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453797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99年邪恶迫害法轮功之后,邪恶利用家人逼迫我写“不上访、不集会”保证书,就屈从了。在拘留单上签了字,里面有诽谤大法的话。被非法关押期间,恶警日夜不停地進行体罚殴打。迫害惨烈,我妥协了。由于手被吊残,由别人代替写“转化”材料、摁了手印。又写过诬陷师父与大法的三句话。也唱过歌颂恶党的歌曲,还有,在升邪旗时,有些同修做的很好,不起立,我当时没有认识到,起立了。由于正念不足,屈服邪恶在“反邪教”的横幅上签名。在另一个邪恶黑窝,自己不争气又妥协了。在此我严正声明:“转化”作废及违背大法的言行、所写的“保证书”、“揭批”、所填的表,“思想汇报”、“课堂笔记”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跟随师父修炼到底。愧对师父、愧对大法。走好以后的路,跟随师父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洗刷污点。

杨丽颖 2011年6月11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以后,江氏邪恶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我和同修一样心里非常难受、吃不下、睡不着,就和同修去北京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刚到天安门就被恶警抓進了天安门派出所,当时里面已关了好多的大法弟子,一个恶警要我们说不敬法的话,要不说就被关進大铁门里面去。当时因心性没到位,有怕心,就按照恶警教唆说了一句不敬法的话。过了几天,又到北京证实法,到那里天已黑了,我看有一辆公安大轿子车停放在那里,我就上去了,车里有两个警察问我找谁,我说我要找信访办,要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警察说:“好,那你就回家去炼嘛。”可是却让司机把我们送到了驻京办,第三天当地610派人把我们接回去送到了看守所迫害,看守所逼迫我们“转化”,不“转化”就要送劳教,我选择了“转化”,做了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事。2008年6月16日出去发真相资料,被恶警绑架至洗脑班,在洗脑班他们煽我耳光,逼迫我每天看污蔑大法的电视,逼迫我写“三书”,我说我不会写,他们叫一个所谓的“帮教”写了一份叫我签名,特别他教唆一句不敬师父的话必须自己写,不会写照猫画虎也要自己画出来,才能放你回家。在我自己强烈的怕心和执著心的指使下,自己再一次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事。自己没修好,害得同修把一本《转法轮》也交了。还有一个最大的错,就是把同修给的资料款挪用了,过后把钱全补齐,给了资料点。我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信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从今后我要多学法,修好自己,坚修大法心不动,绝不会再犯以前的错。

魏碧茹 2011年6月6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三年被镇里的邪恶之徒从家里绑架到了洗脑班,当时由于法没学好,怕心重,在二零零四年一月一日,承受不住邪恶的迫害,在犹大写的“三书”上签字了。我严正声明:我在洗脑班里写的“三书”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洗刷自己造下的污点。从今以后我一定好好学法,同化大法,做好三件事,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关巨侠 2011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弟子,今年61岁。九九年“七二零”在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初期,由于没有重视学法,学法不深,害怕心重,做了几件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一、在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初期,前后两次在居委会和“六一零”制作的“不修炼”的保证书上签字。二、在二零零四年四月国保恶警迫害我时,产生了怕心,违心地交了一本64开的《转法轮》。在恶警肆意非法抄家时,没有挺身保护师父法像和大法书籍、音像制品。三、在国保警察的“关心”诱骗下,前后两次说出了两位同修,配合了恶警,做了不该做的事。四、在邪恶迫害大法弟子初期,应前辅导站某位副站长的请求,主动替她将她保管的横幅及洪法的资料交到国保大队,其内心是想讨好他们,不迫害自己。我声明:以上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加强学法,静心学法,学好法,做好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精進实修,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对得起师父赐予我们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称号。

