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南充市顺庆区洗脑班黑幕(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零三年,中共拨巨款在四川省南充市顺庆区西山风景区洋人湾里面,秘密建立了全封闭式的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基地,对外谎称“南充法治教育基地”。由南充市政协退休人员伏少林任所谓的“校长”,南充市蚕茧公司退休书记彭东胜负责来具体策划洗脑迫害。

南充法治教育基地
四川南充洗脑班(对外谎称“南充法治教育基地”)

为了钱权,这个黑窝内的人员出卖良知,对按“真、善,忍”的理念修身养性的法轮功学员用各种手段进行强制洗脑迫害。这个洗脑黑窝披着“法治教育”的外衣,实质是一个违法犯罪机购。

这个黑窝害怕被曝光,有时连牌子也不敢挂。它利用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来骗取国家和单位钱财。这样一个既害人又骗钱的东西为何原因能生存下来?一是中共惧怕法轮功故而宁肯花巨资来滋养这个害人的“黑窝”也不让人做好人;二是“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非法机构)给法轮功学员原单位领导和所属社区施加政治压力,甚至说你们不听话官就当不成了,奖金、职务没了,把逼迫单位交钱给洗脑班当成所谓的政治任务;三是给法轮功学员的亲人施加压力,说不放弃信仰就劳教、取消养老工资、开除工职等等,使法轮功学员的亲友惧怕牵连而不敢当面揭穿他们的罪恶。以上三点不断的给这个黑窝输送着能量,没人揭露曝光他们的邪恶行径,致使他们长期行害人骗钱的恶事无所顾忌而无人揭露。

每期办班,“六一零”都要给各县、市国安下达绑架洗脑指标,四川“六一零”给各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资金是按关押一个法轮功学员四万元拨出,而南充得到的是三点八万,这些钱是拨给洗脑班搞迫害的专款,供里面人员吃住等各方面开销,差额是剥去皮的一部份。每关押一个法轮功学员必须配备一个专门负责包夹看管、控制学员人身自由的所谓“陪教”人员,这些“陪教”人员除了每月一千多元的工资,每天邪党还发给他们一人一天五十至一百元的补助金。每月七天休假,如果他们能“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即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伏少林还要呈报上级给他们发奖金,那也是一笔很大数目的资金。

黑窝里有一套完整的迫害计划,其中包括给各地“六一零”抽去参与迫害的人编造假身份;“陪教”盗用法轮功学员的名义替其写所谓的感谢信、制作锦旗等来掩盖罪恶,为其迫害涂脂抹粉,以此来欺骗下一期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

所谓“陪教”人员,大多从本地抽调,其主要任务是:(1)每天二十四小时在院内随身监控、看管,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行动与思想自由,(2)专门给法轮功学员作放弃信仰“真善忍”修炼的洗脑欺骗,(3)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不炼功的“保证书”,(4)强迫其抄写诽谤、谩骂大法与师父的文章、书籍,强迫看诬陷、诽谤大法的录像等,(5)不接受所谓“转化”就罚坐板,控制睡眠等进行折磨,削弱学员的意志,或以不接受所谓“转化”就送劳教相威逼等。

仅以阆中市为例:几年来,先后被绑架到南充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有杨顺本、冯平、任玉清、张琴、冉媛德、胡文琼、罗值、刘兴玉、潘月珍、庄惠群、武东苏、李洪英等十二人,其中潘月珍在洗脑班被迫害致突发严重心脏病两次送南充市医院抢救,生命垂危;胡文琼双目被迫害致几乎失明后,因不接受“转化”继续遭到一年强制劳教的迫害。这些学员回家后曾多次遭到国安恶警和居委会恶人的上门骚扰,人身自由长期遭受社区与所在单位、派出所恶人的非法跟踪、监控。

盗用法轮功学员名义,“陪教”自己花钱制作锦旗惑众

二零零四年四月五日,四川省阆中市退休教师罗值被绑架到该黑窝后,“六一零”曾强令所在学校派杜某与朱清莲二人(退休教师)先后到该基地做所谓的“陪教”,强迫其参与迫害法轮功。二人的主要任务是负责每天二十四小时随身包夹看管、监控、限制罗值人身自由,专门做让罗值放弃信仰“真善忍”的洗脑,逼迫罗值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强迫其抄写诽谤、谩骂大法与师父的文章、书籍,以不接受邪党的所谓“转化”就劳教相威逼,强迫其接受邪党的洗脑迫害长达三个月之久。

当时罗值家中丢下七十多岁患脑萎缩晚期、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伴无人照料。老伴与子女多次找到公安要求放人,直到七月二十日,在国安再次逼迫其女儿交五千元现金后才将罗值放回。放人时,所谓的“陪教”朱清莲自己花钱盗用罗值之名给洗脑班定做一面锦旗,为洗脑迫害歌功,以此来长期迷惑其它不同时期被绑架至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以达到破坏他们正念正信的目的。此锦旗至今仍挂在南充市高坪区所谓“法治教育培训中心”(洗脑班)办公室。这一迫害恶行在罗值心中留下的阴影所产生的负罪感使罗值身心无法承受,整天精神萎靡,身体每况愈下,长期住在医院,现已出现生命垂危。

