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高管狱中得法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我是二零零一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算起来得法时间也不短了,但是真正修炼却没有多长时间。并且很长时间处于半修不修的状态,直到自己能上明慧网,才又逐渐的精進起来。现把自己这几年的修炼状态向师尊做个汇报,并与各位同修共勉。

狱中得法

谈起我得法的经历,还是有一定的戏剧性。我原来是在一个大型国营企业做高管,整日于灯红酒绿、衣香鬓影中过着普通人所羡慕的生活。早在师父到我们这个地方办班时我就听说过法轮功,当时关系单位的一位领导就去参加了学习班,一次在一起吃饭时,那位领导极力向我们介绍了法轮功,我当时只是一听了之,根本没有想去详细了解。加上多年受的无神论的毒害,对因果善恶之事也不相信。与大法最初的机缘就这样失之交臂了。

后来我们单位也有一两个人修炼法轮功了,我听他们谈起过,那时的了解只限于祛病健身,于是向母亲推荐,目地是让她锻炼身体。那应该是一九九八年的时候,我正准备去单位同事那里请《转法轮》给母亲看,却接到母亲从另外一个城市(我们不在一个城市生活)打来的电话,说她所在的城市也有炼法轮功的,但正在被中共秘密调查,让我不要再接触。我父母那一代人,亲眼见到了中共窃国后的历次运动,早已被吓得如履薄冰,只要是中共不让干的,那是绝对不敢做。因此,我就再没有找同事。与大法第二次擦肩而过。

到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对法轮功的诬蔑造谣铺天盖地的渗透到全国每一个角落,电视上整日的滚动播出诽谤大法的话,我们单位的大法弟子也都被迫放弃了修炼。这种时候,对于我这样一个对大法几乎是一无所知的人来讲,也就放弃了再去了解的意愿。

这时,因单位牵连一件经济案件,包括无辜的我在内的公司有关人员都被收容审查。这是一件国营公司行为的经济案,完全是由于公司领导为了其政治前途、钻了国家政策的空子、有关部门监管不力才造成的。

在看守所里,我遇到了大法弟子,因为当时正是邪党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的时期,一批又一批的大法弟子被抓進看守所,而后被非法劳教、判刑。在与她们的交谈中,我逐渐的了解了法轮功并不仅仅是祛病健身,而是修炼、返本归真,也明白了到底是什么力量使得大法弟子冒着被抓、被打、甚至失去生命的风险也不放弃信仰──那就是对佛法真理的正信。

我拜读了《转法轮》(那是一个同修正念闯出看守所后设法送進来的,是同修自己制作的64开小本),从此身心焕然一新,三十多年来在红尘中懵懵懂懂、迷失的心灵终于找到了归宿。于是,学法炼功就成了我每日的功课。虽然看守所的物质条件比起在家那是天壤之别,可我的身体却比原来好了许多,原来身体虽然没什么大毛病,可终日劳碌,工作压力大,应酬又多,三十来岁就血压高,眼睛深度近视。学法炼功半年左右,就发现视力比原来好了很多,以前戴眼镜也要离很近才能看清电视,现在离很远也能看的很清。这样,我虽身陷囹圄,精神却非常好。

我的快乐让办案人员茫然不解,当他们从看守警察口中得知我在炼功时,他们也曾简单的问过我,因为得法后,我懂得了凡事都要讲真话,所以有关案情的事,我也放弃了最初为自己、为公司开脱的想法,一切照实叙述,该是什么责任就负什么责任,非常配合办案人员,也不象刚开始时对他们怀着恨意了。对此他们很惊讶,也没怎么强烈反对法轮功。所以尽管是在当时是邪党对大法進行迫害的非常邪恶的时期,看守所的警察对我这个半路走進大法的人却并不特别关注。现在回想起来,是师尊在那时给了我创造了一个比较宽松的环境,因为在当时的状况下,如果办案人员在看守所劫持给我施加压力,也许我未必就坚持的下来。

当时我所在的看守所,已经被大法弟子开创出来较为轻松的环境,大法弟子的无私与善良,感动了监室里的其他人,无论是吸毒犯还是盗窃犯,对大法弟子都很认可,对大法弟子学法炼功都没什么干扰。我得法后,也按照《转法轮》上所说要求自己,争取对每个人都好,有活抢着干,使得大家对我也是另眼相看。虽然监狱里物质条件很差,但比起在外边整日逢迎上司,同事之间勾心斗角来,我精神上倒是轻松了许多。

