磐石市国保大队一名恶警非法闯入李海山家,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和资料,并绑架了李海山和她的老伴。第二天,又被劫持到磐石国保大队,给李海山捏造所谓的证据强加罪名,接着又暗中找到李海山的长子和女儿、女婿对他们威胁欺骗,向他们勒索了4000元现金,之后拿出一张取保候审的通知单让李海山签字后才把两位老人放回家。

    2004年5月下旬,明城镇派出所恶警找到他的女儿女婿,叫他们把父母送到拘留所,说拘留半个月后放人,李海山没有配合,与老伴流离失所,这期间恶警找不到人就对李海山女儿施压,威胁说“找不到你父母就让你下岗。”女儿被迫带恶警去找父母,他们的很多亲属都受到骚扰。

    2004年8月,明城镇610扣发李海山的工资,几个月后见李海山没有回家,就以补发几个月的工资为圈套企图诱骗李海山回家,他们给李海山的亲属打电话,叫转告李海山回家,见李海山没有回家,明城镇610的吴德存就又停发了李海山的工资。直至今天,将近7年半的时间,李海山被扣工资总额超过十二万。他和老伴俩人被扣工资总额总计超过二十三万元。

    李海山和老伴没有经济来源又居无定所,和其他人失去联系,俩人七十多岁,靠捡废品卖钱糊口。2010年9月19日,李海山去明城镇要自己的工资,610的吴德存说,你不写五书工资就不会给你,你要再不回来,我们就登报声明,说你们两个人都死了,取消户口,工资上交。时至今日,两个人的工资还没有要回来。

    谭玉芬,女,74岁,吉林省磐石市明城镇联合村小学退休教师,李海山的妻子。谭玉芬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期间遭到严重迫害,谭玉芬被当地派出所罚款,被明城镇610扣发工资达十一万元以上,被迫害的流离失所达八年之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谭玉芬与当地法轮功学员到长春市政府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长春市恶警劫持到长春体育场,明城镇派出所田力等人将谭玉芬劫持到磐石,强制洗脑。后转到镇政府继续洗脑迫害,镇政府官员王平等人找谭玉芬谈话,强迫她放弃修炼;谭玉芬拒配合,最后他们只好放人。

    2004年4月初,镇综治办的杜刚来到谭玉芬家问她是否还炼法轮功,谭玉芬直接告诉杜刚说:“炼”。4月27日晚7点多,明城镇派出所所长肖辉飞带两名警察伙同磐石市国保大队一名恶警闯入谭玉芬家,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和资料,并绑架了谭玉芬和她的老伴,派出所的恶警逼迫谭玉芬在劫走的物品清单上签字。第二天,又被劫持到磐石国保大队,给谭玉芬捏造所谓的证据强加罪名,接着又暗中找到谭玉芬的长子和女儿、女婿对他们威胁欺骗,向他们勒索了4000元现金,之后拿出一张取保候审的通知单让谭玉芬签字后才把两位老人放回家。

    2004年5月下旬,明城镇派出所恶警找到谭玉芬的女儿女婿,叫他们把父母送到拘留所,说拘留半个月后放人,谭没有配合,与老伴流离失所,这期间恶警找不到人就对谭玉芬女儿施压,威胁说“找不到你父母就让你下岗!”女儿被迫带恶警去找父母,他们的很多亲属都受到骚扰。

    2004年8月,明城镇610扣发谭玉芬的工资,几个月后见谭玉芬没有回家,就以补发几个月的工资为圈套企图诱骗谭玉芬回家,他们给谭玉芬的亲属打电话,叫转告谭玉芬回家,见谭玉芬没有回家,明城镇610的吴德存就又停发了谭玉芬的工资,直至今天,将近7年半的时间,谭玉芬被扣工资总额超过十一万。七十多岁的谭玉芬没有经济来源又居无定所,靠捡废品卖钱糊口。2010年9月19日,谭玉芬的老伴李海山老师去明城镇要自己的工资,610的吴德存还是不给。

    74岁的谭玉芬老人,修炼大法前有十多种久治不愈的疾病,花去了大量的医药费,现在她无病一身轻,却因坚信使自己身心受益的大法就遭到中共的各种打压和迫害。

    参与迫害的相关单位和人员信息:
    吉林省磐石市明城镇副书记:王永安
    吉林省磐石市明城镇镇政府电话:0432-65712422
    吉林省磐石市明城镇综治办:吴德存(扣工资的直接责任人)
    吉林省磐石市明城镇小学校长:魏茂清
    副校长:尹玉增
    学校会计:王业平
    吉林省磐石市明城镇 邮编:132301


    黑龙江海林市刘汝敏自述被迫害经过

    黑龙江海林市法轮功学员刘汝敏修炼法轮功后很多疾病都不治而愈、身心健康。无论在家庭还是工作单位是公认的好人,领导曾说,单位如果都是炼法轮功的就好了。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被中共政府恶意抹黑、迫害,刘汝敏经历了种种迫害。以下是她的自述:

