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策玄甲”今何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一千四百年前,隋炀帝无道,天下大乱。唐太宗李世民十八岁起兵经纶王业,先后削平刘武周、王世充、窦建德等割据势力,一统天下,开创了大唐盛世。李世民的统一战争中最关键的战役是洛阳之战。当时中原的洛阳为隋朝的东都,城池尤为坚固,为王世充所占据。李世民从西都长安出兵攻打洛阳,战争旷日持久。在此战役中,李世民建立了一支让敌人望而生畏的精锐部队——玄甲军。

《资治通鉴》记载:“秦王世民选精锐千余骑,皆皁衣玄甲,分为左右队,使秦叔宝、程知节、尉迟敬德、翟长孙分将之。每战,世民亲被玄甲帅之为前锋,乘机进击,所向无不摧破,敌人畏之。”

这支玄甲军曾以千骑大破十倍于己的敌人,斩俘六千余人。虎牢关一战,李世民又以玄甲军为前锋,三千铁骑直捣敌营,大破窦建德十余万军队,俘获窦建德以下五万余人,王世充因此绝望投降。李世民因此战功绩而被唐高祖封为天策上将军,位列众王之上。

师父在人间正法以来已经过去了十九个春秋,面对邪恶的猖獗,世人的迷失,旧势力的左右,“天策玄甲”今何在?玄甲军那令人生畏的战斗力并不是神话,而是历史上真实的存在。我在想,当初那支玄甲军的超强战斗力从何而来,对我们今天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又有何启示呢?

第一,玄甲军的单兵作战能力很强,每个人都是百里挑一的精兵。
第二,玄甲军的集团作战能力超强。易经曰:二人同心,其利断金。现代科学研究也表明,两个人的密切无间的合作,其力量不止是简单的叠加,而是成倍的放大。一千个心气相连、配合无间的士兵所形成的集团战斗力要远高于十倍于己却凝聚力不足的敌人。
第三,玄甲军的指挥作战水平非常高超,统兵将领都是当世名将,最高统帅就是天才的军事家李世民本人。
第四,玄甲军求胜意愿非常强烈,士气十分高昂,无论面对任何强敌都充满必胜的信心,这种信心让玄甲军在战场上发挥出超强的能力,形成一股摧枯拉朽、战无不胜的强大气势。

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这个整体在正法中能够发挥多大的力量,起到多少作用,同样与上述四个因素息息相关。其一是大法弟子的个人修为;其二是大法弟子互相之间的配合;其三是项目协调人的作用;其四是意愿和信心。

谁能够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在宇宙历史的久远之前就为今天的一切做了周密的安排,而这种周密的安排还不仅限于我们这一世,也不仅限于人间。从我们最初在天上被选择成为今天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那一刻开始,我们的一切都随之改变。我们的生命从此不再为自己而存在,而是为正法而存在。

在宇宙漫长的历史过程中一直是按照正法的需要造就着我们,按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给予我们今天所需要的一切能力。我们这些大法徒不仅是人类历史上的风流人物,而且在随着师父在宇宙中层层下走的过程中,同样安排我们扮演着辉煌的角色,在那些层次中留下不朽的功绩,使我们有机会积累巨大的威德,以最好的一切充实我们的生命,同时与层层空间众多的生命结缘,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今天的正法,都是为了让我们今天能够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的。

为什么说我们这些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宇宙中最幸运的生命,不仅仅是因为我们今生能够得法,而且在宇宙演化的过程中,在历史久远以来,从天上层层下来直到人间,我们所得到的都是最好的。比如说,假设当初就安排了在某个空间中出现《纳尼亚传奇》那么一段事情,那么由谁来当那几个王,谁来在纳尼亚留下那一段传奇,就选择了日后将成为大法徒的人。因为我们今天要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所以这样的机会就留给了我们。

不仅三界是为正法而造就的,宇宙很久远之前就在为今天的正法做准备了,在过去宇宙的历史中,层层空间所发生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有许多都是为了成就我们这些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而存在的。如果不是师父选择了我们,如果不是为了让我们今天做好助师正法之事,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在历史上那么幸运,得到那么多,以至于所有的神都在羡慕我们。

今天能够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所有的同修都是非常有能力的,至少是非常有潜力的,否则绝不可能成为大法弟子。能力和潜力在区别在于能力是已经表现出来的,而潜力是还未表现出来的,有待于我们去开发的。

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希望自己具备很强的能力,能够在当前助师正法的过程中发挥巨大的正面作用。然而有些大法弟子觉的自己能力不足,因此做事时信心不够,怀疑我能否做好啊,不少人都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其实是对自己的认识不够,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个特殊身份的内涵认识不够,也是对大法的认识不够。

