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修炼大法的风雨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四日】我修炼法轮大法有十几年了。我很小就失去了父母,父母在我的记忆中没有一点印象,好不容易盼到长大,又被下放到农村,成家以后,孩子们的父亲早逝,几个孩子就是由我一个人抚养大的。白天在商店里上班,夜晚做裁缝,吃了不少的苦。

我最初接触大法是在一九九六年底,当时我的亲家已经是大法弟子,当她对我讲了大法的美好,我就迫不及待的找她要经书看,一天时间就将《转法轮》看了一遍。这本书一下子就解开了我半生的心结,我好象進入另外一个世界去了,人获得了新生!前半生很多时候遇到大的魔难想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候,有一种感觉总觉的有什么在等待着我。现在全明白了:我要得到的就是法轮大法。初入大法的门我就非常注重学法,师尊讲:“每个字都是我法身的形像。”(《转法轮》)我将师尊的话牢记在心里。哇!和这么多神在一起,走到天涯海角都不怕。

屡次在各个关头能安然无恙的走过来,都是谨记师尊的大法呀!

有理有据的追回对我的非法罚款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一日,远处来了三个同修,她们听说我们这里弘法的人手少,就在当天和我一起在这里发真相资料,结果被恶警绑架了,恶警好象没有看见我,所以当时我就走脱了。第二天恶警到我家里来抄家,结果什么也没有抄走,他们就气急败坏的将我绑架到当地派出所非法审讯。我觉的他们很渺小,心里一点都没有害怕。我问他们:“为什么绑架我,我犯了什么罪?有证据吗?”恶警说:“是那三个人把你说出来的。”我说:“那肯定是屈打成招,你们知法犯法,行刑逼供,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会到政法机关投诉你们。”他们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师尊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因为它们知道这个人你不叫他死,对他什么迫害都没有用,邪恶也只好不管他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邪恶还要迫害,那师父可就不客气了,师父有无数的法身,而且还有无数的帮助我做事的正神也会直接清除邪恶。我以前不是告诉你们了嘛,你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天龙八部护法,都是因为你们做的不够,众神都被旧的宇宙法理限制的干着急没办法。”

未过几分钟,非法审讯我的两个恶警出现了严重病态,一个浑身疼的两手到处乱抓;还有一个说他好象要停止呼吸了,当时我还没有意识到要向他们讲真相,我就说:“冤有头、债有主,法轮功不是好欺负的。”当天晚上,恶警将我们四人非法关押到了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我一直背《洪吟》并且天天炼功,他们因此断了我两天饭食。我依然炼功。就这样在看守所里持续了一个半月。中途有人送经文来,恶警发现后搜身竟然没有搜到。

一个半月后,法院来了一个人说判了那三个同修的刑,只把我一个留下来了。有一个值班的警察说:“她这么顽固,天天炼功炼的很带劲,还能让她回去吗?”法院的人就问我:“你还在这里炼功?”我说:“我要不炼功就死在这里了。”法院的人问:“你回去还炼吗?”我说:“你又没跟着我,我炼了,你也看不到。”法院的人说:“过两天派出所有人来接你回去,回去后有人会跟着你的。”我说:“好啊!谁跟着我我就用大法同化她,让跟着的人一起炼。”看守所值班的几个人听了起哄说:“这么顽固还要回去炼啦?”我说:“回去進一步做好人不行吗?”第二天派出所来人把我接回来了。

师尊在《转法轮》中说:“如果第一关过不去,第二关就很难守的住。”所以我在看守所里说话很注意,不给邪恶钻空子的机会。

我到家后听儿子说被罚了两千元的款,而且没有打收据。调整了几天后,我写了材料寄到市公安局反映情况,在信中我说他们的犯罪事实:毫无证据抓人绑架,无理罚款,收钱不打收据;男警察打女同胞打到大小便失禁,一个男同修被打的擂鼓一样的响。我写信发出去不到一星期就收到了市公安局的回信,要我将派出所的非法罚款追回。我追回了非法罚款,在当地引起了轰动。很多人问我儿子:你们家是否有后台?儿子说:“我家没有后台,我妈妈挺厉害的,别人想玩她的花样没门的。”儿子回家说给我听,我说:“咱们家有后台呀!师父就是我们的后台!是师父帮助我们要回了罚款。”当时退款的那位所长对我说:“把你弄到看守所是镇委书记一而再、再而三的追着我们抓的,你们发资料是有人举报的。”后来举报的人在两个月相继出事。

