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十个月内唐山一百四十人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自二零一零年八月份,到二零一一年六月份短短十个月的时间里,唐山“六一零”(中共专门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政法委、国保、公安制造了至少七十起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恶性案例,至少一百四十多位无辜的法轮功学员遭到绑架、抄家、拘留、劳教迫害。更多法轮功学员受到不同程度的监控、骚扰。中共唐山市委书记王雪峰、政法委书记许德茂、公安局长贾文雅以及副局长刘晓忠等不法人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一、有预谋的大规模迫害

据知情人透露,这几个月来对唐山地区所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都是“上边”下达的任务,是有计划、有指标、有“黑名单”的。与以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相比,规模更大,范围更广。

这十个月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丰润有二十二人,古冶四人,开平八人,乐亭四人,滦南一人,滦县三人,迁安六人,唐海五人,玉田三人,遵化六十人,唐山市二十七人,几乎遍布了整个唐山地区,而且群体绑架案件时有发生。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二十三位法轮功学员被同时绑架。有唐山市区的张志洲、王金兰、李丽华、李强、张秀荣、娄会军、唐铁勇,丰南区的伟梅金、丰润区的韩秀英、李少辉、谢国香、古冶的吉凤义、刘建国、开平区的徐翠花、徐向志、张立芬、付文怀、吴素香、乐亭县的张艺彪、滦县的李德胜、唐海叶红霞、玉田的李汉新、滦南县的姜顺才等法轮功学员。所有法轮功学员几乎都被抄家,其中三人被劳教迫害。

这是一次唐山国保、公安等早有预谋的一次大型绑架案。内定名单,再行绑架,在非法抄家中为迫害寻找借口,甚至绑架手段都极其一致。法轮功学员大多是在家中或工作单位被无故绑架的。二十四日早晨退休职工李丽华和网通公司职员李强被绑架时,情形极为类似,都是七、八个警察躲在门外不出声,待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早晨上班或上学开门时一拥而上,强行闯入屋内绑架、抄家,手段阴险狡诈。

今年“两会”期间,唐山邪党人员以“维稳”之名,再次将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列为打击对象,先后至少十四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抄家。其中三月五日“两会”开幕当天,周向阳、李珊珊、徐贵云被绑架,三月六日韩翠香、刘桂英被绑架,三月七日王秀芝与曹大夫等五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期间更多学员遭到监控、骚扰。

进入五月以来,唐山在纵容黑恶势力的同时,对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大肆迫害,一个月间竟超过八十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绑架过程中,派出所的警察对话中提到:咱们今天抓了多少了,比哪个地方抓的多等等,可见各派出所是有任务的,甚至相互攀比,抓好人凑数,其中五月十日仅遵化县一地就绑架了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二、执行非法指令,抢劫勒索钱财

众所周知,目前中共邪党已经看到了迫害法轮功的必然败局,为了不给自己留下将来被追究的证据,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指令都是电话通知或口头传达的,跟以往丁点儿小事儿都要下红头文件相比,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而执行迫害的不法人员对此也是心知肚明,知道法轮功学员根本没有危害社会的任何举动,迫害法轮功学员根本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或者说迫害法轮功学员根本无需按照法律办事。所以一有什么抓捕任务,他们就会把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抓起来充数,同时在非法抄家时疯狂抢劫、勒索钱财,肆无忌惮。

据悉,中共对公安部门的财政拨款不包括奖金,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的奖金自行解决,所以抢劫、勒索法轮功学员的私有财产也就成了不法警察敛财的邪恶手段。

今年三月五日,周向阳、李珊珊夫妇被绑架抄家时,警察抢走了他家做生意的一万三千元现金、四张银行卡、一台台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和刚买的一台打印机。同时,周向阳家做生意进货的六箱空白光盘和九部新手机、七部旧手机也被抢走,连身份证、毕业证、职业资格证等也被抢走。家里所有带文字的书本都被抄走。连有验钞功能的小手电也不放过,其中一个警察说:“看,能验钞,咱们大队正缺这个。”然后连同一把剪刀也一道抢走了。

