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电话语音(唐山、秦皇岛、武汉、松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

  • 营救叶红霞(河北唐山)

  • 营救韦丹权(河北省秦皇岛市)

  • 语音: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绑架十余法轮功学员事件

  • 语音:湖北松滋市黄万平被劫持 家人陷入困境

  • 营救叶红霞(河北唐山)

    下载语音(2.9MB,3分钟29秒)

    朋友您好,您现在接听的电话是免费的,而且对您非常重要,时间约三分半。

    我想跟您说的是唐山南堡开发区公安分局的恶人恶行。自九九年以来,冀东监狱因残酷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而恶名昭著,而作为冀东监狱所在地--唐山南堡开发区的公安分局在此期间也一直是善恶不分,充当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下面是一对夫妻法轮功学员所经历的迫害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上午,冀东监狱医院内科医生、法轮功学员叶红霞正在家休班,被医院政办室主任刘艳平电话叫走,说是院长岳玉芬找她有事。叶红霞来到院长办公室后,遭到已等在那里的唐山南堡开发区分局李全丛等人非法传讯。因叶红霞不配合迫害,被劫持到开发区分局,分局恶警搜走她家的钥匙,私闯民宅,非法抄家。

    当天下午,叶红霞被绑架到唐山长宁道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十二月九日由家人接回。不到十天,十二月十七日,唐山南堡开发区分局李全丛、袁国庆等人再次闯到她上班的地方,以到分局核实情况为由,将叶红霞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非法劳教。这期间,恶警李全丛、袁国庆等还一直骚扰叶红霞的丈夫、孩子和父母。叶红霞的工资待遇也被冀东监狱剥夺。

    早在二零零三年十月,叶红霞的丈夫,原河北省盐务局南堡盐业分公司财务科长、法轮功学员庞永胜在发真相资料时,被受谎言欺骗的人举报,遭到冀东监狱公安处肖桂林、李文明等绑架,恶警协同冀东监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唐山南堡开发区分局的杨策等非法抄家,由单位出面劫持到河北省盐务局南堡盐业分公司非法关押半个月,叶红霞也被所在单位冀东监狱医院非法关押一周。

    二零零四年二月,庞永胜本着善意去找单位负责人讲清法轮功真相,结果负责人竟通知公安分局杨策、将他绑架到唐山纺织学校洗脑班迫害三个月,庞永胜在那里遭受了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不许睡觉,整天站立,被毒打,人瘦了一大圈,并被免去财务科长的职务。

    善良的朋友,以上您听到的叶红霞夫妇的遭遇只是唐山南堡开发区公安分局大量迫害事实中的一个典型例子,叶红霞目前仍在开平劳教所遭受非人的折磨。希望您从以上简短的迫害真相中,认清中共的邪恶,从内心深处否定它、摆脱它控制,尽自己所能,向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伸出援手,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谢谢您的收听。


    营救韦丹权(河北省秦皇岛市)

    下载语音(4.4MB,5分钟17秒)

    朋友您好,您现在接听的电话是免费的,而且对您很重要,时间大约五分钟,

    据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一日报道,原河北省秦皇岛市海关飞机场军官,法轮功学员韦丹权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饱受酷刑折磨。目前韦丹权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冀东监狱,而且已经被迫害的出现严重肺结核,反复咯血、心脏病、胸膜炎等症状长达三年,生命垂危。家属依法要求保外就医,但狱方百般刁难,不予放人。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六日下午,韦丹权被山海关区南关派出所警察绑架。警长王立军给他上背铐;副所长朱颖打他耳光、用胶皮狼牙棒毒打他的面部和耳朵,致使他失去知觉。毒打他的后背脊柱及双腿,当即使他瘫倒在地。在近四个多月的酷刑折磨下,韦丹权患了肺结核。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五日,山海关南关派出所警察付勇等人未经任何法律手续,直接把他送到唐山荷花坑劳教所。在荷花坑劳教所,韦丹权遭受了“坐板”和“钉墙”等非人折磨。“坐板”是逼迫法轮功学员长时间坐在一个高仅二十公分左右,长约三十公分左右,宽只有十公分的小木凳上,而且要求双腿垂直地面,双脚与肩同宽,上体正直垂直地面,坐不好时,立即遭到值班犯人打骂。“坐板”是一种非常残酷的肉体折磨,许多人,包括韦丹权的臀部都坐烂了。坐得时间长了,人都站不起来,有时人站了起来,凳子上还被粘着臀部的烂肉。“钉墙”就是让人双膝跪墙,双脚离墙10-30公分,脚跟抬起,身体贴在墙上。