刚得法时,有时思想中总会冒出不信的念头,如:这件事是不是真的?这种想法时而就冒出来,我就按照师父讲的,多多学法,我发现,我的所有疑问慢慢都能在《转法轮》中找到答案。每看一遍,都会有不同的感受。逐渐的,不信的念头去掉了。

后来又产生有求的想法,求自己的案子早点结束,求邪党对大法的迫害早点结束──那样我就是幸运的人了,因为在这个时候得法,没有受到迫害就结束了,我就是不圆满也能留下来当人。总的讲起来就是为私的,只求自身的解脱,也不懂得普度众生的道理。但是,案子却一直停滞着,没有向下一步進行。当我最终放下一切有求之心,静心学法炼功时,所有的问题似乎一下子解决了。案子進展的很顺利,不久就回家了。

精進起来

在二零零四年《九评共产党》引发的退党大潮中,同修找到我,我当时毫不犹豫的就退了。在那一刻,自己猛然又警醒了,原来在内心深处对大法依然是深信的,无论什么事情,只要是师父与大法要求的,就不再怀疑,就去做。也许是因为还有这样一颗坚定的心,师父看到了,就安排我换了一份比较轻松的工作,待遇也很不错。主要是新单位的一个常人同事比较懂电脑,他不知从哪里得到的自由门软件。有一次我们闲聊,谈到中共封网的事情,他说:网是封不住的,有许多软件可以冲破封锁。于是,他把自由门给了我。

我第一次上了明慧网,当时真是激动万分,感谢师尊的安排。同时自己也很懊悔,其实以前也收到过传真上有动态网址,直接就能上动态网,但是当时总觉得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加上自己电脑知识几乎没有,怕被邪恶发现,还是怕心在作怪。

上了明慧网,看到当时的正法進程,看到同修们一篇篇心得体会,才发现自己已经落下了好远。看到好多老年同修都学会了电脑,建立了小资料点,心想自己还很年轻,工作中也用电脑,可以边学边干,也应该在资料点的万花丛中开一朵小花。因为当时认识的同修都不会上网,有些问题也无法沟通,只有自己边学边干,学着下载文件,小册子,然后打印了自己去发。有时从同修手里拿些光盘去发。其实刚开始上网时,因为不太懂电脑,过程中存在着好多安全隐患,但是因为不懂也就没有怕心。当时家里还没有电脑,就在单位打印(自己买打印纸)。早上利用别人还没上班的时候做半小时资料,有时利用周末休息的时间,有好几次都是我刚收拾好资料,就有同事来了,没有发生任何问题。于是在师父的呵护下,就这样走过来了。后来下载了《从零开始建立资料点》,一点点的学,又学会了建立加密盘,刻录光盘等等。以前觉得不可能学会的事情,因学大法开启了智慧,也都一点点学会了。家里买了电脑后,趁着先生出差(他不修炼、也反对),在家里刻录光盘后到小区发放。

突破观念

有一次从明慧网上看到同修写的一篇文章,说向公检法人员居住的小区发放资料总会被围追,我觉得可能这种小区真相资料会相对少一些。以前发放资料时,也不敢進这种小区。总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我们住的地方离公安宿舍不远,我就鼓励自己一定要突破这种观念,走進去,记得第一次進公安宿舍,那是一个周六的早晨,估计大家都还没起床,我带着帽子和口罩(还是有怕心),進了一个单元门,刚把真相资料粘到墙上,突然从楼上下来一个妇女,从位置上讲,她从上边看我的动作,应该是一览无余,当时,我吃了一惊,但好象没有预料中的害怕,我又把资料揭了下来,转头就走,她没有任何表示,也跟着下楼了,等我出了这个单元的门,看她还没有出来,我就又進了旁边的单元门,把资料粘到了墙上,等我出了单元门,她已经在我前边走远了。自从发资料开始,这是第一次被人迎面看到,(幸有师尊保护,有惊无险)。看来越是公检法聚集地小区,邪恶的因素越多,那么那里的人群了解真相的机会很少,而受蒙蔽的就更多。此后,又分期去过这种小区。自己认为:向这种小区发资料,不易多,一两个单元即可,不要连续去,可以过一段时间再去,记得曾经发过的单元,尽量不要重复。神韵光盘起到的效果会更好。总起来讲,心正是主要的。

