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该存在的“劳教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五日】劳教所是中共这个邪教强迫改变人思想的集中营,存在于当今社会,不仅是中华民族历史最肮脏耻辱的一页,也是全世界人的耻辱。共产邪党的劳教所泯灭良知,摧残人性,造成人心灵和肉体上双重重大伤害,其邪恶程度仍不能被全世界人所了解,中国大陆的人知道的也不多,即使知道一点也很冷漠,原因就是中国人被邪党多年洗脑,人性中善的一面被恶所代替,所谓“对待阶级敌人要象寒风一样冷酷无情”。我曾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动教养所被非法关押过,对劳教所的内幕有一定了解。

在劳教所一年多,我经常想,这种地方太邪恶了,不应该在世上存在了。它不能让坏人变好,劳民伤财,却要逼迫好人变坏,留它就是害人。那里恐怖阴森的环境,令人压抑,每天都要遭受警察的恐吓,什么扣分,加期。在呼和浩特女子劳动教养所,曾经连续两次,大队长路俊卿做完所谓的“讲评”,晕倒了两个人,精神迫害可见一斑了。

精神迫害与肉体折磨

每天强制被关押者背二十号部令(十几条),逼迫人唱歌。对信仰法轮功的人更甚,一进劳教队就关起来,先进行所谓的“转化”,就是强制改变人的思想,改变人的信仰。如不改变,轻则加期,重则上刑。我亲眼见一老年妇女叫杜秀琴,因不放弃信仰,被关单间,由两吸毒犯监控,听说被针刺过,被吸毒犯踢过,而且不让上厕所,大小便都便到裤子上,一直罚站。等一个多月后下楼洗澡时,我看见她时,吓了一大跳,两条腿上下一样粗,都是黑色的,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功,早就残废了。就这样,大队长路俊卿还命令她跑步,跑不了就命令两个吸毒犯拽着跑。有一个北京法轮功学员叫席照文,恶警二十多天不许她睡觉,罚站,黑天白天都站着。法轮功学员李玉芬,嘴里被堵上抹布,恶警用拖鞋抽她,普犯们也时不时地打她,而且是关上门,不当众人的面。

酷刑演示:用拖鞋抽打
酷刑演示:用拖鞋抽打

奴工

奴役就是家常便饭。劳教所一面实施精神洗脑,一面所谓狠抓生产劳动,让人超负荷干活。活儿的种类繁多。扒电子元件、缝皮壶、缝皮手套、搓围巾穗子、织毛衣,曾给鄂尔多斯分批织过毛衣片,给围巾订商标,穿筷子,穿筷子的时候由于赶任务,竹刺经常扎进手指里,钻心的疼。而且我发现在各酒店的一次性筷子绝大多数都是劳教所、监狱包装的。反正什么活儿都干,蒙牛牛奶、伊利牛奶的纸箱也糊过,监狱为了挣钱什么活儿都接。很多商家把活儿承包下去,承包人专门联系劳教所监狱,主要原因就是劳动力廉价,有时一天一人的工钱只有两三块钱。加班加点是常事。在车间干完,回宿舍也不让你闲着,搓围巾穗什么的,订拉花一直订到半夜两点多,中午也不让休息。曾经亲眼看见许多人扒电子原件扒得手裂口子,一个劲往出淌血,因为胶条粘在塑料板上很难扒下来,这些警察的福利待遇奖金都从这里出,还不用交税。

