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修炼机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五日】在工作单位我因为老实正直,吃了很多亏,是否我也改变一下,成为一个尖滑点的人呢?正犹豫中我遇到了法轮大法。九九年初,父母晨练时有人向他们介绍大法,父母请回了《大圆满法》、《转法轮》。我一看《转法轮》卷首的《论语》便被深深吸引,大法解答了我多年苦苦思索的问题,我思想中非常兴奋。我用了两个晚上时间看完了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一个声音在心中一直不停的喊:“这就是我要找的,我终于找到了!”我心里亮堂极了,突然发现生活这么美好,生命这么美好,以前的失落、迷茫一扫而光。得法不到半年,邪恶的镇压开始了。我只知道修炼决不能放弃,其它方面还没什么认识。

一、发真相资料

师父看到了我想修炼的心,二零零四年安排我陆续认识了不少精進的同修。我想我有责任有义务救度我居住片区的众生,那时有机会就到居住地附近发真相资料。一次资料已经发完了,突然听见有人在大声说话,我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吓了一大跳,左右看却不见人,我定定神,细听那人说什么,声音无比威严,大意是:“你们必须珍惜得救的机会,善待大法与大法弟子。”这才明白,大概是护法神在说话吧。我以前从未看到过、听到过什么,心中无比激动和感慨,是师父在鼓励我,让我知道师父随时都在我身边。从此我发资料时都用意念与众生沟通:“众生,一定要珍惜真相资料,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同时告诫住户大门:“大门呀,你也是有生命的,挂在你身上的资料,你可要提醒主人好好看,这是你的使命!”

我知道有几栋楼住的是本系统公检法人员,就特意密集度稍高的发送,在心中默默对他们说:“你们千万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千万不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千万要珍惜真相资料,这是你们得救的唯一希望!” 同时发正念让恶警遭报,并要让他们明白是因迫害大法弟子在遭报,这是救度。我想他们明白的那面会感受的到的。后来参与资料点工作后事情太多了,没时间去发资料,我就在发本地正念时加上一念:用我的功保护来我片区发资料讲真相的同修,清除阻碍我片区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人与人之间的一面之缘也不容易。一般情况下,走在路上,坐在车上,只要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发正念,清除阻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与生命,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一念打入世人思想深处。当思想中出现杂念时,我就想,我的先天生命是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的,让脑海中出现的各种不好观念统统灭掉,我的脑海中只应出现大法原话、发正念,念大法好,救众生,做三件事的相关事情。

二、做好资料工作

当时资料用量不大,因恶警到过我家,那时有怕心,不敢在家摆放电脑。我在单位有单独的一间办公室,单位领导想把我从单独的办公室调到人多的办公室,好有人看着我。我想,一个人在一间,我可以在空闲时间学法、做些大法的事,不想调,求师父为我做主。计划调整办公室的人来我这看了后嫌阴冷潮湿,不愿调。

我办公室有电脑,并在单位成功破网,看到了明慧网我高兴的直掉泪。我在单位做资料的事,没让任何同修知道。那段时间虽然开始做资料,发资料,贴不干胶,寄真相信,虽然还是认真去做,但数量不大,怕心还是很重。一次我下载师父的讲法,打印出来一看,精進的“進”字全部变成乱码。开始以为是网页上有问题,一查,没有哇。再看其他同修手上也没有,这才悟到是师父在问我是否精進,真是太惭愧了。当时迫于多方面条件限制,使用单位设备,但其它耗材,如纸、碳粉、订书机、订书针、硒鼓,我都是自己购买,有些可以在单位领的办公用品,我也自己掏钱买,就算是折算成设备使用费吧,不占单位便宜(后来与同修建立起我们自己的资料点后,就不再使用单位设备了)。

那时心里常想,发资料没有太多时间,讲真相不擅长,我最适合做资料了,哪个资料点需要人就好了。此念一出,师父很快就做了安排。二零零五年底,经同修介绍,我认识了A同修,一个月后又认识了B同修,都非常精進,B同修刚买了电脑,却不会用,正愁技术问题。看着B同修不被文化低、年龄大等常人观念阻碍,一心想学电脑,我深受感动,马上承担起资料点的技术工作。因为有基础,再参考《资料点技术手册》,资料点的独立运作几乎没有任何问题,我负责技术工作、耗材采购、机器维修等。现在我们资料点已具备上网下载、制作周刊周报小册子、光盘、护身符、大法书籍等全部功能,并协助成立了四个家庭资料点。A同修不受年纪大的影响,买了笔记本电脑、打印机,供应部份同修资料。C同修也是位老同修,上有八十岁老人,下有三岁儿孙,也毅然要学电脑、建资料点。

