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过了风风雨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八日】我是二零零一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当时正是中共迫害很疯狂的时候,我能够走進大法修炼,简直太幸运了。能够较平稳的走到今天,我时刻感受到师父于细微处对我的悉心慈悲呵护。被尘世污染了的我,在大法的洗涤下焕然一新。

修炼了,才逐渐的明白,在修炼前师父就为我操心了。出生在无神论年代的我,从小做梦总是跟庙、神、仙界有关,虽然很困惑,但却在心底很向往、很期待。随着慢慢长大,在随波逐流的污染中,在追名求利的世俗下,我的本性被尘封的越来越厚,在现实生活中,我有意无意的随着干损德的事。有时一干坏事,马上就会遭到报应,心里还是有些顾忌。也许正因如此,心中还有一丝对神的敬畏,所以在那么严峻的形势下,师父为我创造了机缘,排除一切关难,让我把握住了转瞬即逝的修炼机缘。

初期阶段,每看一遍《转法轮》,就好象还有很多问题没弄明白,就渴望着继续看下去。再看一遍,还是不明白。就这样,抓紧一切时间,也断了跳舞、与同事逛街、锻炼身体什么的。每三天一遍《转法轮》。师父的法“佛法修炼你要勇猛精進的”(《转法轮》),时刻在耳边响起。但我有些不懂,不知道何为修炼。师父让我在梦中看到书上有很多的佛、道、神,我觉的太神奇了。越看越爱看,越看越爱不释手。渐渐的,有些明白了。把师父所有的讲法找来,看了几遍,我心中一下豁然开朗。同时,心中充满了幸福感,我有师父啦!我终于等到师父了!终于等到了这宝贵的机缘!

我喜不自禁,就把大法介绍给亲人、朋友、邻居,他们中有多人也陆续的走進了修炼。很幸运的是,在那看似邪恶的环境中,在同修们的整体配合下,我多次参加了同修们的交流会,从中我比学比修,就象坐着飞机一样往上冲。有些时候,在同修们的协调下,我与他们一起出去挂条幅,发真相资料,喷漆,清除抹黑大法的黑标语,祛除毒害那一方民众的妖邪。有时候,我一个人出去发和写。也许对于那时的我,符合了那一层次的法,我没有其他杂念,也没有感到怕,堂堂正正的,所以每次都安全的回家。其中,也有几次路遇险境,但都在师父的保护下走过来了。想想自己还是觉的悟性差,师父多次点化,就不悟,一味的向前抢,结果让师父操心了。

举其中的一次吧。那是正月初几吧,我与母亲同修,小侄女一起出去玩,其实也是出去挂条幅,贴真相标语。那时还没有开始发正念,我们一路贴着。说来也神奇,一路上也没有人,偶尔有人,也匆匆从身边走过了。来到一个很显眼的地方,我想看到的人多,就爬的高高的。按理说很容易就挂上了,那时却挂上就掉下来,一连好几次。我没有悟到,相反,心中的犟劲出来了。却还是挂不上,无奈,我想这棵树不配合我,我就另选一棵树。就从山坡上下来,选了路边的邻近的一棵树,站在地上,刚把条幅甩上去挂好,手还没放下来,就看见两个穿着迷彩服的男子气势汹汹的过来。几十米远的母亲来不及招呼我,我当时一看,急中生智,顺势把手放到额前,象挡着太阳光在看条幅上的字一样,一付很坦然的样子。那俩人来到跟前,就气呼呼的爬上树,把条幅扯下来,粗暴的扔到了地上,然后扬长而去。这时,也不知哪来的那么多行人,有的从条幅上走过,有的绕道而行。我呆呆的看着,心想:糟了!不能从上面踩呀!等他们走后,我捡起被扯破了的,上面踩着脚印的条幅,心里难过极了。很心疼的拿回了家。我很后悔,那时才悟到,师父点化了我啊,我干吗不悟呢?非要一味的向前抢。那几个行人在邪恶的淘汰似的安排中,在他们本人无知中也犯罪了啊!这其中是不是有我一份责任呢?

从那以后,我好象灵性了很多。有好几次,几乎是从被邪恶操纵的坏人眼皮底下走脱。记的有一次,坏人还用了狼狗跟踪,并且还跟着到了家门口。但在师父的加持保护下,我与母亲同修、弟弟同修发正念,半个多小时后就感到压力荡然无存,且那晚还睡了一个安稳觉。第二天,听说摩托车来回穿梭,强光扫射了大半个晚上才走。我信心更足了,虽然肉眼看不到师父,但心中真切的感受到师父时刻看着我,保护着我。

初次得到法的我,虽然经常出去发资料,但是,那时的我就象初生的牛犊不怕虎一样,有着十足的常人式的那种正气、勇气、热情。这是非常不成熟和不理性的,这直接导致了我有时讲真相效果很差。在证实法的路上我走的跟头把式的,尽管如此,我仍然感受到师父笑眯眯的很宽容的看着我,就象慈父鼓励刚学会走路还蹒跚的幼儿一样。我坚定的跟着师父向前走着。

