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疑心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小时候看过一个《疑邻偷斧》的寓言故事,说这个人丢了斧头,因为他和邻居不和,就怀疑是邻居偷了他的斧头。从那以后,他每天观察邻居,觉的邻居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不正常,都象是偷了他斧头的人。半个多月后,有一天他進山砍柴,在山里发现了他丢失的那把斧头。原来是他上次砍柴时,不小心把斧头落在山里了。回去后,他再看邻居的言谈举止,一点也不象偷他斧子的人了。

这个故事讲的是,当一个人怀疑别人做了不好的事情的时候,他的疑心就会使他看别人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个做不好事情的人。

我自己就是一个疑心病很重的人,在常人中它害我走过许多弯路。因为疑心,有一次买香蕉时,先是怀疑那人的香蕉质量有问题,因为比别人的都便宜很多。后来买的时候,又怀疑他缺秤,结果最后被卖香蕉的人以求我帮助把他的零钱换成整钱为由,拐走我一百多块钱。给了自己一个深刻的教训。

修炼中,这个疑心更是给我带来很大的魔难。多年前我因和海外同修合作被中共邪党迫害,迫害中,不论是中共邪党的那些恶警还是不明真相的我的父母,都不停的跟我灌输:你应该恨海外那些人,是他们让你在国内做这些危险的事情,把你这一生都毁了;你看他们有事的时候找你帮忙,现在你出事了,他们没有一个人管你了。当时难中听到他们的说词,我觉的非常可笑,我想:这些人真是太可笑了,我怎么可能恨我的同修呢?永远永远也不可能!他们是我的亲人,我们在做最伟大的事情。我知道同修们当时一定非常惦记我,只是苦于没办法知道我的消息。后来因为后期在没有人性的残酷迫害中,我没能做好,出来后,我断了跟海外同修的联系。

大约两年前吧,也是缘份所致,在师父的苦心安排下,在不可思议中,我又一次和他们合作,从而使中断多年的那段机缘从新延续。开始我自卑心理很严重,基本不直接跟他们说话,只做我自己该做的事情。但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简单,不知不觉中,我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对他们产生了怨恨的心理。这种怨恨不起源于自己当年被残酷迫害、关押这件事情,而起源于当年出来后,在孤苦无助中,有几次我鼓足莫大的勇气给他们写信,希望能够在暗夜中得到来自同修的一点光明,因为他们是当时我能够联系上的唯一同修亲人,但每次都石沉大海。理智上我知道是因为他们太忙了,同时他们也不一定确定这个写信的人就真的是我,我身边有没有坏人;但从另一方面,我却放不下,总是怀疑他们看不上我,不再理我了。特别是再次接触后,我有几次给他们写信讲在我当时看来很重要的事情,他们也同样没有回音,这更增加了心里的怀疑,逐渐的就起了怨恨的心。

以致在后来的合作中,当与其他同修有意见分歧、甚至闹矛盾,其他同修拿海外同修的意见或回信来反驳我时,这种疑心招来的怨恨会更加的重,我总是怀疑其他同修在海外同修那儿说我不是了,告我的黑状了,海外同修对我有意见了,所以不理我了,等等,越这样想,我就越沸腾,怨气越大,有几次感觉都过不去了,忽然想起来:为什么我要在意别人对我怎么样?别人对我怎么样是别人的事,我应该做好自己要做的事才对。然后求师父帮助,总算过去了。

在当时,我没有意识到这矛盾及怨恨的根源是自己的疑心造成的,而是以为是源于自己太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是对名执著的另外一种方式。确实,我有对修炼之名的执著。记的以前有一个朋友说过:你不在意常人中的名与利,但是你在意另外一种名与利,就是在大法修炼中的名与利,你在这方面在意别人的想法,想要有个好名声。但现在看来,这种矛盾不只是源于自己对名执著的心,而是因为我的疑心造成了这个矛盾,从而又引来了名情方面的负面东西。

就象《疑人偷斧》那个故事中的人,当我过不去关的时候,我就抱着怀疑的眼光看同修做的一切。不论他做什么,我都认为他在跟我对着干;不论他说什么,我都认为他是在讽刺我;甚至他和其他同修合作的好,不理我,我也认为他是在故意拉帮结伙的想要孤立我;为了缓解我和其他同修的矛盾,海外同修出来协调,说那个同修对我一直很包容,我就怀疑他们背后又谈论我不是了,并抠海外同修的字眼,越看越觉的他对我有意见,因此对海外同修和闹矛盾的同修更有意见;因为自己过不去,也知道自己状态差,所以就又怀疑大家都看不上我了,对我有意见了,想要排挤我离开这个团队了;负责人修改合作规范,我也怀疑这是针对我而来的……,越这样怀疑,就看着事情越向那个方向发展,就越助长自己的疑心。更可怕的是,受这种变异的、意识不到的疑心的影响,很多时候我找不到自己,而误以为那些疑心想出来的东西就是自己的真思维,从而被这些负面的思想带动的魔性也很大,甚至不理智的对同修发火,说难听话,过后也知道自己错了,但当时在那种状态中就是心沸腾的了不得。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过:“还有一种人,过去人家说他身上有附体,他自己也感觉有。可是一旦给他拿掉之后,他那个心病去不了,他老是觉的那个状态还存在,他认为还有,这已经是一种执著心了,叫疑心。久而久之,他自己弄不好还会招来的。你自己得把心放下,根本就不存在了。有些人我们在以前办班就给他处理过了,我已经做了这些事情,把所有的附体给拿掉了。”

是啊,其实仔细想想,海外同修根本就没对自己有意见,本来这也是师父安排的一个很好的机会,要我能够结束长期的独修,和大家有一个共同修炼、提高、配合做证实法的大事的环境,但却由于自己无端的猜测、忌恨,招来了邪恶的魔干扰自己,也干扰了团队的合作,对证实法的大事或多或少产生了负面的影响。想想以前在最困难中,在那么多人灌输给我负面的思想时,我都没有动心,依然对同修保持正念,为什么在宽松的环境下,却以另外一种形式对同修产生了怨恨、间隔的心?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这个疑心。我更加体会到,修炼中的每一颗心都是应该去掉的,只有不断的纯净自己,去掉那些不好的心,才能够真正的达到和同修之间的良好配合,才能够在证实法的路上越做越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