在教老年同修的过程中,我循序渐進,从开关机,進加密盘开始,一点一点来,完全学会第一步,才教第二步,对老年同修决不能急于求成,太快了他们记不住,容易产生畏难情绪。因我时间有限,他们住的又远,坐公交车单程都要一个半小时,但我不嫌麻烦,只要同修愿意学,让我跑多少趟也乐意,有时早上六点半就出门了,晚上九才到家。我怕他们不好意思说,总是一两个星期就主动打电话问有没有什么问题要我解决,一个月要亲自去一、二趟看看情况。有时因为很小的问题,同修着急的打电话要我快来,我总是在安排好工作的前提下,在最短时间内赶到。有时只是因为按了大写键,有时是找不着图标,有时是没点右键,有时是鼠标点偏了,有时是该双击等等,都是些不成问题的问题。我每次都毫无怨言,耐心细致的教,从不责怪埋怨。同修能克服年纪大、家务多、文化低等诸多困难,一心想成立资料点的无比珍贵的心,我怎能不珍惜啊!而同修们坚定的正念正行,纯净的高尚境界经常感动着我。他们说:“认识你真好,帮我们解决了很多问题。”我则发自内心的说:“认识你们真好,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感谢师父的巧妙安排,让我们形成整体,互补互修,共同提高。

经过一年多手把手的教,同修们终于能独立了,每天下载“每日明慧”来看,打印大法资料供应周围同修的需要。考虑到老同修们对市区情况不熟,我仍负责纸张、墨水、订书机、订书钉、裁纸刀等物品的购买。耗材都很重,我从来都是一个人去,东西都是装不下、拿不下为止,为节约资金,从不打车,背瓶水,买个馒头,转四五趟公交车,提着沉重的耗材,从不觉的苦觉的累,能为大法奔波,心情无比充实愉快。现在几个资料点都平稳运作着,在救度众生的進程中发挥着巨大作用。

自从师父肯定了真相币后,我们就开始使用了。最初是用细的碳素笔工工整整的写,后来有了印章就印,现在则大面积使用打印的真相币,非常正规、漂亮,比较旧的就用章印。反正到我手上的钱就是与我接了缘了,绝不让它空走一遭,也要让它在正法中发挥它的作用。刚开始,新学员只用一元的,而且是要字少的,我根据他们的要求進行了修改,现在我们这里,一元、五元、十元、二十元的纸币,除非特别破旧的,全都制作成真相币使用。

从明慧网上介绍用语音电话救人后,我马上查阅了相关资料去市场购买。可是符合打语音电话要求的手机型号都是一两年前的老机型,现在均已停产。我利用休息日跑遍了我地区所有手机卖场,一家一家的问,终于买到三台符合要求的手机,均是柜台上的最后一台。我按照资料的指导,学会了改串号、转换音乐格式以及具体操作。考虑到老同修对手机比较陌生,我把手机电池在改串号前三次充放电(每次充电八小时以上),以保证电池蓄电功能的充份发挥,安好电话卡,打印一份详细的按键顺序操作说明,并手把手教,直到他们能独立操作。如今,我们的语音电话给普通百姓、亲朋好友、同事同学、政府机构、监狱、派出所、公安国保等送去一个个得救的福音,在救度众生、制止迫害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三、珍惜同修之缘

在几年的资料工作中,充份体会到做资料的过程也是修心去执的过程。一次资料点的打印机不出红色,我们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方法、自己的想法试了一遍,还是不行。于是开始互相埋怨,最后机器干脆短路了,拿去维修,更换了所有关键部件还是不行,只好报废。我心里非常难过,这不仅是设备资金的损失,机器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啊,由于我们心性上的问题,导致它缩短了参与正法的时间,我们有责任啊!去年一段时间,邪恶封网特别严重,我用网上介绍的方式,把所有的软件都试了一遍,这个不行换那个,那个不行再换一个,很多软件我从来没用过,很费时费力。问另一同修,她只用自由门,不行了发发正念,一会就上去了。我看到了自己把资料工作当成技术工作,而没有想到修炼的因素,这不成了常人做大法工作了吗?以后资料点有什么问题也会想到“先修心性再修机器”了。

