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术气功教练缘归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八日】我曾是少年体校的教练,学武术气功时是师从某宗师的关门弟子。上世纪八十年代正是文革后武术气功兴盛的时代,从一九八零年我开始在少年体校教武术气功。我带的学生在省、市比赛中曾取得了好成绩。当时正值电影《少林寺》在全国掀起了“少林”风,因此来跟我学武术气功的人很多,各种年龄段的人都有,当然五十岁以上的少些。散打弟子也不少。在大街上一走一过,身后都会跟来一大群徒弟。

随波逐流 不可一世

在社会不良风气的诱惑下,在人们的吹捧下,我染上了许多不良习气,抽烟、喝酒、跟社会时髦风,争强斗狠不可一世。那时喝起酒来我可以二十四小时连续喝,已经喝得酒精中毒了还在喝。喝醉了回到家就找茬、寻事、骂人,進而打人等等,以此发泄对世事的不满,使我的妻子和女儿没有过上一天安宁的日子。在单位里,我也是谁也不敢惹的角儿,追名逐利等闹得不亦乐乎。

我天生性格开朗、正直豪爽又多才多艺,本是我妻的骄傲,可我养成嗜酒如命、酒后发酒疯、打人骂人的恶习后,实在使人无法忍耐,我的小家庭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修炼之后的我

就在我的妻子准备和我离婚并带着孩子回老家的时候,一九九四年我接触了法轮功,并被其高深的法理和轻盈的动作所折服,立即走進了法轮大法修炼。

随之,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修炼前我对名、利、情极为看重,在明晰了法轮大法的法理后,我不再与人争名夺利,争强斗狠的心几乎没有了;喝了二十多年烈性酒的酒瘾戒掉了,自然也就不在酒后打人了;专抽名牌香烟的烟瘾戒掉了;暴躁的脾气变温和了,也知道关心妻儿了……。

结婚二、三十年的我从不管家务,当我妻子第一次吃到我做的饭菜时,高兴的说:“哟,今天怎么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也乐呵呵地说:“是法轮大法好啊,我师父教我们在哪儿都要做个好人嘛!”我的家庭因我的修炼免遭破裂。记得在一九九七年有一次大法心得交流会上,我妻子含着泪读完了她写的“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全家”这篇交流稿后,在场的学员也都流下了眼泪。我也更加坚定了对大法的正信和坚修到底的决心。

我连续三年申报高级职称,每次都因为一票之差不能上报评委,而我的论文和实际工作能力都是单位拔尖的。我没有发牢骚,也没有找领导,平平静静的,一点没动心,这在修炼以前是绝对不可能的。我曾荣获全国林业乒乓球赛体育道德风尚奖,许多同事说我学法轮功后真的变了。

受益的家庭和单位千千万万,修炼者道德的升华,推动了社会道德文明的发展。法轮大法对任何国家、社会都有百利而无一害,这是亿万修炼者实践证明了的。所以面对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无端迫害,我理所当然、理直气壮地站出来讲清真相。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讲真相多数是走到哪里讲到哪里。

夫妻同修更要向内找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发生后,我和妻子义无反顾的、坚定的走上讲清真相、反迫害的路,期间我俩都相继被绑架关進劳教所,那时我的女儿一个月去劳教所看爸爸,一个月去看妈妈。大法弟子的孩子,小小年纪却十分坚强。

经历一年非法劳教,五年冤狱(密抓、密判、密关)我和家人分离六年,六年中不论是在劳教所还是在监狱,我都堂堂正正的、坚定的走过来了。二零零七年十月,单位将我接回来,虽然迫害干扰继续着,我和妻子、女儿共同配合,依然堂堂正正的对迫害者讲真相,随着另外空间邪恶的被销毁,环境越来越好。

就在这时,没修去的人心又一一翻了出来,家庭矛盾日渐突出。

从前的我除了有酒后打人的恶习外,夫权思想还挺重,妻子对丈夫就应该百依百顺。可我的妻子是一个个性很强的人,把她惹急了,她说不过我又打不过我,只好回娘家躲着,把我一个人丢在家中。

我得法不久她也走進大法修炼,那几年我们一起学法、洪法、向内修自己,家庭矛盾越来越少,整天乐呵呵的。但是修炼也很难,有些根子上的东西没有去掉,在一定时候还会翻出来,搅的你心烦意乱:“怎么还有这么多矛盾哪!”