还有一次去法院宿舍,因为提前去过这个小区,知道每个单元都有楼宇门。当时心里有一念:我去救人,一定有开着的楼宇门。我骑着自行车随便到了一栋楼,前边几个楼宇门都没开着,到了最后一个单元了,看着好象也没开着,已经到头了,也得下车,我放好车子,走到楼门口,想装作摁一下门铃再走。一到门口,才发现楼宇门就开了一条缝,不仔细还看不出来。我更加坚定了信心,進门上到二楼,从上面下来两个人,我一想,好容易進来,不管他,就又坦然的往上走,上到顶楼,从顶楼往下走,把神韵光盘分散的粘在一些门上,等我下到一楼,门又锁上了,(估计被刚才下楼的两个人锁上的)真是安排的好,如果那两个人在我来之前出门,肯定就把门锁上了,我也就進不去门了。

有个周日,我在一条街上逛服装店,主要是为了当面发放神韵光盘。无意发现一个店铺旁边就是刑警中队,当时想進去,又产生了怕心,因为这种地方门卫比较严,又是个周日,想说找人都不可信。于是,我就走了,逛了几个店后,想想让我看到这个地方也不是偶然的,再去看看有没有机会進去,回到中队门口,正好一位中年妇女也往里走,我就跟着進去了,她進去后门卫就问她有什么事,趁他们说话的时候,我就把一张神韵光盘放在了门口的一张桌子上,转头走了。通过这几件事,感觉只要有坚定的一颗心,师父就会给我们安排机会救人。

大部份朋友都不知道我修炼法轮功,也没跟他们讲过真相,偶尔讲过一两个,也是抱着许多不好的心去讲,加上为了做事而没找时间学法,讲起来没有什么效果。和陌生人讲真相又觉得不知从何说起,越发觉得自己学法太少了。

有一段时间,单位不忙,我就把《转法轮》和师父一些讲法下载到电脑上,有时间就在电脑上看,通过多学法,心性也提高上来了,以前每到刻光盘和做资料时就着急,跟孩子(也修炼)发火,一刻不好或者就说她捣乱。弄得孩子也不高兴。通过学法,心态也平和了许多。看来光做证实大法的事还不完全是真修啊!

原来在看守所认识的一位同修,出来后就不修了,两年前在商场里偶然遇上,当时觉得不是偶然的,想帮她,可是又觉得无法说服她,想给她资料看,人家又不看,自己也不敢说能上网,就不再联系她了。前一段时间她又和我联系,我想不能再失去机会,就给她下载了几期《明慧周刊》和师父近期讲法,她这次也接受了(同时还有她以前认识的别的同修也在帮她)。在与她谈话的时候,自己也感觉讲话有了力度,后来又克服了怕心,带她到单位上明慧网让她看,也带给她很大的震撼。

因为我是悄悄得法的,同事朋友都不知道,自己也因为怕心爱面子等心,不愿意跟同事朋友讲。后来周围的朋友们,有些人得了癌症,我就渐渐突破自己,拿法轮功真相护身符给他们,叫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拿神韵光盘给他们看,这时发现一旦突破自己,放下怕人说的心,人们接受起来还是很容易的。

家人受益

自得法以来,都是自己偷偷看书炼功,不敢和家里人讲,怕他们阻拦。虽然大家聚在一起时都在骂中共,但是内心深处还是对它存着恐惧之心,都认为胳膊拧不过大腿,不愿破坏这看似平静的生活。说起法轮功,家人都抱着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所以几年来总觉得家庭环境开创起来很难。

因为我日常生活中总能以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使得家人开始也很奇怪,因为我以前是个很强势的、自私的人,怎么忽然变得平和了,凡事也不想着占上风了。于是,我就一个个的和他们单独讲,讲我身心受益的感觉,讲大法洪传的美好。先是母亲突发心脏病,于病危之时接受我的建议,带上了护身符,时常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恢复的非常快,药量也在逐渐减少,现在她也在看《转法轮》了,只是因为害怕还不敢和外人说。

父亲是个很顽固的人,虽然对邪党很反感,退党也很积极,但是对大法还是存着许多误会,诸如“围攻中南海了”,“不讲忍了”,有时为了怕他乱说,我们都不愿意跟他说这个话题,后来家里买了电脑,我们就给他放《我们告诉未来》,还有《梅花诗》等一些预言解释给他看,看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发正念,清理干扰他的一切邪恶因素。虽然他嘴上说不看,但是真开始放的时候他看的也很认真。现在有时当我们守不住心性时,他还是会来一句:“不是讲真善忍嘛,你们做的还不如我呢!”