宇宙中有多少佛、道、神啊?简直不计其数,在一个小层次中如来佛就象恒河沙数那么多。我们今天能够走入大法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对自己的能力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无论我的超强能力是否在常人这里表现出来,至少我们的潜力是非常之巨大的。我们在大法修炼中,在助师正法的过程中,随着我们越修越高,越做越好,已有的巨大的潜力会不断表现出来。只要我们做好师父交待的三件事,在做的过程中就会发现自己的能力越来越强,这是一定的,其实就是自身的潜力在不断的表现出来。这方面各地学员的例子都很多,甚至出现了许多奇迹,在明慧网上一直有的,大家不妨看一看。

这一点都不奇怪,因为每个大法弟子都是从天上下来助师正法的王,王都是自己这个范围之内最有能力的。不过高层空间的王来得多了就会相应带来另一个问题,那就是王与王之间如何配合,协同作战的问题。

大法弟子之间能否互相配合好,这不仅仅是在常人中能否把事情做得更好,更有效率的问题。每个大法弟子都代表了一个巨大的天体以及其中的无量众生,每个大法弟子的生命背后都有强大的因素,我们在正法期间的一念一言,一举一动,背后所对映的是巨大的天体,所牵扯的是无量的众生。那么我们这些大法徒之间的配合,是不是就是我们所代表的巨大天体与无量众生之间的配合,是不是我们所掌握的强大因素之间的共振呢?

宇宙是一个整体,正法的形势从上到下是对映的,我们肉眼所看到的只是在常人中的表现形式而已。那么我们大法弟子之间的配合,虽然在人中的表现是普普通通的,可是实际上这些配合无论是背后所牵扯的因素,所起到的作用还是所引申的意义都是非常巨大的。

虽然我们在人中的表现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在做普普通通的事,可是实际上我们是大法徒,我们在做的是助师正法的事,我们每个弟子背后都有强大的因素存在。如何让我们自己所拥有的强大因素形成合力,形成共振,产生放大效应,在正法中起到应有的巨大作用,这是摆在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面前的问题,事关我们大法弟子这个整体在正法中能否发挥应有的作用,能否圆容师父所要的,这不是至关重要的吗?将来大法弟子在正法中的成果怎么算,在正法后的位置怎么摆,能不看这些吗?

师父曾经在讲法中说起几个层次极高的大觉者在那儿一坐就象一潭死水一样,什么都没有。我悟到这里师父所说的死水是指某个层次的本源之水,那是极其微观的,密度非常之大,任何东西扔進去都不会起任何涟漪,任何波动,而且都会在一瞬间解体。“物质与精神是一性的”(《澳大利亚法会讲法》),而且在越高层次表现得越明显。我悟到这一潭本源之水就是那些大觉者的心性之体现,是金刚不动的体现,也是他们极其强大的功力的体现。

宇宙中某个层次的本源之水在更微观下也是由更微观的粒子构成的。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如果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能在心性上做到金刚不动,那么我们这个整体谁也动不了,那就象一潭本源之水一样,无论扔進来什么不好的东西都会瞬间就解体,根本就不会在大法弟子中产生任何波动。如果我们能够做到这一步,旧势力的任何左右就都不会起什么作用了。

反过来说,邪恶现在还能够兴风作浪,那还不是因为旧势力在背后利用它们吗?旧势力用它们自己的观念认为,大法弟子就得这样去考验,看你们能不能做到金刚不动,让你们从中看到自己的不足,去掉自己的不足,所以不断利用邪恶兴风作浪。如果我们大法弟子自己把握不好,一旦遇到什么事情自己的心就被带动起来了,也跟着推波助澜,在大法弟子中造成波动,那是不是我们自己从中起了不好的作用,是不是我们自己的因素在传导、推动甚至放大这种波动呢?这不就是给了旧势力捣乱的借口了吗?它们可能会说:“你看,我们做对了吧。大法弟子这个整体还没做到金刚不动,他们自己内部还在推波助澜呢,这怎么能达到大法对他们的要求呢。下回我们还得再来一次,直到他们做好为止。”

我们虽然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那一套,但是我们大法弟子自己要达到大法对我们的要求啊!大法弟子整体上做好了,旧势力也就没有了干扰的借口。否则,我们自己做的不好,旧势力就会钻空子,那不等于是承认它们干的吗?