我没有经历过“七二零”前的实修,一進入修炼,就是个人修炼与证实法联在一起。我甚至法还没怎么学明白,旧势力就显的迫不及待。环境一下变的恶劣了,周围有的同修被枉判八年,同单位的领导同修也被绑架進黑窝。我的生活也变成了给学生上课,公安在教室外守候。这对于学法不久,人心还很重的我来说,简直是莫大的考验。心中孤独、委屈、不解……。那时好想念师父啊!常泪流满面,受不住时,干脆象小孩子似的失声大哭,而又不得不面对无休止的纠缠。

面对这一切,我不得不冷静了。我知道,这是我必须面对的选择和考验。我必须把这一关跨过去。把心一横,我就修炼了,看把我怎么着?客观条件不得不让我思考,我应该怎么做才能真正的做好?对于领导,公安,我不在乎他们,关键是我自己。面对压力,我是否坚持下去,这是最大的问题。记的有一个和我很要好的朋友,她说,全世界只有她一人修炼,她也要坚持到底。结果,没过多久,被绑架進黑窝不到几天,就放弃修炼了,并且还邪悟了,还乱说。在错失宝贵的修炼机缘的同时还犯了天大的罪。在痛心之余,我想,修炼可真的不是儿戏呀!修炼不是嘴上的豪言壮语就能行的。而是实实在在的修!那么,怎样才是实实在在的修呢?我冷静了许多,用最虔诚的心学法,用最谦逊的态度同老学员交流。但在法理上,我还是不能很清晰的知道具体该怎么做?遇到的具体问题中,也没有向谁可以学习的经验。身边接触的同修也不多,而且他们也遇到了很多的干扰。师父慈悲安排,我与另一个地方的同修联系上了,帮我度过了最低谷。

邪恶为了所谓的“考验”我,控制常人向我展示它的淫威。初入社会刚到异地参加工作,领导就以开除工作来逼迫我放弃修炼,众多的警察夜晚突袭来妄图搜索绑架我的所谓理由。最后,领导认为驯服不了一个黄毛丫头,很丢面子。决定给我颜色看看,勾结派出所,把我骗進拘留所。在那期间,经历了生死考验。邪恶恨不得跳到这个空间来加害于我,在拘留所里的一天夜里,我正要睡觉,恍惚间,看见一柄剑刺向我喉咙,我立刻起来,睡意全无,发正念清除了。邪恶不甘心,在一次梦中,我梦见一只手拿走了我的一只鞋子,听的空中一声断喝,那只手很胆怯的把鞋放回到了我的身边。我心中明白,师父不允许这种无休止的干扰,师父为我做主,谁又能真正动的了我呢?

我之所以有此这一劫,也是我行的不正,偏离了法,被邪恶抓到了迫害的“理由”,利用我历史上的渊怨,强行参与对我的邪恶安排。

那时交了男朋友,因他很认同大法,跟着也受了很大的压力,他没有离开我。有时也看看大法书,和我一起写真相标语。我觉的值得深交,可以把他的身份变为我将来的丈夫。除了最后一道防线外,我俩有了亲昵的行为。过后,通过学法,知道错了,捶胸顿足式的很后悔。没想到因此摔了一个大跟头!

同修说我情很重,把迫害的压力转错了方向。進一步说,是怕孤独、寂寞招来的麻烦。想想也是,怕什么来什么。就连囚禁到拘留所里那十五天,整个大大的屋子一直是我一人,晚上灰暗的灯光孤寂的照着空荡荡的屋子。有一天晚上,我竟然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随着哭的时候,墙壁角有许多的肉墩墩的虫子向我爬来,我有些不知所措。那几个搓麻将的警察,没想到他们有了一个善举,把关我的门打开,说不要怕那些虫子,我可以出来走走,他们也从楼上打麻将搬到了楼下,让我感到周围还有人的存在。当时,我切身的体会到是师父,是师父对我这个弟子的安慰、鼓励、呵护。我马上止住了哭声,心中有了正念,也为刚才的失态有些不好意思。很奇怪的是,当我回去睡觉的时候,发现墙壁四周竟然没有了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虫子了。我立刻悟到,修炼人必须时刻保持正念啊!

从拘留所回来后,通过学法调整自己的修炼状态。也明白自己对领导没有用修炼人的慈悲来唤醒他们的善心和良知,没有用平和的、理智成熟的方式跟他们讲清真相,相反,用了很多常人式的方式和人心对待。所以,在利益的驱使下,他们选择了助纣为虐。对于我自己,没有很扎实的修炼基础,对法理认识不清,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还不自知。

邪恶借常人之手参与所谓对我的“考验”,我发自内心的不承认。诚然,我有很多不足,我有师父管,有师父为我做主,有大法指导,有同修间的相互帮助,共同精進。不需要其它的什么“神”参与!我压根儿就不承认。也许因我这一正念,师父为我化开了无休止的干扰。我的生活、修炼和证实法走向了平稳。我们建立了学法小组,参与面对面的讲真相,劝三退。

修炼以来,师父时时刻刻的呵护着我,难以用语言详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