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教师修炼法轮大法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八日】

一、走入修炼

一九九四年五月,师父第二次来我地传法时我有幸亲聆,那年我48岁。得法前我身患多种疾病:心脏早停,胆、肾都有结石,风湿关节炎,附件炎,腰椎1—5椎骨质增生,低血压50—80,痔疮,牙神经痛等,而且脑袋经常发麻象触电一样。刚开始上第一、二节课时几乎是师父刚讲几句话我就睡着了,讲完课后我就醒了。当时还很后悔,到第二天上课时又是这样。

后来师父讲完课时说:“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但有的人听觉部份没问题,他睡的很香,可是却一个字没落,都听進去了,人从此精神起来了,两天不睡觉也不困。”(《转法轮》

从那以后,原来我脑袋经常发麻象触电一样的感觉再也没有发生过了。我身上所有的疾病从学习班上下来后,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以前我也学过多种气功,但都没有象法轮功这样使人感到特别舒服的。那时自己对修炼还没有很深的认识,只觉得师父讲的衡量好与坏的标准“真善忍”这几个字太好了,那我就按这三个字来要求自己。

我是个教师,得法时正教着两个毕业班,教学任务较重,家里面两个孩子都在读书也需要照顾。丈夫经常出差,所以时间很紧,有时就抽空炼一下功,还不能保证一次就把五套功法全部炼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身心的变化在全校老师的眼中也是有目共睹的。同事们都问我怎么一下子身体就好起来了,我说:“法轮功,按真、善、忍做人身体自然就好了。”很多老师都认可了。于是我就把“真、善、忍”这三个字用毛笔写了很多张送给老师们,他们就把我写的拿来压在办公桌的玻璃板下面,说要时时提醒,做到“真善忍”。后来有好几位老师也陆续的走進了大法。

二、九九年七二零时我的心态

九九年七二零时风云突变,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三点钟时,全国所有的电台、电视台都只有一个声音——法轮功遭到了铺天盖地的污蔑、诽谤。那时我正在外地亲戚家,《转法轮》也随身带着,每天都要学习。对电视上的造谣,我当时一点都不相信,也没有动心,认为是政府搞错了(那时还没有认清共产邪党的造谣本性)。亲戚们都知道我在炼法轮功,经历了无数次的共产邪党的整人运动的人们,第一个反应就是劝我不要再炼了,不然的话会倒大霉的。当时我很平静的说:“炼的人多得很,祛病健身的效果也好得很。真、善、忍绝对没有错,我肯定要炼的。”

三、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开始讲真相

八月底回家后,丈夫对我说:“不要再炼了。”我马上说:“别的国家的人不会好坏不分的来乱抓人的。”上班后,我照样平静的告诉我的同事、朋友、邻居们真相。“法轮功讲真善忍,绝对不会对个人和社会造成任何的伤害,只有好处。我就是一个例子,修炼几年以来,彻底的告别了医院和药物,现在身体健康。厂子里也还有些得了重病、癌症的都是炼功炼好了的例子很多。”由于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没有怕心,同学会,外出旅游及所有的集体活动,只要能接触到人,我都给他们讲真相。也有些好心人事后劝我,你要注意安全,××在背后(当面还是同意我讲的对)说你宣传法轮功,这都没有动摇我讲真相的心,照讲不误,不放过每一个有缘人了解真相的机会。

四、按师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

二零零一年六月师父要求发正念时的两种手印和口诀在明慧网上发表出来了,那时我还不能自己上明慧网,也没有集体学法的环境,消息都是同修们口传。师父要求弟子做的,我就坚决要做。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三件事都不落下。后来同修们又理智的建立了资料点,我们又找回了一些曾经因压力而放弃修炼的同修,大家就经常聚在一起切磋交流,以共同提高。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三日,我们一部份同修在一起开了一个小型的交流会,其中也有新学员的参加。我们在一起学法、炼功、切磋交流了一整天,大家以这种特殊的方式敬祝师尊的生日。每个人的发言对大家都是一个共同提高的机会,对新学员也是一个很大的鼓舞。

五、我也要开一朵小花

后来看到明慧网上的同修交流文章,很多地方都组织了学法小组,零五年底在我家也成立了学法小组一直到现在。大家集体学法,有时也同其他学法小组的同修在一起切磋,找差距,去执著,那真的是“比学比修”(《洪吟》〈实修〉),大家互相促進,共同提高。大家在交流时特别提到了明慧网上讲的有的农村的老年同修七、八十岁了,得法前也没有文化,更不要说摸电脑用鼠标了,但是为了救度众生,有想做资料的愿望,竟然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学会了做资料的全过程。我看后也很惭愧,也萌发了要做一朵小花的愿望。同修们知道后,都很支持,鼓励并非常热情不厌其烦的手把手的教我,现在我也基本上能独立操作了。

回想这十几年的修炼历程,我没有做过惊天动地的大事,比起其他同修,我真的还差得很远,我要鞭策自己在今后的修炼路上要精進,再精進。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