    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

    我是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的,没炼功前我有关节炎、鼻窦炎、神经衰弱。修炼法轮大法后,我身体上的疾病不知不觉不翼而飞,而且每天无论工作、干家务都心情愉快,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同事都说:看你一天精精神神没愁事。我丈夫对同事说:自从我妻子炼功以来连感冒都没有,而且性格变的也开朗了。

    遭受酷刑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风云突变,这么好的功法却被江××为首的恶人们在全国范围内公开迫害。一九九九年九月因有人说我给某某经文,被海林市第四派出所两名恶警非法抄家,(当时我家正在开建材商店)把店翻了个遍,带锁的抽屉也让打开搜查,抢走了一本小本《转法轮》和一摞手抄《转法轮》,我被恶警绑架到海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两个月。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去北京上访,替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被海林市国保大队恶警劫回,海林林业国保大队到火车站把我绑架到林业国保大队。当时参与迫害我的有国保大队长陈斌侠,赵亚军,姓王的记录员,还有一个不知名字的恶警,赵亚军打我一个耳光,他们把我两手背到背后,一手在上一手在下,两手用手铐铐起来,让我弯腰成90度,疼的我鼻涕、眼泪都流下来了,胳膊疼痛难忍,象折了一样,从晚上5点多折磨到近7点,他们看我手紫了,就把手铐打开,他们怕胳膊废了担责任,赵亚军还甩甩我的胳膊,看能不能动,后开车把我绑架到海林市看守所。海林市国保大队长宋玉敏不让海林市看守所收,怕我们一起去北京的同修交流,(因林业看守所没女号)就从市看守所调来羁押在市看守所的女在押人员。

    在看守所里遭受迫害

    我坚持信仰,被林业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在林业看守所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他们找来了一个医生给我胃里下管子,从嘴里把管下到胃里,因我不配合始终没下去,管子老打卷。把医生急的满头大汗。看守所恶警指使几个男犯按住我的手、脚 、头,折腾近一个小时也没插进去。那位医生说,我再也不来了。后来管教头魏代涛指使几个男犯强行把我按在椅子上,强行灌玉米面糊,看守所恶警还给我打地环十多天。我们几个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因炼功,魏代涛拿电棍电我们,见电棍不好使,就抓着我们的头往暖气管子上撞。有一次早上放风,魏代涛把一外地法轮功学员叫到管教室,问她炼什么功,这位学员答法轮功。魏代涛骂骂咧咧的说我让你炼 ,说着就打这位学员的耳光,我和另一学员听见打人我俩没去监舍,就到管教室,我们喊不准打人,魏代涛见我们来就又踢我们。后来被别的管教拉开了,这才算完。

    自从打那位学员后,魏代涛牙疼的半个月上不了班,所长来问我们怎么回事,同修告诉所长让他看看《转法轮》,别再干坏事,后来魏代涛捂着腮帮子,向我们道歉,说再也不打你们了,我错了。的确,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打过法轮功学员。

    在劳教所做苦役

    二零零一年林业公安局把我绑架到牡丹江四道劳教所,因劳教所搬迁,我又被拉回林业看守所。到二零零一年八月份又把我绑架到哈尔滨戒毒所,在戒毒所里,早晨五点起床,洗漱加上上厕所时间一个监舍就限制几分钟。每天做书,捡书页,经常加班到晚上八、九点。监舍内有一个带盖的桶,平时不出工就在监舍内上大小号,不允许上卫生间,每个监舍内八至十个人,便桶味加上人多,空气难闻的令人窒息,吃的是冻萝卜汤,皮都不削。遇到检查的就把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送到干活的地方干活。外来人根本见不到这里的真实情况。限制人身,不准随便走动,不干活的时候只能坐在监舍的小板凳上。到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九日我回到家里。

    非法关押勒索

    二零零四年我因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工程公司的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半天,因搞不明我的身份,他们通知林业国保大队来认我,并移交林业国保大队,我的自行车被工程公司派出所扣押,等到我丈夫去要时说丢了,真是可笑,派出所里连锁着的自行车都能丢。林业国保的恶警伙同林业派出所、街道人员等十多人到我家非法抄家,把我家翻个乱七八糟。在林业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近一个月,因看守所要拆了重盖,我家人又托人,又花钱把我保出来。花多少钱,送给谁我家人不告诉我。中共十几年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恶人们几次抄家、抓人使我的亲人受到很大的伤害,丈夫的承受力已到极限。

    我最想不通的是做好人有错吗?炼功祛病健身有错吗?我们没有触犯任何一条法律,我们按着“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却被非法抄家,非法判刑,非法劳教,酷刑折磨,中共恶人甚至强奸女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难道一个政府连好人也容不下吗?奉劝到目前还执迷不悟、助纣为虐的人赶紧悬崖勒马,不要与共匪一起被历史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