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农村大法弟子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八日】讲出这些,是想通过我一个普通的法轮大法修炼者见证法轮大法的神奇与美好,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的救度之恩与佛恩浩荡。

一、神奇得法

我是一位农村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二岁。一九九八年三月得法。得法前我一连三天晚上做同一个梦,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说:“去炼法轮功,李洪志是来救人的,你去找某某(某某是同村人的名字)。”我觉的很神奇,找到某某,把梦境说了一遍。

原来他就在修炼法轮功,他说我缘份大,是李洪志老师领我来的。当时他就教我炼功,并送我一本宝书《转法轮》。我觉的这本书非常好,喜欢与同修一起学。因我是个文盲,不识几个字,只好听同修读,我跟着。

神奇的是一个月后,我自己也能顺利朗读师尊的大法经书法了,所有大法经书上的字好象我都认识。并看到身边有无数的法轮在旋转,我知道这是老师在给我净化身体。

我一个体弱多病的农家妇女,炼功后感到一身轻,皮肤细嫩,白里透红,浑身充满了活力,完全是一个健康的人。十三年来,靠着对大法对师尊的坚信,稳健的走在正法修炼的大道上。

二、维护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铺天盖地的邪恶象天塌一般的压了下来,到处是邪恶,到处是谎言,才得法一年多的我无名的流泪不止,彻夜难眠:“师父遭诬陷,大法遭迫害,我不能坐在家里光哭,我要去北京揭露谎言。”我的儿子跪在我的面前哭诉、阻止我去北京。这时好象久远的誓言在我脑海中显现,我脱口而出:“我要去北京说明真相,为师父鸣冤,维护大法,谁也拦不住。”

我和同修冲破重重阻拦,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与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们一起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和同修平安的回到家中。

三、正念闯出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六月的一天,我正在农田里干活,突然遭受一伙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恶警的绑架,被关押在邻县的看守所迫害。我不配合恶警的提审,恶警就不断的恐吓我:说要把我送到深山里,把我送到大沙漠,把我送到劳教所,把我送去喂鳖等。我不为其所动,一直不断的背法,发正念清除迫害大法的邪恶。

后来要把我送去劳教所迫害,我说送不走,结果恶警用警车拉着我,一天转了六个地方哪里也不收我,晚上,又把我拉回看守所。中间送我的四个警察不断遭报,一个在车门口把脚崴了,一个肚子疼,一个心里慌,一个浑身难受……,他们都说,送法轮功去劳教(迫害)会倒霉。迫害我的所长说,送不走,叫她喂鳖去。我当时不知道看守所还养有鱼鳖,以为他们在骂我。

后来又有四位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和两个信主的常人被邪恶要送劳教所迫害,我和同监室的同修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许迫害法轮功!这惊天动地的一幕带动了很多监室的同修及明白真相的常人一遍一遍的跟着高呼,极大的震慑了邪恶。开车的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没了反应,负责押车的副所长拉着我的手说:大姐,你歇歇,你喊的半边城都听见了。

送人的车开走后,我和同修们不断的发正念解体邪恶,解体迫害。晚上十点钟,同车去的四位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和两个信主的常人又同车拉回了看守所,劳教所拒收(因两个信主的常人明真相,也跟着高喊大法好)。大家抱在一起又哭又笑,感念大法的超常威力和师尊的慈悲呵护。

为了抵制六一零邪恶的长期关押和迫害,我和同修们开始了集体绝食抗议,我们每天都在背法和发正念,溶在大法中。看守所长与办案的恶警说,放他们走吧,他们整天嘴里嘟哝(是我们在发正念清除邪恶,解体迫害),把养的鱼鳖都嘟哝死了。就这样,我靠信师信法的坚定的信念,堂堂正正的闯出了看守所,汇入了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正法洪流中。我更加深刻的悟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的法理。

四、救度众生

二零零三年的夏天,本地的资料点被邪党破坏,资料来源中断,致使本地同修看不到师尊的新经文、《明慧周刊》和救度众生的真相小册子。我心里很着急,我克服重重的困难,千方百计的寻找曾被非法关押在黑窝里认识的市内同修,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联系到协调人,解决了资料来源问题。几年来,我不辞辛苦,风里来雨里去,大包小包往农村带,使本地的同修与正法洪势紧密相连。同修们撑起了在农村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一片蓝天。

集体学法切磋交流是师尊留给弟子们的学法形式,我们通过集体学法,悟到讲真相救度众生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更感到时间的紧迫。无论是夏收夏播、秋收秋播的大忙季节,还是刮风下雨、白天黑夜、酷暑寒冬,我们都没有停止过救人的步伐。我们农村的大、小村镇、公路两旁、街道两旁、农贸市场及周围三十几里的各个角落都散发遍了大法真相资料小册子、《九评》、神韵光碟、真相贴、油漆喷写真相贴等。通过大法弟子的不断讲真相,所有的农村干部都明白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功是受迫害的,都退出了中共邪党的党、团、队。