在资料点,我与A同修合作机会最多,我们年龄差距很大,又因为在常人中的经历、文化、阅历等的不同,使我们在生活方式、法理上、证实法的方式上也存在很大差异。有一段时间我俩在对资料工作上产生很大分歧。我觉的资金应视实际情况,节约使用,她认为大法的东西什么都要最好的;我觉的她会操作电脑就行了,用不着知道原理,她认为我看不起她,不想教;我觉的一些参考资料可以几人传着看,她要每个学员人手一本……一次我俩又因为类似问题,我呛了她一句,同修一句话也没说,我立刻意识到伤害到同修了,也很后悔。我认真反思自己,发现自己确实不太尊重同修,在技术上自认为了不起。而同修主动把资料点建在自己家,放那么多设备,那么多耗材,没有一丝怕心和埋怨,全家都支持大法,支持资料点。多么无私,多么伟大!我告诫自己,我没有任何指责同修的资格和权利,只有修好自己,学习同修优点,配合整体的责任。

每个大法弟子都从遥远的天体而来,来源不同,特点不同,在亿万年的轮回转世中经历不同,在这一世的常人生活中家庭条件不同,社会角色不同,文化程度不同,决定了大法弟子对法理的认识不同,证实法的方式不同。在大陆严酷的环境中,同修们不畏生死,默默无闻的用自己的方式做着三件事,多伟大呀!等圆满以后想要见面都很难了,为什么不珍惜现在的同修之缘呢?现在我们配合的非常好,什么事情都商量着去办。

四、做好协调工作

在修炼的过程中,每个人走的路都不同,步伐不可能完全一致,有走的快的,有走的慢的,有跌倒的,有走岔路的,需要我们互相帮扶,慈悲对待难中的同修,不以自己的标准评论同修,不以一时一事 衡量同修,不是谁比谁修的高,整体的圆容和提高才是最重要的。

我找到曾经邪悟的同修,给他们看《转化班骗术面面观(上)》和相关资料,我看到他们想走回来,又放不下面子,刚开始他们很排斥,对我态度不好,我不为所动。在师父的点悟和其他同修的帮助下,他们也走回来了,现在三件事做的挺好。

同修D九九年初看过《转法轮》,刚学会动作,七二零后就不学了,在二零零三年又走進大法修炼。常人心较重,進门四五年了仍热衷于常人娱乐活动。她一开口就滔滔不绝,一会讲大法,一会讲常人,讲过很多遍的事情还是会不知疲倦的重复。我忙家务、忙工作、忙学法炼功、忙做资料、忙协调,时间真的很紧,心里很着急她的状态,但我从不粗暴打断她的谈话,对她从不说重话,怕挫伤同修的修炼心,只是耐心的引导她,怎样用法理作指导,正确对待和处理常人中的事情,同时督促其多学法。有时送《明慧周刊》,她说:“现在没空看”。我说:“那就先放在你这里,有空了再看。”她说:“不行,我没地方放。你先拿走。”我问:“那什么时候有时间?”她说:“现在说不清,反正这几天很忙。”我就过几天再去送。我相信同修只要接了《周刊》,看了就会提高。现在,该同修对《周刊》赞不绝口,有时间就反复看,有好文章还要摘录下来。近年来,同修D 進步很快,现在已经全面投入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行列。

同修E是二零零五年入门的新学员,受党文化毒害较深,无神论、唯物论思想根深蒂固。让他看《九评共产党》,总说在搞政治。但他认同真善忍,认可大法好,对师父讲法还不能完全理解和接受,有时觉的自己修不上去了,甚至想放弃。我总鼓励他,让他看到常人的无助,大法的美好,让他看到自己的進步,与常人已拉开的差距。根据他的心结,列举邪党在现实生活中的欺骗及罪恶行径。为督促他学法炼功,我经常提醒他,今天是否学法炼功了?每天的功课不能忘了啊。给他读讲法,解答一些他心中的疑惑,引导他多学法。他不愿看周刊,我就在休息日,挑选有针对性的文章给他读,有些文章我感动的落泪,他却哈哈大笑,不以为然或昏睡过去。我没有介意他的表现,只是深刻的体会到师父度人太难了,我真盼他快点提高上来。现在同修E也认清邪党本质了,并成功给亲朋好友劝退,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不耽误。

去年,我地区一同修被非法抓捕,她的资料是由我们资料点制作的。消息传来我心里有点不稳,而与此同修接触最多的A同修却平静、坚定的拍拍我说:“没事,不用怕!”我十分惭愧,因为此同修并未与我直接联系,她是通过A同修来拿的资料,A同修如此镇定,境界相差之大真让自己汗颜。我在最短时间通知了所有认识的同修帮发正念,有的积极参与,有的十分冷漠,甚至有人认为同修状态不稳,出事是必然。对于这样的结果我们没有动心,达成一致的同修在每个能参与的整点发正念中加持被迫害同修。在意念中想:“我们是一个整体,迫害你就是迫害我们所有大法弟子。加持某某同修正念正行,共同解体魔窟,解体迫害大法弟子的烂鬼、黑手、乱神、共产邪灵及一切邪恶因素。”那几天我总在思考,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次迫害呢?我们该总结什么经验教训呢?一天师父的诗句“邪恶疯狂不迷途 除恶只当把尘拂”(《志不退》)打入我脑海中来,我心中豁然开朗,是啊,邪恶什么也不是,我们只管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这位被迫害同修平时表现状态不是太稳,这次虽被非法劳教,却没有对邪恶说出任何东西,还托人辗转带出几个三退名单,我想集体发正念一定发挥了重要作用。