    二零零八年六月,韦丹权被山海关法院非法判刑四年,目前他的病情严重恶化,生命垂危。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五日,家属去看望病危的韦丹权,下午三点三十分左右,所有来四支队会见的家属都走光了。韦丹权才由李队长、吴科长、李得林院长等在一名举着录像机的警察监控下会见。李院长同时告诉家属,韦丹权属反复发作型,现在因多年肺结核已产生抗药性。

    说话时家属抬头看见坐在沙发上、瘦得已经皮包骨、戴着口罩的韦丹权,两腿不自主的发抖,用手按膝盖腿还是抖个不停。韦丹权说:我被送到冀东监狱时,就有肺结核,监方一直没说有,就接收了。我在五支队时昏死过去五、六次,醒来后监狱一直说我没病,直到咳痰中有血了,才去检查,说得了肺结核。我现在呼吸费力,两手臂发麻,两胸疼痛,咳嗽时双腿发麻,走路全身没力气,腿总是发抖,现在双腿又有风湿了。

    韦丹权因说话而导致呼吸不畅,脸憋的通红。当班李队长一看立即强制结束会见。韦丹权站起来往外走,但刚走到门口,也就十几步路就手扶窗台再也迈不动步了,李队长让犯人将早就准备好的放了一个塑料凳的平板车推到韦丹权跟前,将韦丹权扶上车推入监区。

    亲爱的朋友,韦丹权所受的迫害,只是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在过去十二年来所经历迫害的一个缩影,至今,经核实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达到3437人,上百万的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关押、酷刑、失踪、甚至被活体摘除器官。

    古人说:“善恶之报,如影相形;近报自身,远报子孙”。其实在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这些部门,重病发病率和非正常死亡率都远远高于其它部门。您想这能是偶然吗?如果您的亲人朋友有从事直接或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工作的,为了他们和家人的安全,您可要告诉他们不要做这样害人害己的工作,也请您对法轮功学员伸出援助之手,告诉其他朋友这些迫害的真相,愿您和家人有个美好的未来。

    谢谢您的收听!


    语音: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绑架十余法轮功学员事件

    给武汉市民:

    下载语音(4MB,4分钟51秒)

    武汉市民朋友,您好,这是免费电话,告诉您发生在您身边的一起真实事件。

    2011年4月20日前后,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一处刘南华、焦健、邱汉华、蔡恒、薛涛等人突袭绑架了武汉市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并抄家,将家中翻的一片狼藉,留下满地烟头和饮料瓶,抢掠了大量财物。至今刘南华、焦健一伙仍拒绝告知家属人被关在何处,家人担心一处警察像以往一样滥用酷刑、密造伪证进行诬告,每日寝食难安,心急如焚。

    长期以来,武汉市局一处人员为了私利,背弃良知,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干尽了伤天害理的事,而且下手恶毒。每次绑架抄家时,都抢走现金、存折、电脑、手机、首饰、车辆等贵重物品。常常要勒索5000至几万元不等的金额,才肯放人。

    为了通过迫害捞取政治资本,一处自一九九九年以来,系统地对全市法轮功学员进行跟踪监视、电话监听、绑架、抄家、滥施酷刑,如毒打、不让睡觉、开水烫等,为劳教、判刑收集编写伪证;同时,还参与中央电视台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造谣电视片的拍摄和其它媒体的各种诬陷、诽谤和造谣,成了活脱脱的黑社会组织。

    此次黑社会式的绑架,与邪党头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四月初到武汉有关。市公安局根据周永康的授意,成立了一个所谓“联合行动小组”;由一名副局长负责,直接指挥市公安局一处(即国保处),六处(即技术刑侦处),武昌分局国保大队,青山分局国保大队等。在市公安局的直接指挥下,采取长期监听、跟踪等特务流氓手段进行,其中一处起了主要的作用。

    参与过对法轮功学员刑讯逼供的还有“一处”一科的队长戴忠维和黄海喆、张宁、刘华、康宝等人。

    市局一处恶贯满盈,人神共愤!在此强烈呼吁:立即释放被市局一处非法秘密绑架的所有武汉市民,立即依法逮捕武汉市公安局一处所有扰民警察,给广大市民一个说法。

    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等五名迫害法轮功首恶已经被西班牙国家法庭以群体灭绝罪和酷刑罪起诉,阿根廷联邦法院刑事及惩治庭第九法庭下令逮捕江泽民、罗干;美国国会几乎全票通过的“605”决议案,明确提出解散“610”组织等等,全球追究其罪恶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当前,全民追查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大潮在中国大陆各地风起云涌!因为这不仅是对法轮功的迫害,更是对中华民族的毁灭性的犯罪,也是对人类的毁灭性的犯罪!