五月二十五日上午,南堡开发区公安分局“六一零”人员、冀东监狱南盐派出所高学国、唐山市“六一零”等人绑架了南盐医院内科主治医师、一级警督李文娥和她的丈夫冀东监狱六支队警察王卫东,并公然入室抢劫,撬开柜锁将李文娥父母存放在女儿家中的养老金、李文娥妹妹给李文娥买房用的一千五百澳元、及李文娥夫妇的存折、双方的工资卡等近二十万元抢走。不仅如此,李文娥家所有值钱的物品也被洗劫一空,包括电脑、金项链、金戒指、银饰品、照相机等,连李文娥上班手包里的现金约六千元(其中有代同事领的奖金)及物品也被抢走。最后李文娥停在自家楼下的红色小轿车也未能幸免。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早上六点多,家住唐山张西小区的建行职工娄会军被机场路派出所绑架、抄家。恶警抄走大法书籍、电脑等私人物品后将娄会军绑架到唐山第一看守所,然后向家属勒索一万元保证金后将人放回。

越河派出所非法绑架法轮功学员赵云龙时,向其家人强行索要一千元钱,然后将赵劳教。

五月十日遵化公安出动大批警察绑架了当地的五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其中约二十位法轮功学员每人被勒索二千元后放回,同时被迫缴纳被非法拘留期间的所谓“伙食费”二百元。

几乎所有被绑架、抄家的法轮功学员都有不同数额的财产、私人物品的损失,在此不一一列举。

三、非法的网络监控与荒唐的网络迫害

随着电脑、网络以及电子通讯技术的飞速发展,国内、国外的大量信息得以快速流通。对于中共这个建立在谎言上的非法政权而言,这无疑是个重大威胁。因此,中共一方面花费巨资构建“金盾”网络防火墙,阻止民众了解和传递真实讯息,另一方面大搞网络监控,使用隐晦、阴暗的特务手段监控民众(尤其是法轮功学员)的上网行为,同时以 “浏览海外网站”的莫须有罪名绑架法轮功学员。

为了达到迫害法轮功的目的,唐山市公安、国保也为此特别花重金购进了监控设备,甚至搞起了名为“×网行动”的网络迫害阴谋。

在刚刚过去的十个月中,许多法轮功学员从家中或单位被无故绑架后,电脑被恶警强行抢走进行所谓的“分析、破解”,以制造进一步迫害的理由,绑架的指令都是市局国保直接下达,再胁持法轮功学员归属地的派出所或单位具体实施,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七日,丰润无事庄村法轮功学员姚玉敏从家中无辜遭丰润国保大队三人和泉河头镇派出所两人绑架,并以浏览国际网站为名抄走电脑一台;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丰润区杨官林镇石佛林村法轮功学员韩秀英、开平区张立芬被绑架并抄家,理由是上国外网站;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滦南职教中心教师王永红以“上网”为名被绑架;二零一一年六月八日建设银行工作的董兰芬与能源学院的法轮功学员王孝军同时被无故绑架,理由是上非法网站;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丰润区沙流河镇吕家洼村大法弟子程东香被非法绑架到沙流河镇派出所,迫害的借口也是上网。几乎所有被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只要家中有电脑的都会被抢走。

稍有社会及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使用互联网属于公民的知情权和通讯自由,是应该受法律保护的,阻碍信息流通和监控网络才是非法的。不法警察也知道网络监控是非法的、见不得人的,所以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无故绑架后,警方给不出任何理由,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提审时会被问及明慧网与明慧站内信箱等相关信息。

法轮大法的美好以及被迫害的真相已经传遍了全世界,全世界包括中国大陆的觉醒民众都在共同反对这场邪恶、荒唐至极的迫害。对行恶者进行审判与惩罚的日子已经指日可待。奉劝所有还在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抓紧这稍纵即逝的最后机会放弃迫害,善待大法弟子,将功赎罪,免于成为中共邪党的陪葬,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相关行恶者:
中共唐山市委书记王雪峰
政法委书记许德茂
公安局长贾文雅
副局长刘晓忠

王雪峰
王雪峰
许德茂
许德茂
贾文雅
贾文雅
刘晓忠
刘晓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