镇里有个大家心里都清楚的不成文规定,每个开餐馆的都会有镇领导二至三千元的死帐不会支付,我不但要回了罚款,同时还将我儿媳开餐馆时被镇领导赊吃的款子要回来了。

这一次过魔难成了我更精進的动力,我一回来,同修就给我送来师尊的经文《排除干扰》,经文中讲:“没有真正实修的,走过来是很困难。现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为什么经常叫你们多看书了吧!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从那时起,我就增加了学法的时间,夏天在晚上十二点以前就把功炼完,然后十二点发正念,休息到凌晨三点起床学法;冬天凌晨四点起来学法,一直到上午九点,吃点东西,继续学法到中午十二点,饭后做大法的事情。

理直气壮的拿回法宝

二零零五年,外地同修体谅我们这儿人手少,开了一辆专车到我们镇发真相资料,大街小巷无所不有。第二天早上就来了以镇政法委书记为首的十几个人到我家里,有镇办主任、副所长和一个警察,居委会两人、学校的校长及校保卫科长、教育组的组长及会计等人,我心里有底,知道他们来干什么。

我镇定的问他们:“今天排这么长的龙门阵有什么好事找我吗?”其中有位是我儿子学校的校长,他说:“我们是来找你儿子的。”我说:“儿子上班去了,你们来干什么?”他说:“没有看到。”

我当时正在洗衣服,有一个人就问我:“您还有这么大的力气洗衣服啊?身体还好吗?”讲真相的机会来了。我说:“我炼法轮功嘛,身体一直很健康。”教育组的会计说:“您在家炼功、看书都可以,不要出去发传单。”我说:“我要不发传单,那就用嘴说。”他说:“那也不能说。”我说:“咦!嘴长在我身上你管的了吗?”接着,我继续给他们讲真相:天安门自焚真相、黄冈的六一零头子后继无人、善恶有报是天理;我说:“你们不要助纣为虐,对神不敬,污蔑神,那肯定会遭报应的,这种报应是没有硝烟的处决,神是真实存在的,就象电,你看的见吗?电视信号你看的见吗?可它却是真实存在的。”学校的校长接过话说:“这是物理知识嘛!”我说:“我们炼的功就是物理知识,我们的功炼到一定境界就能测到次声波、超声波、电磁波、红外线、紫外线、伽玛射线、中子、原子微量金属元素等成份,这些不都是由物质构成的吗?我的师父用功发出来的物质用仪器测试,仪器指针到极限了,到底多大也没测出来,这是以前气功协会的研究人员证实过的,都有记载。可见师父发出的功是极其丰富的。”校长说:“照这样说,师父发出来的功可以制造核武器?”我说:“因为师父的功是慈悲的,力量非常大,但不会影响人的正常社会状态,师父的功可以改变世间一切不正确因素。我讲天国世界、宇宙更新,你可能不会相信,就说人世间的事说高了你也可能不信。比如说:空气被污染、山河被破坏,师父一挥手就能解决,你能相信吗?那我就说点现实中的事情,比如:瘫痪多年的病人,师父一瞬间就能让他站起来;九十多度的罗锅,师父用功让她直立起来了;被医院判了死刑的癌症病人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恢复了健康;还有一些呼风唤雨的功能等等,这些都是事实啊!”其中有个警察说:“是这样的,您说的这些我在气功杂志上看到过。”这时候的场面越来越祥和,气氛也不那么紧张了。他们很喜欢听,还有人和我谈出了他共同的观点,就连政法委书记的态度也变了,因为他是那个遭报应的前镇委书记把他培养起来的,他知道前政委书记攻击大法及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全过程。后来这个政法委书记不知道是辞职还是工作调动没有当政法委书记了。

过了一段时间,镇里来了个新上任的女政法委书记,新官上任三把火,她跑到我家里来,看到我家里中堂供着师父的法像和法轮图形及门上的大法对联,引起了她的强烈不满,接连来了三次叫我拿下来,我坚决不配合。她就指使派出所的人来抄家,抢走了师父的法像、法轮图形和一些真相资料;做真相资料的机器没有被发现,她还不知道我在做真相资料。

魔难发生后,我一边向内找自己,一边跪着求师父,在心里对师父说:我一个人去派出所,求师父保佑帮我,把这些法宝拿回来。就这样,我在家连发了两天两夜的正念,第三天喜鹊在我门前叫,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去派出所拿回我的法宝。于是我一路发正念到了派出所,那天上午,各个办公室都有人上班,我问所长在不在,警察告诉我说所长出差了,叫我下午来找所长。我意外的发现我的法宝原封不动的在一个办公室里放着。我又一路正念回家,直到下午两点再次来到派出所,但这次每个办公室的门都关了,唯独放我法宝的那个办公室的门开着,并且室内无人。于是我堂堂正正的拿着我的法宝朝门外走去,心里求师父不要让任何人看见我。就这样,在门外办证大厅还有几个警察的情况下,我顺利的走出了派出所,我的大法法宝又从新回到了我的身边。这全是师父的神威呀!我仅仅有这一念这样做了,是师父帮我完成了心愿。