前段时间,我地区几个资料点被破坏,多名同修被非法抄家、抓捕。消息传来,我立即与受到波及的同修联系,核实具体情况发到网上,为中断资料来源的同修联系资料途径。一同修与被迫害同修联系比较多,我在她家见到她时,她神情非常紧张、害怕,说话声音小的我坐在旁边都听不大清,她说这几天吃不下睡不着,已把所有资料都转移,家人也担惊受怕,问我只留一本《转法轮》行不行。我说你觉的是证据就送走,是法器就留下,你自己根据状态拿主意。我给她举了很多我接触到的同修正念正行的真实事例,她受到极大的震动和鼓舞。临走时,她眼神清亮了,声音洪亮了,正念出来了,紧紧抓住我的手说:“你今天来的太好了,太及时了!”

在大陆这样邪恶的环境里,同修们在难中一定要互相帮扶,互相鼓励,共同進步,任何时候都是一个整体,“聚之成形,散之为粒”,看邪恶还钻什么空子。我想人人都是修炼人,人人都是协调人,每个人都从自身做起,向内找,向内修,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修好了,你修好了,他修好了,大家都修好了,整体也就上来了。

五、处处用大法标准要求自己

我在单位注意处处用大法标准要求自己,工作受到单位领导与同事的肯定,连续五年被评为先進,其中一次代表受表彰职工发言,发言稿中我彻底抛弃党八股的写作模式和党文化常用词汇,把一些修炼体悟智慧的写進发言稿。会议结束后,每个人都跟我说,你写的太好了。时隔多年仍有人记的这篇文章,几年后有一名职工要写发言稿,把我的文章借了去,抄袭了一大段,常人认同大法修炼人的价值取向这不是一件好事吗?

我们单位要求有技术职称的干部每年要发表两篇以上论文。现在学术界的论文都沾满党文化气息,对邪党歌功颂德成了主旋律。我写论文从来只从纯经济类、管理类的角度来写,还都能顺利发表。去年投出去的文章老不见消息,心想怕是完不成任务,要被考核了,结果到年底居然获一等奖,我真是一点没想到,因为这篇文章我花的功夫并不多。还有一次我参加一个纪委的课题,那时我不知道纪委是隶属于邪党党委下的组织,开完会后才知道,心中十分后悔不该参加,心想决不当邪党的喉舌,我要退出。可怎么退呢?正思考中,单位宣布如果选择参加另一课题可以退出这个课题,这是从未有过的先例。师父为弟子安排了一切。

我是单位唯一一名有技术职称的非党员,单位里经常召集党员开会,他们开会时,大楼里就剩我一人,我想这不就是邪灵集中起来,让我销毁的好时机吗?赶快发正念集中销毁控制我单位职工的共产邪灵。开其它会议时也经常发正念清除全体职工背后的邪恶因素,也常针对几个主要领导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在意念中喊着他们的名字,叫他们不要与邪恶为伍,要善待大法与大法弟子,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未来。几年来,单位环境比较轻松,同事暗地里保护我。

我一般是晚上学法,思想杂念很多,学法经常静不下来,眼睛看着书,思想可能在想工作或大法中的事情。《明慧周刊》中大量交流了同修背书的心得体会,我在学生时代起,最怕的就是背书,但现在我下决心用背书来纠正这种状态。大约从二零零三年我开始背《转法轮》,每背完一个小标题,就把所有段落串起来复习一遍。刚开始,很吃力,碰到理解的不好的段落,或思想业上来时一个多小时都背不下两句话,慢慢的速度加快。背法的好处是思想不可能走神,对法的理解更深刻。

刚开始写稿时写的很困难,找不着思绪,干扰也大,慢慢的思路清晰了,内容也越写越多,十多年修炼路程中的一点一滴不断涌進脑海,越写越感到大法的伟大,感恩的心情无法抑制!十多年的修炼路,我象个懵懂孩童,磕磕绊绊走到今天,感恩师父度我,感恩同修帮我……无法言表的感谢!感恩能生在与正法同在的时代!

能修炼大法真好!能溶入整体真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