二零零七年底,我和妻子先后从邪恶黑窝中出来回了家。妻子因要送老母亲回老家顺便看望亲戚朋友,于是往往返返又离开了我一年。我心中开始忿忿不平:“我被非法监禁了五年才回来不久,你怎么可以离家这么长时间呢?”夫权思想较重的我总觉的她没有做好主妇份内的事,认为在对待我和孩子的天平上她总是三七开,冷落了我、不在乎我,在对待我的家人和她的家人的态度上也是三七开的。

当然,修炼人和常人不一样,碰到问题应该向内找,看看是不是自己有什么漏呢?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转法轮》)。我发现我没有摆好自己在家庭中作为丈夫和父亲的位置,尽管修炼后有很多改進,但平时还是不怎么主动关心妻子和孩子,而对家里的事和她家的人我也几乎不管不关心,还曾一气之下把她的老母亲赶回了老家。我反思作为丈夫和父亲的我为她们付出太少。

当我向内挖出了我的依赖心、争斗心、嫉妒心等等这些为私的心后,慈悲伟大的师尊让我感受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美妙。心的容量扩大了,心清纯了,人象长高了一截,心情舒畅了。法理明了,相互就和谐了,现在我们一家已形成了一个整体,集体学法、向内找,互相提醒做好三件事,尽量做到默契配合好。例如在去年几次中共所谓的“敏感日”和一次我们全家外出旅游时,我们都受到了非法的干扰。通过学法,我们行动协调一致,充份利用这次契机,主动面对面找相关部门及人员讲明了真相。众生明白了真相后,再也没有类似干扰我们的事情发生了。

讲清真相才能救人

讲真相救众生的基础是要学好法。

从监狱回来后,想到六年没有学法,得赶快补上啊,所以我学法非常精進。师父“学好法、多学法、经常学法,成为真正的大法修炼人,负担起洪扬大法与救度众生的责任。”(《致印度首届法会》)的法发表后,我更是学法不怠。听同修说在背法,我也马上跟上。由于迫害前学法的基础较好,背起来很快。第一遍用了三个月,第二遍用了一个月,第三遍两个星期,以后就是每星期一遍。背了多少遍已记不清,也不去记,就是每天把该背的一定背完。法装的越多变化越大,自己该干什么非常清楚,智慧也越大。

有一次和几个同修打了一辆出租车去外地讲真相。上车后发现车上挂着毛魔头的像,老年同修跟驾驶员说:“小伙子,这个东西挂在车上不好,对你的生意和生命都有影响,把它取下来吧。”小伙子回答:“为什么要取?我要靠它保命呢。”同修接着说:“它保不了你的命,相反还会害你的。”小伙子回答:“我不信,我都挂了几年了。”怎么说小伙子都不信。看来没找到心结,我默默配合吧。于是对小伙子说:“这位老人说的不错,它确实保不了你的命,为什么?”我从毛魔头宣扬的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造成的自然环境大破坏;历次政治运动利用群众斗群众,致使八千多万国人死于非命,由此带来的道德败坏更是在把中国人推向不可逆转的深渊,它的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今天它要利用你,就说你好,明天它不要你了就置你于死地。这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家伙能保你的命吗?而我们这个法轮佛法护身符,如果你天天诚心念上面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肯定生意红火、消灾免难呢。如果一家人诚念,那一家人都会平安幸福、吉祥顺利。说完我把护身符递给他,他接受了,并说:“有时间我就把它换下来。”

第二天因下雨我们只好又打出租车。一上车就看见车上挂着大法护身符,一看司机正是前一天那个小伙子,只见他脸红润润的,不是昨天那种青黑色了。一起的几位同修都很感慨,我们感受到了师尊的慈悲,也看到了世人实际是渴望明真相得救度的!

十几年的风雨路,修炼体会多多,而每走一步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呵护。在此,我代表我们全家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向师尊问好,我们想念您!我们决心在最后时刻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