王建胜 2011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在邪恶的高压下,我配合了邪恶,交了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我严正声明:以上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廖芳敏 2011年6月11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一日我去北京证实法,邪党非法判我一年劳教。二零零八年给当地邪党干部讲真相,由于心性不稳,被邪党钻空子构陷后送洗脑班两个月。在这期间由于学法不深、怕心重,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写过“三书”、“五书”、“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向邪党交过大法书,出卖过同修。二零零二年在劳教所里自己被邪党“转化”了后两月,还帮助邪党去“转化”其他同修。被邪党“转化”后,还向当地派出所、单位、自己的亲人、家乡的父老乡亲写过不符合大法的信。二零零三年从劳教所回来后,就变成了一个常人,为了自己的工作,学着社会上的歪风气,给邪党干部送酒。有一年邪党搞什么回访,还签过名。我声明以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今后只有精進、再精進,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弥补过错,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吴翠华 2011年5月15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以后,我做过很多错事,多次被邪恶“转化”,多次背叛师父、背叛大法,说过对师父不敬的话,多次写过“三书”,有些是别人写好了自己签名。2002年,在劳教所写过“三书”。给恶警写过一首自由诗,在邪恶搞的“亲情帮教”上台唱过邪党歌,晚会上台吹口琴、搞时装大表演,被拍过录像,被骗去谈什么“转化”心得体会,邪恶请来电视台拍下了录像,在劳教所被它们拿杯白开水当“鸡汤”拍下录像。给单位及当地派出所写过道歉信,给派出所签过“不炼功”的保证。最后一次在看守所给区法院法官写过“不炼功”的保证,也说过对师父不敬的话。还有一件事,7.20之前,某天区公安分局一个恶警拿了一个信封,里面不知装了多少钱,说是上面给我的,企图利用金钱收买我,叫我不炼了,我没有要那钱,我说“这钱不是我的,我不能要”。后来它们迫害我的时候一个政法委邪恶说:“钱也要了,还这样”。我也要声明,我没有要过它们的钱。我声明以上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自己的过错,我会在法中归正自己,一切由师尊说了算,我就坚定地走师尊安排的路,洗刷污点。

何玲玲 2011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7年有幸得法修炼的。当时学法不深,2001年被绑架到劳教所,当时没有学好法,有执著被所谓“转化”,当了恶人的“先锋”,做了不少坏事,做了很多“转化”同修的邪恶工作,还成了邪恶的“先進人物”,破坏了大法,破坏了自己修炼的路。在此期间还犯了一个最大的罪,把我和同修的所有大法书共一百多本全部交到劳教所。又跟着邪悟的走,全没有了理智,她说啥都信,没有了正信。今天我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标准的一言一行全部作废。在法中归正自己,跟上正法進程,完成自己的使命,随师回家。

苏坤 2011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是99年4、5月份间得法的弟子。2005年在一次讲真相中被邪恶非法绑架,并被非法枉判2年徒刑。在邪恶的黑窝里,开始一年多无论邪恶怎样迫害都动摇不了我信师信法的信念。然而在刑期的最后4个月,恶人突然改变了以往迫害的手法,用所谓的佛教“法理”及伪善的面孔,钻了我学法不深、法理不清的空子,违心地写了“三书”,走向了邪悟。走出黑窝后的第二天,在同修的帮助下,就认识到自己错了,被邪恶欺骗了,犯下了不敬师、不敬法的罪过,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迹。今天我在此再一次郑重声明:曾经自己所做、所说的不敬师、不敬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从新做好三件事,跟师尊坚定地走到底,洗刷污点。

毛冬兰 2011年6月11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以后,邪恶铺天盖地地全面破坏大法。当时,自己决定去北京证实法、讲清真相。结果遭到邪恶的迫害,被非法劳教。刚开始还算坚定,但后来由于放不下亲情,就跟着“转化”了。为了出去回家,写了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写的“悔过书”,写了诽谤大法的话。邪恶让交书,我就写信叫丈夫把书交上去了。回家后,因为有怕心,也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让写“思想汇报”就写了(一个月一次),在派出所按过手印、填了一次表,交了一张纸(要笔体),顺应了邪恶。现在我郑重声明:以上我所做、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学好法,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用实际行动洗刷污点,加倍弥补,兑现史前大愿,争取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

