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份子学大法和有条件信师信法

读新经文《什么叫助师正法》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今天读到了师父的新经文《什么叫助师正法》,想到自己以前悟到的一些东西,写出来跟各位同修交流一下。

我在人间的学历比较高,面对一些需要理解的东西(例如一篇文章)时,我有一个常用的思维方式,就是去思考“为什么作者会这样构建文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切入点”,“这样写文章的目地是什么”,等等。这种思维方法对我在常人中的研究确实起到了作用。

因为师父讲过:“知识份子学大法,要注意一个最为突出的问题,就是把大法当作一般常人中学习理论著作的方法来学,象选择有针对性的名人语录来对照自己的行动一样的学,这对于修炼者的提高是有阻碍的。”(《精進要旨》〈学法〉)所以在自己逐渐养成这种思维方式的时候,也同时意识到了这种思维方式的存在。在学法中或者思考师父的讲法时,这种思维方式一出来我就能意识到,基本都能保证不进入到那种思维方式中。

而在看到《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弟子:师父说什么就信什么、不再更深的多想,这种状态对吗?”“师:神看一定会认为这人太好了,但我还是要他多看书多学法。”我悟到前面提到的这种思维方式,虽然面对常人中的学问可以分析出一些常人作者的写作目地,遣词造句的方法,文章背景等等,但是依据的判别标准和分析方法大多都是常人层次中的。而对于修炼者,由于层次不同,这种思维方式可能就会带来理解上的疏漏与偏差,所以结论至高也超不出自己所在的层次。更不要说用这种思维方式去学法,那是根本就无法衡量的,反而会导致什么都学不到。就象师父说的:“最忌讳的就是第一次看《转法轮》的人,抱着人的观念衡量法:噢,这个地方讲的好,那个地方好象是我有点怀疑。那么整本书他都会白看,什么都得不到,这太可惜了!”(《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之所以提到这种思维方式,是因为在《什么叫助师正法》以及前面的《再精進》中,师父都提到了实际做事中改变了师父的要求这种情况。学员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我认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认为自己的想法能够达成更好的结果,认为修炼应该听师父的,做事自己更有人中的经验和知识,把做事和修炼割裂开来,而且忘记了:我们没有那种智慧衡量师父要求的每个做法中包涵怎样的考虑,也没有资格来衡量师父的要求。如果认为自己的想法、做法比师父要求的更好,这在某种程度上,就跟《转法轮》中提到的“还有一些僧人用自己所参悟的东西当作释迦牟尼的话在讲,不去讲释迦牟尼原来的话了。这样致使佛法面目皆非,根本就不是释迦牟尼所传的法了,最后就使佛教中的佛法在印度消失了。”一样了。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不敬师敬法,不信师信法,有条件的信师信法。

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中讲到:“特别是作为正法来讲,我要走的路我为什么这么坚持,因为那是在开创未来。我在宇宙中所做的那一切,那是最值得珍惜的,那是我将来要肯定、我承认的。不是我要的,那是不能够承认的、不能被肯定的,那是耻辱。”身为大法弟子,不去做师父要的,怎么能行呢?相反这种有意改变师父要求的做法,反映出的是我们根本上把法摆在怎样的位置。从这点看,如果不立即纠正自己的心态,会造成我们自己无法衡量和弥补的后果。

当然,作为我本人来说,并没有参加过太大面积协调或者是多人协作的项目,所以并不清楚项目有些时候面对的具体困难。只是本着切磋的想法写出一点东西,跟大家交流一下也请各位指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