每个人在另外空间都有场的存在,而一群人形成的整体同样有这个整体的场存在。每个人自身的场,它的好坏与强弱都取决于本人的心性,而整体这个场的好与坏、强与弱既取决于每一个个体自身,又取决于个体之间的配合。

一支军队是由每一个个体组成的,就象小粒子组成更大粒子一样。那么两支军队的交战,就如同两个大粒子之间的互相撞击,能够击溃对方,取得胜利的一方一定是能量更强,凝聚力更大的粒子。当年的玄甲军能够屡屡击溃更庞大的部队,就是这个道理。今天我们大法弟子这个整体能否尽快成熟,直接关系到在有限的时间内能否达到正法的要求,能否圆容师父所要的。

师父曾经说过:“我们一个炼功点的负责人就和寺院中修炼的住持、方丈一样。”(《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之前是以个人修炼为主,“七二零”之后形势就改变了,就是以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为主了。我们要制止邪恶的迫害,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就要冲破旧势力的层层阻力,彻底铲除邪恶,这不就是宇宙中正与邪的大决战吗?与过去的两军交战有何不同呢?那么大法弟子们为证实大法而组建的各个项目中的协调人,是否就相当于过去战场上的将领呢?

作为战场上的将领,既要指挥好自己的部队,又要与友军协同作战,这个责任是很重的。拿破仑在滑铁卢的失败不就是将领失职造成的吗?所以在大战役中,每一位将领的表现都是举足轻重的,正法中大法弟子各项目的协调人也是如此。协调人表现出色,不仅自己这个项目能够发挥应有的作用,还能在项目与项目之间形成良好的配合,从而产生更大的群体共振效应。反之,如果项目协调人的表现不够好,那么非但会影响自己所负责的项目在正法中发挥的作用,而且也会造成项目与项目之间的隔阂甚至矛盾,无法形成协同作战的更强大的战斗力。这样的事,在当年的玄甲军中是不存在的。

师父曾说:“过去我是说过,正法的时间不会太长了、很短。我多希望你们很快就成熟起来、很快就理智起来,使这件事情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结束了。如果大法弟子都不理智、都不成熟起来,老是在用人心做事,表现的那么强烈,那这件事情怎么完哪?怎么能说大法弟子修炼好了?”(《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从“七二零”至今已经走过十二年了,正法之事为何迟迟不能结束,我们真的应该好好向内去找一找。无论是我们个人还是我们这个整体,如何尽快成熟起来,理智起来,如何圆容师父所要的,我们每个人都该好好想一想。

时间拖的长了,有些大法弟子不同程度的出现了懈怠,觉的反正自己三件事也在做,将来圆满应该落不下自己,所以没有表现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此时应有的勇猛精進。即使是做证实法的事也表现得好象是按部就班,缺少那种昂扬的士气、正法必成的信念以及锐意進取、突破万难去打开局面的锐气。当年的玄甲军可不是这样啊!

“宇宙正法是必成的”(《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然而这并不代表我们大法弟子可以不紧不慢的做证实大法的事。因为我们迟迟不能取得重大突破,这件事拖得时间就长。如果不是为了正法,人类早就毁灭了,当前人类的每一天都是为正法而延续出来的,可是人类已经败坏到这一步了,时时刻刻全世界都有许多人在造业,每一天的延续意味着人类要造多少业?因为人类的延续而多出来的那么多业力怎么算?

世上有几十亿人等待着将来邪恶的迫害结束后得法,可是他们现在还在迷中造业。结束的时间拖得越长,他们所造下的业就越多,再加上他们原有的罪业,如何偿还?那么将来这几十亿人走入大法修炼了,他们在这段时间造下的那么多罪业怎么办?谁来替他们偿还?不替他们偿还一部份,他们就无法修成。以师父的慈悲,可想而知了。时间的拖长对大法弟子来说是建立更大威德的机会,对师父来说则是要承受更多众生的罪业。因此对我们来说,只有感激与努力的份,绝没有怀疑与抱怨的份。

每多延续一天,师父都要承担许多。我们的懈怠就意味着师父要更多的承受。做弟子的,我们若不能尽快成熟起来,形成更大的力量来推進正法的進程,我们于心何忍?比起师父的慈悲承受,大法弟子之间的任何隔阂、矛盾都不值一提。我们必须形成强大的合力去冲破旧势力的阻挡,去圆容师父所要的。

相由心生,大法弟子能否在正法中充份发挥我们的能力取决于我们的自心。如果我们大法弟子都能不被世间表象所迷,不被旧势力所造成的这些表面上的困难所迷,充满信心的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彼此间默契配合,形成强大的合力,旧势力就绝对挡不住我们。

天策玄甲今何在?这支神话般的传奇军队就存在于我们今天大法弟子的心里。只要我们向内去找,就一定能找回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