翁红 2011年6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位1998年得法的弟子。1999年3月,小区有一位因吞项链而住院的老人要求看《转法轮》。于是我请了一本书给她并交待她要好好保护大法书。1999年7月邪党迫害大法开始后,这位老人害怕遭迫害,主动提出归还大法书。这时,我发现原本崭新的大法书已布满油渍,后来,街道要求上交大法书籍,我把这本书和一些心得交流的小册子交给了邪恶。我声明以上自己违背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要遇到事情向内找,做好三件事,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丁华兰 2011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我于九八年有幸得大法。2001年我被非法绑架到市洗脑班進行迫害,有一天晚上,几个恶警把一同修叫到外面,双手铐被吊起進行毒打,打昏过去再用冷水泼醒。当时和我同屋的同修隔着窗户向外看(而我吓得只有哆嗦了),被恶警发现后气势汹汹地冲進屋来,把同修拉出去就打,我当时只顾害怕没有想到师父,没有了正念。邪恶看到后,恶警逼着同修写骂师父的话,她不会写,恶警逼着她让我代写,当时我不写,恶警就接着打她,她一再哀求我。其实还是自己怕挨打,就违心地写了,做了不该做的事,而且还毁了同修(几年后听说同修被迫害得精神失常去世了)。被迫害一个月,由于自己的怕心导致大法书损失。在此我严正声明:以上所有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在今后的修炼中,去掉后天观念,时时刻刻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以前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刘秀英 2011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由于怕心重、严重邪悟,主动地向单位上交了几本大法经书和一套师父讲法录音带;在由上级部门组织的一次座谈会谈话时,说过“不学不炼了、不上访,不串联”的话,被邪恶利用,配合了邪恶。曾向单位领导写过“不炼功”的保证”;2001年被绑架时,被邪恶强行抢走师父法像、一套炼功带、大法经书(包括手抄本)很多本,没有保护好大法书。2001年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说过对大法、对同修不利的话;在艰难时内心深处曾动过不修一念;由于怕心重,怕吃苦,很想出去,违心地写了“不炼功”的保证,搞假“转化”。我现再一次严正声明:过去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认真学好法,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

梁明山 2011年6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7年秋得法的。1999年7.20后,我在邪恶的高压迫害形势下,怕心太严重了,又怕扣我工资。我就向镇政府写了所谓的“保证书”,说不炼功了。向本村交了宝书《转法轮》和学习资料等。还在镇政府开了什么会,填了什么表等错事。我声明以上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决心听师尊的教诲,持之以恒地做好师尊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要多救人。同时坚修大法,还要多学法,学好法。

王泽胜 2011年5月29日


严正声明

自己过关及邪恶的残酷迫害下,人心重,怕心重,正念不足,在邪恶高压的迫害下,在劳教所、监狱都被强制“转化”,写了“三书”“四书”,听信邪恶的欺骗,将两套大法书交给了邪恶的610,犯下了滔天大罪。为此我郑重声明:我所写的“三书”、“四书”以及我所做、所说的不符合大法标准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我坚信、坚修法轮大法到底,坚持多学法,学好法,勇猛精進,加倍弥补,做好三件事,坚定不移地走师父安排的路。

彭见妹 2011年6月11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疯狂破坏大法时,当地派出所要所有大法弟子上交大法书时,由于学法不深,法理不清,怕心重,做了不敬师、不敬法的事。因为当时我丈夫同修(已故)交了四本《转法轮》,扔了两盘炼功带。当时我丈夫受单位邪党的威胁,怕抄家,回家把所有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师父讲法带、法轮图形等都埋在楼下的园子里,由于当时自己正念不强,也有怕心没有制止这种行为,反而也帮着用塑料一层一层的包好,到十月份取出来,有的已被水泡湿了,没有保护好比自己生命都珍重的宝书,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大法犯下了不可挽回的损失。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因发大法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绑架到看守所,当时自己正念不足,怕吃苦,配合邪恶按手印、照像、签字、报号、穿监服,后来是家人替写了“不修炼”的保证出来的,在单位也稀里糊涂地签了什么字,这是修炼中的污点。我今天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认真学法,勇猛精進,助师正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弥补损失,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

高锡梅 2011年6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烧过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和《法轮大法义解》,2008年、2009年乡、村邪恶干扰时,又没有正念对待,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再次做了损害大法形像、毒害世人的事。我把这些年所说、所写、所做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今后一定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弥补自己的过失。