村干部明白真相后,他们多次化解了恶警的排查、搜查,保护了大法弟子,选择了美好的未来,得到了生命的救度。比如邪党上海世博会期间,我正在农田里拔草,邪党镇派出所恶警突然来到村中,要搜查我家。村干部事前也不知晓,就随其一起来到我家,正好老伴在家。恶警進到老房搜一遍,什么也没找到,又要搜新建的新房,老伴说,新房是娃的,没钥匙。随去的村干部说,对,新房是娃们住的。恶警不了了之,离开了。其实村干部知道,新房是我住的,大法经书都在里面。天黑后我从农田里回到家才知道此事,我双手合十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又一次保护了大法弟子,也为明白真相的村干部的善行而高兴。

五、神在人间

师尊在二零零五就给大法弟子讲过:“这是生命在这一层次中的状态,但是正法中的情况是由大法所主持的,是由大法救度众生的要求而变化的。其实这时大法弟子行神事是必须的,因为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已经不是第一位的,正法中救度众生、从组大穹才是目地。正法之事、救度众生之事一定要做,那就得破除这种环境障碍,证实大法。”(《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大法弟子行神事,从我得法的那一天起,十三年来在正法修炼的路上,处处都在体现着。

有一次我去取资料,不料天下起了大雨,我又没带雨衣。我就想:师尊别叫雨淋湿了救度众生的真相资料。果然我骑自行车跑三十多里回到家,我身上的衣服全是干的,一大包真相资料全是干的。我双手合十,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

二零一零年五月我骑电动车去办事,因刮风下雨,雨衣被风吹起来挡着了我的视线,一下子撞在一辆拉沙子的汽车上,当场就昏了过去,是来取命的。额头到眉尖处挂了一个三尖口子,肉皮往外翻着,满脸是血,脑后勺磕了一个比鸡蛋还大的血包。司机吓坏了,他认识我,马上联系到我的孩子们,把我送進了医院,伤口缝了十二针,脸肿的连眼睛都看不见东西了。我醒过来后知道司机怕我讹他,我就告诉司机:“我是法轮大法弟子,我没有事,您走吧,我不会讹您。我要告诉您的是您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常默念,有福报。”那人非常感谢我,并说我今天遇到好人了。我说,您别谢我,要谢您就感谢我的师父李洪志先生,是他教我这样做的。我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我坚定的信师信法,一切由师尊做主。当天夜里我忍着疼痛坚强的坐起来背法、炼功、发正念。四天后我说服家人和医生,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有师父保护,没有事的,毅然出院。回到家中我按师尊的要求做我应该做的事,不到十天我一切恢复正常,缝了十二针的额头连一点疤痕都没落。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替我承受了一切,我按着师尊的要求做,又一次见证大法的威德与神奇。

六、大法之福

师尊在《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学大法就是福,去掉常人心后,大法会给弟子带来福份”。同修在切磋交流中都有同感:修大法是幸福的,我在这方面感受颇深。

几年前,我去棉花地打农药,装一桶农药水打一来回,再装时发现农药瓶不见了,找一阵也没找到。我就想,大法弟子在今天遇到的一切事都是有原因的,是师尊在点化我,不要杀害生灵。我高高兴兴的回家了。老伴问我,打完了?我回答,打完了。结果那一年我家的棉花收成特好,卖的钱比哪一年都多。从那以后我种庄稼再也不打农药了。不修炼的常人说,修炼法轮功就是好,种啥都是好收成。

我是农村人,靠种地为生,由于修大法,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养活的几个孩子都大学毕业,虽然日子过得很苦很难,但是我心里很甜很幸福。就拿给孩子找工作来说,在当今社会,大学毕业,找到一个合适的正式工作,难上加难。大儿子毕业后,我不托关系、不走后门、不送礼、不花钱,就凭孩子的实力被招聘为一名正式教师。

小儿子大学快毕业时学校体检,说验出乙肝小三阳,过几天还要复查。儿子压力很大,怕有乙肝毕业后不好找工作。我告诉小儿子没有事的,你要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儿子很听话,每天有空就念。结果复查时全是阴性,没有乙肝。并且毕业后以第一名的优秀成绩被大学聘用。这一切都是托大法的福,我们全家人谢谢师尊!孩子们都参加工作了,我还要引导他们学法炼功,真正的得到生命的救度。

写出此文,是想让同修和世人珍惜今天这万古不遇的机缘,感受大法的神圣和美好,也是激励自己在正法的最后时刻,抓紧时间救度众生,助师正法行,完成我的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