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跟师父 助师正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五日】

一、反迫害 证实法

回想这十多年的修炼历程,真是风风雨雨,摔摔打打,跌倒了爬起来,每一步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与加持下走到了今天。就象师父所说的:“可喜的是你们走过来了,一路上无论大家碰到了什么样的风风雨雨,其实回过头来想一想,只不过是对大法弟子的一种魔炼,过程中使你们成熟起来,去掉人心,最后走向圆满,这就是你们走过的路。回过头来看看也就是这样。”(《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我一九九八年下半年得法,得法不到一年的时间,这场邪恶疯狂的迫害就开始了,我抱着对法负责、对众生负责的纯净心态,与几个同修一起也汇入了证实大法的洪流中,一起走上了天安门广场,想向国家领导反映我们的心声——法轮大法好。一進天安门广场就被那里的恶警劫持,又被当地警察拉回,关入派出所、拘留所,甚至送入劳教所(几个月后闯出魔窟)。那时真有天塌之势,家里人都觉的无法承受,近八十岁的老母亲一辈子疼爱孩子的心一下子被打击的吃不下饭,卧床不起。丈夫大脑受伤,说话困难,一老一残无人照顾。家人承受精神上的折磨,自己承受着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不管他们怎样迫害,可我一点都不气馁,因为有师在有法在,师父就在我身边。在被送往劳教所的途中,我被他们铐在座位上,四、五个小时不能动弹,痛的实在受不了,我就想,师父我真想松一下手,当时手铐就宽松了,我的手可以动来动去了,我情不自禁的流下了眼泪,感谢师父为弟子承受的一切,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在黑窝里,我承受了非人般的折磨,绝食反迫害,他们给我插管灌食、打点滴,由于我的正念,心想,决不能在那里待,那不是我待的地方,大法弟子是来证实法的,不是来遭受迫害的(那时不知道什么是正念)。由于我的正念符合了法的要求,所以师父帮助弟子,在我的家人和我一起配合下,几个月后闯出了魔窟。回家后,母亲看我被折磨的样子,害怕我再受迫害,天天让我待在家里,不敢让我接触同修。由于我放松了修炼,在家懈怠了一年,后来因身体不适想起了师父,想起了同修。在师父的点悟和同修的帮助下,回到了正法修炼的洪流中,与同修一起共同精進,做着师父要求大法弟子做好的三件事。

二、讲真相 救众生

师父每次讲法都要求我们大法弟子学好法,“因为法是基础,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从人走向神的通途”(《致澳洲法会》)。我们是师父的弟子,就必须得听师父的话。有了这一念,我坚持每天学法,学好法,为讲真相救众生打好基础。师父的法是指导我们修炼精進的指南。在不断的学法中,法理清晰了,认识到了自己的责任,大法弟子是与众生结缘同到世间,众生都被邪恶的谎言毒害着,我们要是不救他们,他们的生命就有被邪恶的旧势力毁掉的危险。在讲清真相中,我走到哪里讲到哪里,不放过一个有缘人。《九评共产党》一书问世以来,掀起了一个退党大潮,只有退出邪党组织,抹去兽记,才能保命。师父的新经文《再转轮》发表后,我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助师正法,为救度众生劝“三退”而奔波着。

开始也有些难度,母亲因被邪党毒害,不让我和别人讲真相,怕被人说成是“反党”,开始我的心有点浮动,我静下心来学习了师父各地的讲法,不断的突破人的观念,用神的正念圆容师父所要的,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应该做好的三件事,救度被谎言所毒害的更多世人与众生,跟上正法的進程。有了清晰的认识,对母亲也有了坚定的正念,我告诉她,讲真相、劝退这是师父要求弟子做好的三件事,我们必须要按师父的要求去做。母亲明白后还经常和我一起走出去讲大法受迫害的真相,劝人“三退”,救度世人。周围的邻居与亲朋好友我都去给他们讲真相做“三退”,在集市上经常和几个同修一起去讲真相做“三退”,有时骑着车子到路上去找有缘人讲,只要出去讲就有有缘人得救。

秋后,同修家里的农活干完了,我就约同修搭伴一起去讲真相,在讲的过程中去掉了怕心,总结了经验,有时不理解的世人会说些不好听的话,我不和他们计较,我也不被他们所带动,因为他们是被谎言毒害的人,仍然正念十足的走在神的路上,正念正行。