彭志轩 2011年5月14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在邪恶的迫害下,给邪恶签了“不修炼”的字,交了大法书、弘法用的旗子、横幅等。后来出去发九评、真相小册子,被人构陷绑架非法判了一年多,被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和资料。由于怕心,照了相、按了手印,抄了“三书”,唱邪党歌,走队列,背“三十条”,听看邪恶放诬蔑师父、大法的电视,抄写“作业”、“三十条”,也帮别的同修抄,也戴胸章,穿囚服,参加奴役劳动,背心上绣的法轮大法好的字也给拆掉了。恶警安排做了两三天“转化”同修的事,mp3被搜出后直到回家也没去要。今天我从新严正声明:以前违心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不敬师、不敬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认真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韩俊玖 2011年5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由于自己法理不清,有放不下的执著于怕心,做了一些作为大法弟子决对不能做的错事,给大法造成了很大损失,痛悔莫及。二零一零年初,由于同修的出卖,自己没有坚定在法上,在压力下向邪恶妥协,写了所谓“不修炼”的保证并交了部份大法书,同时毁坏了自己手抄的大法书及新经文。我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走入正法修炼中来,抓紧最后的机缘救度众生,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巨大损失,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徐桂兰 2011年6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的时候,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没有在法上认识法,怕心和常人的亲情太重,我把大法书《转法轮》、《法轮大法义解》、《法轮大法义解》交给了邪恶。还有一次,邪恶说法轮功是×教,我说如果是×教我就不炼了。我严正的声明:以前在邪恶迫害的压力下,自己所做的愧对师父、愧对大法的事和说的不利于大法的话全部作废。坚定地走回大法修炼中来,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

刘淑琴 2011年6月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八年农历五月份喜得大法。九九年七二零邪党打压迫害法轮功,乡镇派出所的人要我领他们在村里收书,因自己人心重、怕心大,使恶人收走三本大法书,给大法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二零零一年自己没有做到全身心的敬师敬法,把大法书随便乱放,被村里人诬告,派出所所长带人上门抄家,抄走一部份大法书,给大法造成很大损失。在此我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做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全部作废。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要努力走正走好师尊安排的路,学好法、多学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弥补损失,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梁丽 2011年6月9日


严正声明

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進京上访,因学法不深,又有各种的人心,多次受到邪恶的迫害,做了许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当地邪恶610找到我说照着他们所写的“三书”写一份就可以了,自己配合了。2001年去外地看孩子,被人举报,再次写下了“不炼功”的保证并且签了字。2003年由于同修的出卖我被非法关進了看守所,家里人因我对大法犯了罪向邪恶写下了“保证”。2004年后流离在外,被关進了洗脑班。从此走入了邪悟。还写下了“揭批”文章,还说了一些诽谤师父的话,且上台宣读,在邪悟的诱导下回到家时还交了大法资料、弘法挂历和教功录像带、师父讲法录像带,还烧了师父的各地讲法经文。我严正声明:自己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所写的“保证”和连累家人写的“保证”、我所按的手印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洗刷污点,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吕淑清 2011年6月11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后,在工作单位我配合邪恶在“不炼了”的保证书上签过名,在当地派出所的胁迫下交过两本大法的书籍,在被非法绑架迫害中,供出过同修。在此我严正声明:之前一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信师信法,在大法中归正自己,走好走正自己在正法中的路,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努力学好法,正念正行中多救人。

屠巍蓝 2011年6月11日


严正声明

为了祛病健身,我们二人分别在一九九八年六月、十月有缘读到了《转法轮》,后来又参加了集体学法、炼功,健康状况得到了明显改善。但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打压迫害法轮大法后,我们违心的写下不再炼功的“保证书”和有悖大法的“认识”,一时法理不清,正念不强。经过同修的慈悲帮助,我们从新走入大法修炼,现认识到从前的所写、所说的是修炼路上的污点,特此严正声明:过去所做的“保证、认识”全部作废。今后要以法为师,走正、走好以后的修炼路。

马全珍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曾发表过严正声明,但感到还有漏项,今再彻底地抹去残留的污点,让邪恶没有任何可乘之机,跟上正法進程。在被非法关押劳教期间,我由于正念不足,贪图安逸,为了避免肉身受到更严重的迫害,就很顺从恶警的洗脑迫害。恶警为了给学员洗脑,经常放录像给学员看,其中有栽赃、造谣、诬蔑大法的内容;有在“七二零”以前比较有名的,后来背叛大法的邪悟者的“现身说法”;以及一些科痞、文痞诬蔑大法的报告等,看完后要讨论,要听劳教所邪悟者的发言,还要看和读一些诬蔑大法的书及邪悟者写的东西等等。然后每个人再写认识,我也都顺从的写了,经常是照抄一些诋毁大法的内容。我背叛了师父,背叛了大法。为了求安逸,早点离开黑窝,赞同家人托关系,给恶警送礼,请客,给邪恶输送了能量。零四年上半年,单位领导开除了我的党籍,到劳教所让我签字,我不但没有感到解脱,反而觉得心情很沉重。恶警让我写认识,我写了一些有关舍不得脱离邪党组织等等邪悟的话。我那时的言行是对大法的犯罪,背叛了师父,对不起一直没有放弃我的伟大慈悲的师尊。我再次严正声明:我在劳教所魔窟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努力多学法,学好法,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弥补以前对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子芹 2011年6月8日