我从小就是个自私又不怎么善良的人,但是因为会做一些表面文章,学习又好,而妹妹从小性格很怪癖,很偏激,所以父母和亲朋好友都比较喜欢我,不喜欢妹妹,当然我们姐妹的关系也不会很好。年龄大了后好一些,但是我从内心深处看不上她、嫌她。得法后,我尽量做好自己,也偶尔给她讲讲真相,因为怕她思想简单,不能理解,所以没有深入跟她讲。没想到她的悟性却非常好,第一次看《转法轮》,就说了解了她从小没人给她解的迷,就是“人为什么会来到世界上?”“人生的目地是什么”我不禁为自己感到羞愧,其实正因为她思想单纯,她的悟性要比我好的多。她很积极的学法炼功,并感到小腹部位有法轮在转,半梦半醒中还觉得身子在往上飘。以前她性格偏激又暴烈,结婚后在家里也算是说一不二,妹夫做的不如她意就大嚷一顿,妹夫很怕她。学法后,她在逐渐改变自己,对妹夫和公婆也好多了,她自己说如果再嚷嚷时就会头晕头疼,是大法在逐渐的改变她。所以妹夫也很支持她学法炼功。妹夫是个电脑高手,就教给她上明慧网,下载经文看。所以妹夫也受益了:有一次晚上妹夫在路上骑自行车,被一酒后驾驶的司机开车把自行车撞了出去,他人落地时却没什么大事。当时在场的人都说要是胳膊腿着地非得骨折,他却是坐到地上,是最不怕撞的位置着了地。从此妹夫对大法更有了正面的认识,也在妹妹的带动下炼功了。

我丈夫是个很善良的人,对父母兄弟都很有责任心,他家人多,谁有困难他都会尽力帮忙。也比较相信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出门旅游也是见庙就烧香。但是因受邪党宣传,他的思想中对大法怀有不好的想法,所以我也不敢告诉他。但是他发现我的性格在逐渐的变好,以前我对他家人都是没什么感情和责任的,不愿意跟他回家。修炼后主动关心他家的事情,尽量找时间陪他回去。他有时开玩笑的跟孩子说:“你妈怎么转了性了?”我有时在沙发上盘腿坐着他也会注意一下。闲聊时我们会谈到法轮功,我们的电子邮箱里都会收到一些有关大法内容的邮件。他逐渐的对大法也有了一定的了解。所以当他身体不舒服时我会笑着劝他,“教你炼炼功吧,你看我现在身体多好!”我以前不愿意跟他说就怕他很反对,没想到他也就淡淡的问一句:你炼了多久了啊?好象人家以前就知道似的。真是自己念一正,师父就会帮你。以前就是自己怕心太重,所以总觉得家庭关估计是突破不了了。其实还是为私的一念在控制自己。丈夫也是个悟性很好的人,一开始炼功身体就有感觉,学法也進步很快,可能是他根基比较好吧,对法理理解也很快。那是我原来都不敢想象的。

女儿从小身体不好,上学时只要班上有感冒的就会传给她,从上初中开始,我教她炼功、带她一起学法后,她再没吃过一片药。有一年冬天甲流流行时,班上好多人都发烧,学校还停了几天课。她也只是流了几天鼻涕就好了,也没吃药。初中学习很紧张,但我们还是抽时间学法炼功。她喜欢学法,不怎么爱炼功,刚开始催她炼功时,我就很着急,有时还会用很不善的语气训她。后来发现这样也不对,即便是为她好也不能采取训斥的方法。我在督促她炼功的过程中也修去了自己的焦躁等心。中考前时间很紧,作业量很大,我们也尽量抽时间学法,每天炼一套功法。她平时在班上成绩中等偏上一点,中考前有家长给我们建议,可以找人帮孩子做一个创新奖(就是作假),中考可以加五分。我和女儿商量觉得不能做这个假,一切顺其自然。结果女儿考试发挥的不错,中考成绩是她三年来最好的成绩。

因为自己是在七二零以后得法的,就对自己要求不高。其实正法形势走到今天,不应再分老弟子还是新弟子,都应该尽自己所能证实大法。今天把自己的心得写出来,希望也能起到鞭策自己的作用吧。

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