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江西省新建县女子监狱遭到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八日】北京奥运会前好几个月,恶党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我被绑架了,并被秘密判刑四年,在江西省女子监狱里历经磨难,身心遭受到严重的伤害。现将自己在江西女子监狱里所遭遇的迫害曝光如下。

一、精神上折磨,逼迫写“转化”材料

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只要一进入监狱,就被恶警进行“攻坚战”,强逼写放弃修炼的所谓悔过书等“四书”,写对大法不敬的话。并利用在押犯人“包夹”法轮功学员,每天二十四个小时威逼折磨,若“转化”成功,就给“包夹”单项奖、减刑等,否则就是“攻坚战”,迫使犯人拼命的从精神上到肉体上折磨法轮功学员,使我们在高压状态下,内心相当痛苦。

当我刚刚开始入监阶段,除了白天一整天做劳工,每晚还要我背监规,如不背,“包夹”就不准我睡觉,坚持了一个月后,恶警就换邪悟人员来要我“转化”。因为睡觉时间太少,眼睛实在太疲劳,逐渐视力模糊,看不清东西,狱医诊断为青光眼。即使在这眼睛看不清楚的情况下,还是逼我照样出工,管生产的恶警王芬很残忍,对完不成任务的人,不但在周评会上批评责骂,还暗地里叫刑事犯对我们施压、责难,分一些不挣分又累人的事做,你要说眼睛不舒服,她就叫你去吃药,而且不管这药有没有用,浪费不浪费钱(光在买眼药上就浪费了我两千多元钱)。

和我们关在一起的法轮功学员吴志萍(修水人),因不愿“转化”,屡次被攻坚迫害,结果迫害得她拉血尿,身体极度消瘦。还要每天二十四小时罚站,不能坐、不让睡觉、不准眯眼,眼睛只要一眯,包夹就会用风油精往她眼睛喷射。法轮功学员胡黄菊因罚站时间太长,脚都站肿了。

并且,强制我们看攻击、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相,邪恶警察李静,专门被派到辽宁“马三家”学习,取经“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她每个月都要印制出一些骂大法与师父的试题,每月测试一次,要每个人都要过关,骂大法,骂师父,不然就要遭到恶警或者包夹者迫害,打骂,扣分,你还不能辩解,你要辩解,她就让你关禁闭,那些杀人犯还有辩解的机会,而对法轮功学员什么人格也没有了,给我们的心灵制造极大的伤害。

当我们逐渐清醒了头脑,明白了自己“转化”不对时,许多法轮功学员都声明“转化”不算数,坚信大法。恶警们就会更加肆无忌惮的加强迫害。

法轮功学员胡芳菊(修水县人),刚进监狱不久,因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故,孙女摔断了肱骨,丈夫又得了偏瘫痪,没人照顾,在恶警“攻坚战”下,身心脆弱不得不写了转化。后来声明不“转化”,这些恶警就加倍折磨她,并且打电话告诉她家里瘫痪的丈夫,威逼家人,使得她丈夫病情激剧加重,不久含恨离开了人间。恶警隐瞒她丈夫离世的消息,不告诉她,反而继续对她进行二十四小时的轮流迫害,致使她摔断了的脚,红肿老大,最后,她还是正念走出。

二、超负荷的奴工劳动

我们在监狱里,被迫每天做十三、四个小时的高强度奴役劳动,具体任务是从早到晚流水作业做雨伞,市场上的名牌产品“天堂”伞,就是我们在监人被奴役人员的血汗产品。

大多数法轮功学员在这高强度的奴役下,都不同程度的出现了一些病态反映,这时恶警就强迫法轮功学员吃药,谁要不吃药,恶警就指使“包夹”犯人,逼着我们吃,直到把药吃下,恶警方才罢手。有的时候,明知道你发烧,恶警王芬还指使我们做这些笨重的体力活,常常呵斥,辱骂。

我们有好多人不吃药,身体出现了明显的消业状况,一段时间后,消业状态消失了,恶警却说我们的病好了是得了暗示。

三、在人格上侮辱法轮功学员

恶警每天对我们进行非人的奴役,吃的是变质的大米,家里上账的钱,在监狱超市购买些生活用品,比在外面的商品的价格要贵一倍。

有的狱警平时看起来较随和,但只要你对大法、对师父表现得敬重,她就凶相毕露,对你进行考核,扣除你的思想分,逼迫你骂大法骂师父,这些恶警打着人民警察的名声,满嘴都是下三烂的骂人的脏话,羞辱人的词语成了她们的口头禅,把你侮辱得人格尊严尽失。

我们每天早晚都要被翻口袋,每天出工进出都要过安检门,如果安检门响了两下,你就要被恶警推来推去,不管你年纪大小,都要受到责骂,侮辱。

法轮功学员王青云,就是被恶警逼疯的,开头恶警栽赃陷害王青云,说她偷拿了管教恶警王芬的东西,刑事逼迫她,并对她加刑期八年,直到把她逼疯为止。

法轮功学员陈文(南昌人),在高压逼迫下几次“转化”,又几次声明不“转化”,恶警陈利派一些凶残的“包夹”,对她进行“车轮战术”迫害,把陈文关进禁闭室,二十四小时的折磨,不准睡觉,早上不给饭吃,一天只给一杯水,使得陈文身体很消瘦苍老,与实际年龄相差很大。

特别每个月恶警利用减刑为诱饵,出一些谩骂大法师父的思考题,要我们一个不漏的作答,答题不合格的,过不了关的,又要经受帮教处罚,这种对我们人格的伤害比在肉体上的伤害更大。

但是,在这种高压迫害的环境中,我们还能坚持背自己熟悉的大法经文,并且同修之间尽最大的努力,创造出一些机会,相互抄写,相互传递,相互鼓励,给在这个人间地狱的我们内心带来大法的春暖气息。

有一次,法轮功学员胡火英(都昌人),把同修抄给她的大法新经文,很小心的藏在胸牌里面,结果不幸被包夹人员讨好报告给狱警,恶警袁露是新调来的年轻人,从胸牌中搜查出来,开始惩罚胡火英,胡火英跟她讲真相,叫她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袁露不听,反而上报大队后,进行各种方式的处罚,并打电话到胡火英八十多岁的姐姐,吓得胡火英有病在身的姐姐病情加重,差点出现生命危险。最后,还给了胡火英以劳改延期三个月的处罚。

在江西省女子监狱里,我们大部都是六十岁上下的老太婆,因为坚信大法信仰,被非法关押迫害,人格侮辱,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历经磨难的事例,何止是这些,这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对于法轮功的迫害,中共恶党施行的恶行,真的是罄竹难书,作恶多端的中共必将恶有恶报,奉劝那些与恶党为伍的恶警,赶快醒悟,早日罢手,洗净罪恶,给未来留一个做人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