对从居委会抽去洗脑班参与迫害的无业人员刘清珍、刘顺花等人的身份进行伪造、包装

1. 刘清珍,其真实身份是无职业人员,住阆中市古莲池横街5号,(地属内东街居委会管辖居民)爱好参与街上老年舞蹈队,在街上游行帮人打广告活动。二零零七年四月曾被居委会以每月六百元工资派到南充市高坪区西山迫害法轮功的洗脑基地作所谓“陪教”,负责对该辖区法轮功学员潘月珍的每天二十四小时包押、监控与“转化”迫害。因有迫害经验被当地六一零看中,高薪利用再次参与迫害。其丈夫原是柏桠镇副镇长,前些年因搞情妇而故意杀人碎尸,被判死刑。

经邪党伪造、精心包装的刘清珍,在洗脑班的身份是南充市仪陇县某单位退休干部。在洗脑班曾任所谓的“帮教”骨干,晚上教里面的邪恶人员跳舞。

2. 刘顺花,其真实身份是无职业人员,以居委会提供的场所开麻将馆为生,(曾在二零零零年后当过一届居委会主任)住阆中市下新街46号,(地属南街居委会管辖居民)。丈夫叫张永贵,儿子叫张潘。

经邪党伪造精心包装的刘顺花在洗脑班的身份是南充市仪陇县综治办主任,曾任洗脑班的帮教人员。

破坏宪法,私闯民宅,劫持善良百姓

每年南充洗脑黑窝开班,南充各县市都有法轮功学员在家中,无故遭到恶警绑架劫持到洗脑班迫害的消息传出。阆中市自从任玉清、冯平、张琴、任玉清、冉媛德、杨顺本、罗值、刘兴玉、潘月珍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到洗脑班迫害后,今年四月,该洗脑黑窝开班后,中共给阆中市下达了三个迫害名额,具体强加给三个社区居委会。为了寻找迫害对象,五月二十六日上午,国安恶警“六一零”人员岳永模和另一警察为绑架探路,无端先后闯入阆中市天马寺社区皮革厂宿舍庄会群、风皇楼社区丝厂宿舍武东苏、寓思园社区李洪英等几位法轮功学员家中进行骚扰,还要强迫学员和家人承认他们不是恶警,其恶行遭到了法轮功学员及家人的痛斥后灰溜溜而去。为了掩盖罪恶阴谋,走时还以伪善的面孔假意劝学员说“要炼法轮功就在家中炼不要出去”等鬼话。

国安恶警岳永模不甘心失败,五月三十日上午十一、十二时左右他们实施“六一零”的迫害计划,统一行动。恶警岳永模等再次亲自并伙同十多名恶警与天马寺社区的苟再元、风皇楼社区的王胖子、邪党书记雷××、书记员何江、寓思园社区三个居委会的邪党工作人员,分成三组每组十多人,采用撒谎、欺骗等流氓手段,冒充水道工查水管漏水、核实低保和居委会有事问话等为名,哄骗学员家人打开房门,然后国安恶警如同强盗一般蜂拥而入,无任何理由,不由分说的同时对三位正在各自家中做午饭的法轮功学员庄惠群、武东苏、李洪英分别进行了绑架。在非法劫持的过程中,暴力踢坏了武东苏家的两道房门,将法轮功学员武东苏按住连抬带拖,拽下楼后戴上手铐,推进早已准备好停放在院外的警车,直接将三人送往了南充市高坪区西山洋人湾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迫害。第二天天气很凉,世人还穿着长袖、背心,而年近六旬的三位学员在洗脑班内还穿着遭绑架做饭时穿的拖鞋,短袖内衣,武东苏在遭受绑架被拖掉了鞋,还打着赤脚,而这些阆中市参与行邪作恶专整好人的恶警们,却已忘形的拿着迫害资金在某餐厅摆上了“庆功宴”喝起了“庆功酒”。 庆什么功?几十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大天白日闯进老百姓家强行抓人还有功?有什么功?难道迫害好人还有功吗?看看这个世道该有多黑!

世人都知道法轮功在教人做好人。好人竟然被关在看守所、监狱、洗脑班里强制转化。什么叫“转化”?往哪转啊?难道要把修真善忍的好人转化成假恶斗的坏人才高兴吗?中共为什么要怕好人多?真是邪恶、荒谬、可笑至极!天天口喊“维稳”的警察,不管贪污腐败,不打假打黑,不抓杀人放火抢劫偷盗之人,却吃着人民的供奉,专门干着迫害善良百姓的勾当。动用国家财力、警力、时间、精力,来对付一群手无寸铁善良的民众,这样的政权与警察还不能称其邪恶和恶警吗?

大家想一想,为什么一个执政党不顾百姓死活拿钱去养这些迫害好人的黑窝?中共几十年的血腥暴政给人民思想中留下阴影。在这场对法轮功学员株连九族的“群体灭绝”迫害运动中,法轮功学员的所在单位、亲人、好友都或多或少受到了牵连,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如果大家都能有一点正义良知,跳出中共一贯骗人的圈子用正常人的思维看一看,都能站出来凭着良心说句公正话,大家都这样做,邪恶就没有了市场,黑窝失去了条件就害不了人。

靠谎言起家的中共一贯披着华丽的外衣,打着和谐、维稳的幌子欺民惑众。然而,当今社会不稳定的真正因素到底在哪里?天地所见,人心是秤,这些吃纳税人供奉的恶棍、被暴政利用来专门欺压善良百姓的国安特务、公安恶警和中共本身才是当今社会真正不稳定的因素与毒瘤。“过去的土匪在深山,现在的土匪在公安”是老百姓对当今社会政府和公安执法人员行为的真实写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