就在我拿回我的法宝的第二天,在粮食油公司上班的女儿提着一百个鸡蛋来看我,一脸高兴的神色,我问她有什么喜事,她说一年前因工作失误错付了公司的一万多元款子收回来了。当时我女儿通过组织出面解决这件事,那个当事人没有承认多收了一万多元,没想到事隔一年多了,当事人把钱送上门来了。事隔不久我的女儿被公司提升做了经理。我想,我这次正念强,放下生死拿回了自己的法宝,我女儿也跟着受益了。

化险为夷讲真相

二零零七年的秋天,我去女儿家玩了几天回家,做资料的两台打印机都不能正常工作了。我以为坏了,就向内找,以为自己的心性出了问题,是不是放不下儿女情,打印机就不配合我工作了?我把打印机送到有技术的同修那里去修,他说打印机没坏,只要清洗一下就可以了,我当时没有想到这两台打印机在没有坏的情况下为什么不能正常工作了。打印机就暂时放到了同修那里。

这里有个小故事,我有个孙子有点调皮,儿子恼火收了孙子的钥匙不让他進门,我也不在家,儿子上班去了,这天,孙子坐在门外听到家里电话不停的响,孙子心里着急,想了个办法从院墙爬到屋里接电话,不小心爬倒了院墙上的两块砖打破了院内的一个坛子,孙子急急忙忙的跑進屋接了电话,原来是同修送来的打印纸叫我去接,孙子问同修穿的什么衣服,打印纸是什么包装,在什么地方等,问清楚后,孙子要同修往我们家的这个方向靠近,自己骑自行车去接同修。结果同修住的地方在镇政府附近,可能我孙子去接同修的时候引起了邪恶的注意。(后来这位同修在奥运会期间被犹大出卖被迫害致死。)我的孙子也一直在帮我做资料和做三退的事。

打印机送出去一个多星期后,十月中旬下午两点多钟,这次来的不是当地警察而是市公安局六一零,他们带了十多个警察闯進我家,拿出公务执行证说我这里是法轮功资料点,受上级指示来没收做资料的所有设备的。当时我就想,师父先知先觉叫我把打印机送走了。我就理直气壮的问他们:“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我这里是资料点?”他们闯進我的卧室拿走了炼功的mp3和《转法轮》,其中一人说:“她做资料的设备在楼上,是她们的人报出来的。”一行人上楼继续搜查。我说:“我不怕死,你们怎么样都可以。”他们一進房间我就对他们说:“你们不能拿走师父的法像和法轮图形。”他们真的就动不了。其中有个警察说见到“真、善、忍”的字全部撕掉。那时我的正念起来了,我质问他:“你怎么这么仇视‘真、善、忍’三个字呢,这三个字有什么不好的?即使你不修法轮功也不应该这样仇视这三个字呀?这三个字的反义词是什么?是“假、恶、斗”,难道你信“假、恶、斗”吗?是你父母教你还是谁教你的?有那么一天我要是遇到你的父母我就要问他们,是不是他们教你的。”这群人听了目瞪口呆,气焰不再那么嚣张了。

我的语气也平和下来,跟他们说:“你们这群年轻人不要听信一些谎言,要保持良知给自己留下美好的未来。”大部份警察都没有动了,只有一个恶警在继续搜查,翻出来了一箱《九评》和一袋真相资料,还有“天灭中共”的不干胶贴片。他就气势汹汹的问我:“这是谁送来的?”我回答说:“现在谁敢送着些东西呀?不知谁从院墙外面扔進来的,院墙也爬倒了,坛子也打破了。”我孙子爬墙打破坛子竟成了我家里为什么有资料的有力掩护。他又问:“你的打印设备在哪里?”我说:“坏了,丢了。”他又翻出一箱打印纸,说:“你没做资料,怎么会有打印纸呢?”我说:“包装都没动怎么做资料呢?”(这是当时对反迫害的认识和做法。法轮功学员制作真相材料,是行使宪法赋予的言论权利,也是维护民众的知情权,不仅无罪,而且有功,制作和散发的真相资料越多越好。)