    此次被非法绑架的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包括:冯震、李国华、李火生、韩淑华、田细娥、付国启、蔡秀英、朱汉斌,熊炜明、夏阳、朱春莲等,希望他们的人身安危能引起广大武汉市民的关注,伸出您的援手,听听追查国际的呼吁,行动起来,全面追查中共“610”组织和公、检、法、司等系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性迫害的罪恶!制止迫害,审判罪犯!

    “善恶有报”真实不虚,十余年来,各地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事例层出不穷,前市政法委书记程康彦行恶株连其父母遭恶报、前市公安局长杨世洪被判无期、一看守所副所长肖琳三十二岁得怪病死亡、所长何艳得癌症,这都是前车之鉴。

    所有的涉案人员立刻停止犯罪,并记录和揭露其他人的罪行,争取立功赎罪,不要在这个历史的重大关口作中共的殉葬品。

    给武汉市各级部门:

    下载语音(2MB,2分钟28秒)

    武汉市各级部门的工作人员,您好,我是武汉市一名普通市民,有一急事相告:

    “五一”假期,本人正在联络亲友,准备出游踏青。不料下午与亲友通电话方才得知,一亲属于四月二十日突然失踪,我们全家老少心急如焚、四处奔波打探消息,才知道是被武汉市公安局一处警察秘密绑架了(一处绑架市民时均穿便服)。市局一处警察拒绝告诉我们亲属被关在何处。十多天来亲友全家寝食难安,愁容满面。

    经多方打听,2011年4月20日前后,武汉市公安局一处共非法秘密绑架了十多位武汉市民,闯入民宅强行搜查、抢劫电脑等私人物品,绑架时,避开家人;事发后,不告知家人绑架理由和关押地点,毫无司法程序可言。我们亲属有理由怀疑一处滥施酷刑,炮制伪证。武汉市公安局一处警察视宪法、刑法如同儿戏,执法犯法,真正的罪无可恕!

    我们纳税人出钱养活武汉市公安局一处的警察,他们却肆无忌惮的绑架、酷刑折磨、企图诬告我们的亲属,天理何在?!仅仅因为亲属的信仰是法轮功就能随便抓人吗?宪法里明白写着公民信仰自由,怎么连人的基本信仰都要被践踏呢?市公安局一处警察执法犯法、不可一世、狂妄之极,滥用我们纳税人的血汗钱吃喝嫖赌,光天化日之下任意罗织罪名绑架市民,捏造伪证诬告好人!

    强烈呼吁王国生省长:

    立即组织专人调查市局一处4.20恶性绑架市民事件,释放被非法秘密绑架的所有市民。

    立即逮捕武汉市公安局一处扰民警察及其幕后指使者,给我们武汉市民一个说法,我们纳税人养活的是爱民警察,而不是专搞恐怖的本。拉登基地组织。

    如果王国生省长大人也无视纳税人的疾苦,我们亲友团只好上访讨个说法。


    语音:湖北松滋市黄万平被劫持 家人陷入困境

    下载语音(1.8MB,2分钟17秒)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八日上午十点左右,湖北省松滋市法轮功学员赵梅、黄万平在松滋市杨林市镇赠送弘扬中华五千年文化的神韵光盘时,被恶人构陷,遭到杨林市镇派出所警察绑架,现在被关在松滋市看守所刑事拘留。据说,赵梅和黄万平面临非法判刑。

    法轮功学员黄万平的老伴由于失去了黄的照顾,其家人准备将老人送到福利院。要知道,进福利院,不交钱恐怕是不行的。而且老人生活起居完全无法自理,如果进了福利院,失去了老伴的无微不至的照顾,其后果实在是难以预料。黄万平家的子女的条件也不是很好,天天要上班,一天不上班,就不行。

    黄万平,女,七十岁左右,是湖北松滋市市区居民。十年来,法轮功学员黄万平一边要照看老伴,还要给上学的孙子做饭菜、洗衣,很了不起。她的老伴是七十多岁的老人,十年前因为车祸,生活起居完全无法自理,吃饭、上厕所都不会。她每天还要把老伴扶着下楼走走。老伴在她的精心照看下,红光满面,不象一个病人。她十年如一日的精心护理老伴,受到亲朋好友、街坊邻居的一致好评。

    现在中共邪党又要毁掉这个家庭,我们紧急呼吁社会各界正义人士能伸出援手,制止迫害。也希望湖北松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这些人,能将心比心,良知苏醒。为了你和家人有一个未来,立即停止作恶,无条件释放黄万平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