有一次,一上午我劝退了二十几个人,在回家的路上,我依然见人就讲。这时遇上了一个很不讲理的人对我说了几句难听的话,当时我觉的不对劲,心想,是什么原因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可能是欢喜心在作怪,心想有什么可欢喜的,救了这么几个人,比精進的同修差的太远太远了,比师父要求的更差的很远。记的师父在一次讲法中说:“大法弟子还都是在迫害中,你叫我高兴啊我也高兴不起来,有多少大法弟子此时此刻在中国那些邪恶的劳教所里遭受迫害。”(《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想到这儿,心里很惭愧。在我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欢喜心,心想一定要去掉它,决不让旧势力干扰和破坏,我正念十足的继续讲真相,最后这个说怪话的人同意三退。

去年的腊月,我以卖年货的形式和同修一起挨家挨户的讲真相做三退,因为我们的疏忽和做事的欢喜心的出现,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同修被绑架了,我的车子被邪恶拉走(我当时不在场)。后来我们各自向内找,全体同修齐发正念,在师父的呵护与加持下,结果同修五天的时间正念闯出魔窟,我的车子在亲人的帮助下也顺利取回来了,邪恶被解体了,同修被释放了,我们没有被邪恶所干扰,继续走在神的路上,抓住这千古不遇的正法修炼机缘。

三、制作真相资料的过程,也是修心去执着的过程

师父在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讲,“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目前,正法已進入救度众生的关键时刻,同修们为救度被中共邪党所欺骗毒害的世人,都各自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我想,师父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我周围做资料的同修很少,我也想承担一部份,因为这是正法的需要,是救度众生的需要,于是我就和协调人说了一下,我想刻录光盘。后来协调人给我送来了一台VCD刻录机,又教会了刻录和复制。开始我的想法很简单,因为我没看见过资料点的工作,以为刻录完了就行了,后来才知道需要打盘贴,这就使我为难了,又要增加一台彩色打印机,因为没地方放(其实都是借口),我静下心来学法,向内找,找到了自己没有真正放下心来为众生着想,关键时刻想到的是自己,为私为我,怕这怕那的心表现出来了。师父在《走出死关》中说“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师父指出了怕心的严重性,我如果不彻底去掉怕心,那将会失掉能在亿万年的轮回中有幸成为大法弟子,失掉与师父正法同在,助师正法,完成史前大愿的万古机缘,难道这些肮脏的心就能阻碍我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吗?不能,作为一个修炼者,最主要的是做好三件事。为此,我改变了这些骨子里形成的旧观念,去掉怕心,师父给我安排这样的修炼道路,我一定要走下去,决心做我该做的事。

二零零九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光盘发出后,我和同修在学好法的基础上,不分昼夜的制作了大量晚会光盘,为救度众生增加了一份光彩。制作光盘的过程中,同修不断的教会我电脑技术,上网、下载、打印等。在我还没有接过打印资料前,做资料的同修被邪恶绑架了,自己独立做资料的技术还不熟练,怎么办呢?心想同修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被绑架了,是不是与自己的修炼有关呢?我静心学法,提高心性,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依赖心,和同修一起做资料时总是依靠同修,自己不往心里去,可现在需要自己独立去做了,再难也不能中断救度众生的资料,《明慧周刊》这个交流平台不能没有,于是我毫不犹豫的把两台打印机拿回了家,按时制作出了同修们所需要的真相资料。

在县城看孙女时,每到该做资料了,我都会从县城赶回老家做自己该做的资料,家人也很理解,儿媳也知道不能耽误我救世人的事,女儿也帮我讲真相,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

开始做资料时也磨炼了自己的心性。不是机器出现问题就是电脑不会用,有时真有退缩的想法,一切问题的出现都是自己心性的表现。师父为救度众生承受着一切,自己这关必须得过去,所以慢慢提高了心性,现在已经能够顺利的做着资料点的工作了。

在这宇宙正法的关键时刻,一朵盛开的小花在我家中开放,看到一张张真相资料和一张张清晰的光盘能够传遍千家万户,心里为众生能得救能有个美好的未来而感到高兴。可我知道如果没有师父每时每刻的慈悲呵护,哪有今天我们的一切,更谈不上这么神圣的事了,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我们虽然做了一些为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情,但离法的要求相差甚远,在以后这短暂的修炼路上,我一定要正念正行,修好自己,为救度众生完成好自己的史前大愿,不给自己留下遗憾,就象师父说的,到法正人间时,我做了自己该做的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