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近距离发正念营救同修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九日】五月初,我地区大法弟子搭出租车去会见被非法关押的同修,途中遭到出租车司机恶意构陷,被非法关押在某市拘留所,在家的同修们经过切磋,决定去营救。

第二天一大早,我作为司机开车上路了,我算是一个新手,也从没出过远门,但我从来没想过我行与不行,只是觉得需要我去做,那我就应该去做。车子刚开出不远,雨就哗哗下起来了,雨天开车很不方便,有同修提议发正念让雨神帮忙。正念发出不久,下的正带劲的雨就渐渐小了,直到完全停止,全车同修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我们一路学着法。

抵达某市看守所,刚下车,看到看守所里几条大狼狗,一边狂吠一边使劲向上跳,似乎要挣脱锁链冲向我们,我平静了一下心态,看着这个邪恶的黑窝,看着他们极力用表面的嚣张掩盖内心的胆怯。

几个同修和被营救同修的家属一起走进拘留所,我立即发出强大的正念,加持同修,忽又看见他们返回来,说带身份证的才可以进去。当时我的身份证带在身上,同修问我和家属配合一同进去行不行,因参与近距离发正念营救同修的事,我一直是在外面发正念,今天被推到这个位置上,立刻觉得血往头上涌,脑中掠过父母、工作、孩子,感觉很悲壮,但转瞬我就坚定的和同修家属向拘留所走去,同时脑中浮现出师父的讲法“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那一刻我感觉自己高大无比,心生一念:既然来到了这里,什么也不想,什么都放下,就是正念正行和同修回家。

我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邪恶黑窝里所有邪灵、黑手、烂鬼,并求师父加持。找到办事人员,说明来看某某同修,办事人员面无表情地说:“已经有家人看过了,不能再看了。”我发正念清除干扰,并和善地对她说:“大姐,我们才是她的家人,今天一大早从外地赶来的,麻烦你再帮查询一下。”她让我们到另一办公室去找,我和颜悦色的和另一办事人员说明情况,他查看了一会,笑着说:“误会误会,今天上午看的那个人,和你要看的人名字差不多。”他让我们稍等准备接见,我在心里一边谢谢师父的加持,一边告诫自己,要牢记师父的法:“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法正乾坤〉)。我悟到只要心在法上,师父什么都会帮你做。

来到接见地点等待同修时,抬头看见正前方和后面分别设有三个监控探头,同时也感觉到第一个接待我们的人员,手里拿的电话是监听我们的,不知不觉我的泪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看守所里的人们啊,你们在造业,却不自知,你们的生命将走向何处?我悄悄擦去泪水,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控拘留所恶人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让拘留所里的所有人生命中明白的那一面精神起来,明真相,得救度。

不一会,同修来了,我们隔着玻璃窗通了电话,我关心的问同修的身体状况,她表示很好,因为我们希望她以病业假相闯出,所以我和同修家属一再表明,不放心她的身体,她说那可以找所长,安排医生来检查,我们见到了所长,和他聊了很长时间,他时而表示同情并理解我们的心情,时而非常生气的表示不理解大法弟子的做法,一会平和,一会大声训斥我们,我一边在心里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一边智慧的给他讲真相,师父说:“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中要使人发生变化、要能救了这个人,你就不能触动人的负面因素。一定要善,才能解决问题,才能把那个人救了。”(《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所以无论他被邪恶操控的怎么蹦怎么跳,我们就是善心地跟他讲,师父告诉我们:“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最后他同意下午上班后给同修查体,我提出现在就查,他没同意,因当时已近午饭时间,我就没再坚持。

在拘留所门外等候的同修知道了,说:“立刻查体,不能等到下午。”我又去找所长表达了这一想法,所长朝我发火,我平静的说:“咱俩素不相识,这么远来这里,真的不是想惹你生气的,如果哪句话惹着你了,还请你多包涵,但是还得麻烦你帮忙,帮我姐姐安排现在查体。”所长啥也没说就走了。等他吃完午饭回来,我客气的和他打过招呼,他说:“你们放心回去吧,规定在这里呆十五天,我让她提前回家。”

我马上在心里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才算,这里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立即无条件放人!这么想着,一个大夫拿着血压计走了过来,我和外面的同修齐发正念加持被营救的同修,让她各项检查指标全不合格。检查结果出来了,大夫说:“没什么事,你们放心吧。”所长和大夫都回屋休息了。

我脑子里打了一个问号:怎么回事啊?后来得知被营救的同修自己并没有想以病业方式出来,而是考虑要帮助被非法关押的当地同修,让他们能够正念强大的否定这场迫害。当她做完这一切,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就堂堂正正回家了。

这期间看守所里面的一个园林工人和我们搭话,我就给他讲了大法真相,里面的人员又出来撵我们走,我们来到院外和同修们说了里面的情况,大家又分头继续做该做的事。

傍晚近五点,我们开车往回返,同去的司机问我油够不够用,我说来时刚加满的,现在正好用了一半,估计应该够用。走着走着我忽然发现,油表指针不动了,开了一半的路程,油表指针才挪动一小点,就这样开到家发现回来用的油才是去时的四分之一,前面不修炼的司机觉得不可思议。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着我。而且,来回的路上遇到两次非常危险的情况,眼看车就要撞上了,都在师父的保护下,化险为夷。

往回返的路上,我的腰一直在疼,象要断了一样,回到家里,我一边嘴上说着不承认这一切,一边“当”一下躺在床上,快九点了,我坐起来发正念,十五分钟过后,我腰部剧痛的感觉全无,象一天没有出门一样,我感觉很羞愧,都说正念正行,信师信法,考验面前还是打折扣了,如果我一到家马上发出强大的正念,肯定是早就好了,人为的造成不必要的承受,都是人心促成的。

经过这一次近距离发正念营救同修,我深深感受到师父时时都在我们身边,呵护着每一位弟子,并赐予我们佛法神通,无论你感觉到还是感觉不到,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大家在集体配合放下自我的过程中,就会产生奇迹。

所在层次的体悟,不足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