然后他继续翻出了师父的法像和所有的经书,我对他说:“法像和经书放在这里不要拿走。”他说他要交差。我说:“你要拿走,你就要把经书保管好,否则你要遭报应的。”他说他不怕报应,那时我的正念很强,我说:“这话是你说的,那就等着瞧,包括你的子女在内。”这时我看到他的脸色变了,他说了一句:“我管了这么多年的法轮功都没有得到报应。”我说:“你这场恶作剧已经演完了,你在我这里要闭幕了,你要明智一点,你比我们这里的镇委书记还厉害吗?它前一年抓我到看守所,第二年在湘河里游泳淹死了,死时衣服都穿不上。还有举报法轮功弟子发真相资料的退休的工商所长,突发病暴死,死后眼睛都闭不上,它闭着眼睛害人,睁着眼到阎王那里报到去了。”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见那个恶警人不行了,嘴角流出了白唾沫,我就发正念,恶警受不了了,就往别的地方跑。趁此机会我在箱子里拿了几本经文。这时我儿子回来了,看到家里一片狼藉,就质问他们:“你们大白天闯入民宅乱搜乱抄,这是公务员的行为吗?”他们话都没说就走了。

六一零头子回去就辞职不干了,他体会到抄大法弟子的家身体会出现病态,这时他才相信真的有神,大法弟子的话是有能量的,我说他的戏演完了,他就真的闭幕了。

再说我们镇的政法委书记,零八年带着一个警察和居委会主任到我家来,见到我就说:“您在省里都挂了名。”我说:“好啊!到我们大法弟子圆满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会知道我们的。你不要助纣为虐,有点权势都想为自己树碑立传,政策一变如果你做了很多坏事就会被清算,法轮功受迫害的时候你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神的历史巨册上就会记上你一笔功德,万古常在,这多好啊!你何乐而不为呢?你去年叫派出所抄家给我多大的精神打击,谁干的都要加倍偿还的。”她心里清楚,去年她指使派出所抄我家后,她的家庭内部矛盾也使她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所以这次谈话是在比较平和的氛围中進行的。她问我见没见到过我师父,我告诉她,我虽然和我师父远隔重洋,但师父时刻都在看护着我,师父会为我调整身体。我看她的态度在变好,就叫她有难处的时候就念“法轮大法好”,她可以接受了。去年夏天她碰到我,说她到市里开会,别人向她了解我的情况,她就说我只在家看书、绣法轮图形,什么地方都没去。今年听说她调到市里去了,没有再任政法委书记了。讲真相我们不要有怕心,要放开思想去讲。

这三次过关都是多学法和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过来的,师父把我所遇到的一切事情都变成了让我提高的好事,从九九年到现在我几乎没有太大的损失。

我身边的神奇现象

第一次是我儿子在一次煤气中毒幸免于难;那时我儿子和媳妇在开餐馆,晚上在卧室睡觉,蜂窝煤炉子因离卧室太近,儿子醒来脑袋嗡嗡的叫,就喊媳妇,媳妇已经不能说话了,儿子发现这是煤气中毒,使出全身的力气把媳妇弄到了外面,打开所有门窗通风,把媳妇送到对面的私人诊所总算救过来了。我对儿子说,用现在科学的说法,女人的生命力相对要比男人强,你和媳妇在同一卧室,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你还能救了你的媳妇,你应该明白是大法师父救了你呀!因为你的母亲在学大法,所以家人都在受益。我看他也明白了。

还有一次,我的孙子不听话,儿子要打孙子,我说孙子不读书可能没有读书的名份,不要打他,儿子就冲着我来了,说:“就是你信这一套。”还说了些对师父不敬的话。过了几天,他的牙齿疼的受不了,我就趁这个机会对他讲真相说:“你这是不尊重师父造成的,赶快念‘法轮大法好’。”,他听了就跪着念。媳妇看他疼的那样,要他把牙拔掉算了,儿子说过一会会好的。果然一会儿就不疼了,牙也没再疼过了。从那以后儿子再也不敢对师父不尊重了,而且儿子还跟别人说:“自从我妈妈炼法轮功,十几年来医疗保险没有用过,这真是稀奇呀!”

我自己前几年说要跟退休职工办医疗保险,我们单位派我去的,工作人员说每个人要出钱办,我说我的医疗保险已经办了,工作人员问我什么时候办的,我说九六年就办了。工作人员糊涂了,说那时还没有开始办啦,问我在哪办的,我说是我师父帮我办的。有个工作人员说:“你的师父真有钱啦!”另一个工作人员就开玩笑说:“你这傻家伙,炼法轮功就是办了医疗保险了。”很多人都笑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