严正声明

2000年1月,我被邪党街道居委会几个人带到电视台强行洗脑,诬陷师父和大法,还强迫签字。那时我怕心很重,就流离失所。2001年4月24日下午六点多钟,我被几个恶警绑架到派出所询问,说:“你还炼法轮功吗?”我说法轮功怎么了?他们说:这是江魔头说的凡是炼法轮功的人通通都要抓起来。当时,我怕心很重,就说“没炼了”。恶警还强迫签字,写保证书“不炼法轮功”就放回家。保证书虽然没写,可是我却“按了手印,签了名字”。 2011年5月19日下午我在外面发神韵晚会光盘,被保卫科便衣抓住并报警,被绑架到派出所,身上携带的光盘被抢走。恶警询问光盘是哪来的。这时,我发正念,不配合他们。在师父的加持下,也就不了了之。但恶警强迫我“按手印、签字”。我严正声明:在被绑架迫害时,我所有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抓紧多学法,正念正行,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

伍芬香 2011年6月7日


严正声明

我修炼大法后,无病一身轻。因有显示心、欢喜心、求名的心、妒嫉心、争斗心、怕心等各种人心,被旧势力的邪恶生命与因素、乱神和中共恶党邪灵钻空子迫害。在被非法迫害中,我做了不该做的事,说了不该说的话,写了“转化书”,背叛了师父,给自己的修炼路上留下巨大污点,我悔恨莫及。对不起从地狱中把我捞起的慈悲伟大的师父。以前我写过严正声明很浮浅,我现在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再也不背叛师父、不出卖同修!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从新开始修炼,我要修去掉一切名、利、情所产生的执著心,彻底挖根去掉它。我要勇猛精進,学好法、发好正念、炼好功、多救度众生,圆满随师父回家。

葛见珍 2011年6月9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初我被当地恶警劫持到看守所关押迫害一个月后,由哥哥代写“不炼法轮功决裂书”,被勒索钱款后放回。而后准备回老家过年,邪恶阻挡我,逼迫我写了“五书”。从老家回来又被劫持到邪恶帮教班。我由于学法不深,法理不清,我邪悟了。写了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话,同修帮助我说这样做不对。我写了声明。二零零零年七月邪恶骗我到派出所,邪恶问我还炼不炼,我想第一次没做好;这次弥补。我说炼;它们把我关押十八天。用亲情干扰我,让丈夫来看,我丈夫第一次在我面前哭,他说地里的活没人干,家里饭没人做。你说炼就得劳教二年,这个家就完了。我动了人心,背叛大法向邪恶妥协,说“不炼法轮功”了。交二百元欠条八百,邪恶伪善把我放回,几天后街道烂鬼又去骚扰,又让我写诽谤大法话。我那时一点正念没有,整天怕的要命;书也被它们抄走。丈夫二十四小时看着不让炼功。我曾又一次声明也没严肃对待。直到看到近二期《明慧周刊》,才知道不严肃对待声明的严重性。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及别人代写的违背大法和师父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项桂芳 2011年6月11日


严正声明

历经三年被非法关押的生活,给自己生命中留下了抹不掉的痛悔。由于自己没有修出对大法、对师尊正悟、正信的坚实基础,因而在几次邪恶的高压迫害中,配合了邪恶,用可以在更宽松环境下讲真相为掩盖,或是“签名、按手印”,宣读对大法及师尊的毁誉之词,其实背后有一颗常人的苟且贪生之念。我尽受师尊的恩泽,却做了有悖基本良知的事,是不可原谅的。教训使我更加领会师尊反复强调多学法的深刻内涵。干事心和对家庭、工作的不能圆容的做好,是被邪恶钻空子的原因之一。今在此声明:以往对大法、对师尊有罪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从新做好,坚定的走正师父给我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学好法,修好自己,助师正法,多救众生,紧跟师父回家。

赵建国 2011年6月9日


严正声明

回想自己以前也写了一份严正声明,但只是草草的几行字,而且是在同修的督促下不太情愿的写的。看了周刊上写的关于“严正声明”的严肃性,我猛然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