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念而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在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被绑架,由于当时法理不清,有做的好的,也有做的不好的,但是我能体会到,“念”动,事情也随之变化。

我带着一个五米长的条幅去的北京,在天安门,我和同修将条幅打开,随即被武警抢走,将我们推上了依维柯车,拉到了一个地方,那里关押了有很多的同修,没报姓名的关在一起,报姓名的关在一起。我当时认为走出来证实法,就不怕关押,不懂不承认迫害的法理,主动报了姓名,然后本市驻京办的警察将我们接到了驻京办事处,那里还有几个本市的同修。在那里我没有怕心,给所有的警察讲真相,他们也没为难我们,有的警察和同修打上了扑克。我则走出房间到外面给我单位在家的同修打了个电话,告诉同修我现在的情况,然后我又回来了(法理不清,只知道不怕,不知不配合邪恶的迫害)。警察这才知道我走了,问我什么时候出去的,他们都不知道。

还有一个农村的老同修,没有钱,自己好容易攒够了火车票钱才来的北京,连回去的路费都没有,听到这个情况,我们有几个同修每人给她一百元钱,那里的警察头子告诉我们不要给她太多,让她揣好,不要让当地去接的人搜走。可能我当时表现的比较好,警察知道我是大学生,都愿意和我交流,我就不断的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也愿意听,那个警察“头”还说出他经历的一些超常的事。有一个岁数较大的警察(好象信基督),还单独问我一些修炼的事,他说有个亲属有肝病,如果真心炼法轮功能不能好?我明确的告诉他,只要真心学肯定会好,看的出他是真信了。他们是本市各个公安分局调派的警察。我呆了一天就被单位来的人接走了,但他们把他们的通讯地址、联系方式都留给了我,那个警察头在我上火车后还给我打了个电话。不知别的同修经历是什么样,说这件事,我只是想说明,只要我们明确自己是大法弟子,没有怕心与成见,真心的对待他们,他们也是可度之人。另外我们心胸坦荡,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师父就会保护我们,只是我当时法理不清,没有做好,接着承受被非法关押的迫害。

那时,我们周围的同修進京证实法的人不多,可参照的做法也没有,就凭自己的悟去走每一步。单位来了三个人到北京接我们,返回的火车上,我又给这些人讲真相,没有一丝怕和顾虑,好象周围没有人一样,毫无顾忌的、理性的讲真相,有问必答,理直气壮,根本不觉的我是被他们看着,最后其中的一个领导说了,“我看出来了,你们以后都得去北京。”确实在零一年新年前后,我们单位的同修陆续都走上了天安门,而且大多顺利的回来了,没有影响工作。

回到本地,单位的车将我们直接拉到了辖区公安分局。这之前,我一直正气凛然,没有丝毫怕心。可是当我看到丈夫在公安分局的门口出现时,我心一动(不是怕,是一种愧疚),立即想起《洪吟》〈人觉之分〉,心一下就定了下来,我知道任何因素都动不了我。在公安分局,我一直坦然面对,理智的应对警察,保护同修,警察对我也很和善。而另一个同修,见到她丈夫后,心里就不稳了,警察也专门针对她,让她写放弃修炼的保证,当她写了后,警察撕了,又让她写骂师父的话,她不写,警察就不让,而她丈夫也开始打她,让她写保证,而且她丈夫让我丈夫劝我写保证,说我写了他妻子就能跟着写,我丈夫却说管不了我,不劝我。这个过程中,我一直没有动心,负责办案的警察一直很尊重我,也没劝我。我当时的心里就是你来什么招,我就如何应对,不配合邪恶、不承认迫害的正念,所以最后还是把我俩都送進了看守所。这里我想说的是,邪恶的迫害都是冲着我们的执着心来的,而且邪恶无孔不入。

進看守所时,我身上带着手抄的《洪吟》。警察要搜身,手里拿着一本缩印本《转法轮》,向我显示是她刚搜出来的,我知道这本书是和我一同進京的另一个同修的,而且我知道同修将这本书藏在哪里而被她搜出来了,当时我头脑中立刻显现出一句话:“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我很坦然,结果警察没将我带的《洪吟》搜出来。把我送到监室,结果这个监室的同修正好缺《洪吟》。我们非常感谢师尊的呵护。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由于正法的法理不清,主要在去个人执着心上比较注意,每天向被羁押的人洪法讲真相,有的人得法跟着学法、背《洪吟》。在看守所里,同修炼功时,都要被警察用黑胶皮管和电棍打,而且连带着常人受罚,看着这样我也没炼功。

我意识到自己有怕打的心,既然有执着心,就得去,就不怕挨打,我也参与晨炼,结果警察就专打我,可是我却不觉的疼,是师父看到我坚定的心,替我承受了。各个监室坚持炼功的人都被集中到看守所的大厅中,我们仍坚持炼,警察问谁领大家炼的?我说我们都想炼,结果警察认定了是我领头的,打我,我没觉的疼,可她自己的腰却扭了,气的她把整个监室的常人都连带受罚,有的被罚站,有的挨打。结果有的同修动了情,哭了。邪恶真是太坏了,我不怕打,但邪恶警察说你不怕,让男犯收拾你,这是我始料不及的,我日常中向来不愿与男人接触,在这个环境中会是什么样呢?结果我放弃了炼功。

邪恶的怨气没消,白天又折腾我们这些炼功的人,让我们在看守所的大厅中跑圈,有戴脚镣的同修也让跟着跑,当时的同修都缺乏反迫害的意识,我们就承受着。我是一个篮球运动员,对于跑步我不怕,一直跑也不累(有师父加持),男警察也和我比跑,跑一会累的跑不动了,说你们一天就吃点窝头,怎么这么有劲呢?我觉的我是在证实大法,没有悟到是邪恶的迫害。

在关押期间,我不断的查找自己的执着心,快到二十天时,我觉的实在找不到执着心了,不应该在这里呆了(一点也没有怕关押的心),应该出去了,结果第二天我被接回了家。

回想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关押的前后过程,无论做的好和不好的方面充份的体现了随念而动的理,所以只要我们学好法,坚持实修,没有过不去的关,邪恶也不配迫害我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