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同修清理家中邪党物品的过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得法前身体有各种病。得法后师父都给清理了,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二零零一年我去北京上访,走在半路上被邪恶截了回来,关進入看守所半个月,家里人对我不理解,误会很深。《九评》出来后,网上要求清理恶党的邪灵的一切物品,我家里的邪党物品太多了,老伴是党员,他和儿子把这些看的可珍贵了,我刚收拾一点儿还没等烧呢,就被他发现了。他威胁我:快把东西还给我,否则我就去告你。并且说不放在家里,放在仓房里。因为当时没在法上认识,执著亲情,求安逸心重,见他让步了,又怕他告我,就答应了,把东西还给他了,过后也没在乎。

可谁知放纵了邪恶,没能及时清理,于是我的家庭魔难一个跟着一个,学法不入心,发正念倒手,炼静功还睡觉,老伴和儿子女儿对我都不好了……自己也很着急,精神不起来,怎么向内找都不行。

二零零五年我又把放在仓房里的邪灵读物卷成卷全烧了,被老伴发现了,他开始大吵大骂,我也不吱声。他乘我不备,用膝盖一顶,两只手一推,把我推到门外,插上门不让我進家,直到晚上十点也不开门。我只穿一双拖鞋,无奈到这个同修家住一天,到那个同修家住一天。那几天正念很足,发正念清理他背后的邪灵,心里只有师父和大法,一点也不怕。后来回家后他一句话都没提,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烟消云散。

有一次我到同修去学法,老伴不让,还说些不三不四的话。我顶了他几句,这下坏了,他从沙发上跳起来就打,边推边打一直打到厨房,左手拽我头发,右手打我脸。过后回想一下,老伴从不这样打人哪?晚上打坐时那一幕幕又显现出来。我看见老伴打我的时候,毛邪灵的头高出老伴一个头,一身灰棉衣,头发很长。还有一次我看见洗手间有一个楼梯,毛邪灵带一队败兵往上走,灰棉衣灰帽子,到处都是,多的后阳台都是,做梦都梦见它。它在我家和我儿子家来回串通,操纵着我儿子和老伴给我制造魔难。走在街上谁也不理它。这些年只要我心性一有漏就看见它的影子,通过发正念清理一些始终没彻底,有一次在洗手间听见耳边一个声音说:你死了吧!你死了吧!活着没意思。也是毛邪灵说的,有时候炼功发正念看见它在屋里来回走,心神不定象想事一样。

由于自己悟性低,正念不足,把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当成人对人的迫害,总跟老伴争吵,老伴和儿子看的我很紧,我一直没有彻底清理邪党的物品,所以它也一直在我空间长期在干扰我做三件事。直到二零一零年春天,我才把剩下的五十三斤全部清理干净。

写出这些是希望同修都能认清邪恶的干扰,彻底清除邪党的一切物品,更好的做三件事。如有不足,请同修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