狱警心理变态

小时候看见警察觉得很神气,可当今中国的所谓“人民警察”让人很厌恶,特别是劳教所的警察(极个别的除外)虽然个个所谓警校毕业,却个个心理变态。在劳教所遭受迫害的人都清楚,他(她)们已没有了人的正常心理。因为上学时邪党灌输的就是专政专制,整人斗人那一套,再处在邪恶的环境时间一长,人的心灵都扭曲了,暴躁,冷漠没有同情心,经常拿被关押的人出气泄愤,而且常常摆出高高在上的样子,什么事都让别人去干,比如,洗衣服拎包,铺床,叠被子,打扫办公室甚至于洗饭盒倒洗脚水、漱口水、洗脸水等等,反正除了上厕所不用别人给他擦屁股外什么都叫别人干。特别是吸毒犯为了溜须拍马,乐此不疲的干着这些巴结事。警察一不顺心就变相体罚被关押者,比如:让人们几十遍唱歌,背布令,或刚吃完饭就让跑步,没事让大家集体罚站。而他(她)自己却意识不到自己的变态心理与不善的恶行,甚至把人关单间上私刑。看似漂亮文弱的女警能拿电棍电人,拿拖鞋抽嘴巴,对年近六十的老人伸手就扇耳光。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记得在呼市女子劳教所分来实习的一批女警,在干活儿时,大家悄悄说话,有一个小女孩(二十岁)对我说:“我看她们(指警察)都心理变态了。”我告诉她,你们在这邪恶的环境呆久了也会这样,年纪轻轻干啥都比这强。女孩说:“唉,三年警校啥也没学着,白扔好几万呀”。后来不久,这一批女孩只留下一两个,绝大多数都另谋职业了。

歌舞升平掩盖血腥罪恶

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经常搞各种活动,开联欢会呀,扭秧歌呀,表面风风光光,呼市各界人士象书法界音乐界人士等等,经常一大批一大批来劳教所参观,当时孙瑾琰任所长,她把这里描绘的如伊甸园般美好,岂知被关押在这里的人血迹斑斑。记得每次开会,一个法轮功学员被几个人形影不离的监视。而且订下株连政策,如果哪个法轮功学员说了他们认为不该说的话,给劳教所“泄了密”,另外监视她的人都得被加期。这样那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看到这株连的后果,不忍心牵扯到她们,就只好把嘴闭上。而且台上是“爱心大使”,台下布满警察,都目不转睛盯着这些学员,一发现有人要动就立即带离现场。所以越是搞活动,人们越感到心情压抑。人们都在痛苦的做着自己本不想干的事,强装笑颜,而劳教所却以此掩盖迫害宣扬政绩。

在那段失去人身自由的岁月里,我看到了很多来过劳教所献爱心的“爱心大使“,我在心里有句话要告诉她们,如果你们真有爱心,就呼吁早日解体劳教所吧,千万不要让劳教所精心布置的表象所欺骗。人们内心深处痛苦的承受以及身体被奴役的超负荷,你们何时真正体会到啊!邪党每次运动都是制造罪证,煽动仇恨,邪党好下手杀人。当然它不管你好人坏人,只要违背它的意愿,妨碍它利益或它妒嫉别人比它好,它也能制造仇恨,举起屠刀,而且不许老百姓同情,中国人稀里糊涂的跟着善恶不分,甚至冷漠,甚至认为党说你不好了怎么整你都是应该的。所以中国的老百姓才人性冷漠,甚至对监狱劳教所等迫害视而不见,听也不听,而且还认为活该。这形成了中国劳教所监狱等部门践踏人权摧残人性的有机土壤。

榨取钱财

各级中共执法机构,特别是司法机构劳教机构,他们明知工作无成效却制造成绩,蒙蔽世人,挥霍了大量国有财产,耗费了无数人力物力,而他(她)们都象吸血虫一样吸食中国老百姓的血汗。这些劳教所监狱看守所等普遍存在一种现象,卖的东西比市面上贵几倍,而且有的劳教所不准从家拿东西,只能在里面买,那些警察为此发了横财。还有他们要求被关押者统一服装,并且强行从亲人给存的钱里扣取。比如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在二零零八年冬天,每人发了一件很薄很大的上衣(不是棉的,只是双层的),必须要,每人强行扣了一百零五元。每个被关进劳教所的人被榨取了血汗钱,遭到非法奴役不说,还要家里的亲人给寄钱来,每月少则几百,多则上千元,给无数家庭增加了负担。家里亲人不但要承担妻离子散的痛苦,还要四处筹集钱款,不断的往劳教所监狱寄钱。

中共邪党利用劳教所为所欲为的迫害老百姓。邪党不仅迫害法轮功,还迫害了更多更多的人,包括那些所谓执行公务的警察们,那些被关押的人们在劳教所里每天都在流血流汗,痛苦的呻吟,无奈的叹息仿佛就在眼前。这是直接受害者。那些可怜的警察呢,等待他(她)们的,那就是在地狱中无休止的偿还自己所造下的罪业。

在此呼吁全世界正义人士关注中国人权状况,关注劳教所对人们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摧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