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幸福的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九日】我今年七十岁了,修炼法轮大法已经整整十七年,回顾这十几年来的修炼历程,师父把我这个满身业力的人从死亡的边缘救起,扶着我在修炼的道路上不断前行,看到师父一路对我的慈悲呵护,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感觉自己是最幸福的人。

我把我得法和多年的修炼经历写出来与大家分享。由于表达能力有限,可能无法准确的说出我内心的感受,望大家见谅。

苦难中的我

我从小体弱多病,七岁又得了吸血虫病。那时家里很穷,根本没钱医治,整个人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记得我二哥在大冬天去海边捞海物赶海菜,用筐挑着沿街叫卖,赚得了二十元钱,这才凑够押金让我住上了医院。我总算保住了一条小命。

天有不测风云,更大的灾难降临了:我父母患重病卧床不起,我从此承担起全家六口人的家务:做饭、伺候爹娘还要照顾年仅一岁的弟弟。在我十一岁那年,父母相继去世,那时候弟弟才四岁。我的婶婶看我们姐弟俩小,就收养了我们。没想到不久婶婶又瘫痪在床,我又精心伺候婶婶。三年之后她也去世了,从此我和弟弟两个孤苦伶仃相依为命,期间经历的种种艰辛和痛苦实在是不堪回首。

好在在其他亲戚的接济下,我艰难地读完了大连师范学校,成为一名教师,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但我的身体也同时亮起了红灯——由于长期的营养不良和工作劳累,我先后患上了淋巴结炎、中鼻颊肿大、颈椎增生、尾椎增生、类风湿、肌肉萎缩、鼻窦炎、咽炎、支气管炎、胃炎、肩周炎、常年尿路感染、妇科病、眼睛患有多种疾病,而且还患上了一种怪病,有的时候一天不知不觉会摔倒好几次,眼睛、耳朵看不见也听不见了,嘴也说不出话来,冷汗湿透了全身,大小便失禁。严重的时候摔得头破血流,长时间不省人事。去过很多医院也查不出病因,整天吃的药比饭还多,可就是不起作用,最后把胃口吃得越来越坏,疼得摸都不敢摸。加上童年的不幸对我精神上造成的打击,我还患上了神经官能症。多年的病痛折磨,我已丧失了劳动能力,病休在家长达五年之久。

在多种疾病的折磨下,我的精神濒临崩溃,天天以泪洗面,心想何时是个头啊!我想到过轻生。那个时候我的女儿已经四岁了,当我一次次摔倒又活过来的时候,看着年幼的女儿,我想:我从小没妈,这么苦,孩子还这么小,没妈太可怜了,好死不如赖活着吧!

最幸福的人

我知道我的这些疑难病症,医院根本治不好,我只能想别的办法了。那个时候正值全国气功高潮,听说气功能治病,就有病乱投医。那几年学了好多种气功,但对我都没起什么作用,反而把身体搞得越来越糟糕,没办法我又虔诚的到庙里烧香拜佛,结果可想而知。就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我和老伴幸运的与法轮大法结缘。

那是在一九九四年三月二十七日上午,我到我家附近一个气功门诊看病,听那里的人说:下午在大连外国语学院举办法轮功报告会,这个报告会在全国各地举办过很多场了,所到之处无不造成轰动,和其它的气功报告会全不一样。那时我并没太在意,但又觉得票价才两元钱,挺便宜的,就抱着听听看的想法买了一张票。回家跟老伴一说,老伴跟我急了,说:“你怎么不给我也捎一张?”我说:“你不是对气功从来都不感兴趣吗?我怎么知道你也想听?”老伴什么也没说,骑上车自己也去买了一张。

下午我俩一同来到了大连外国语学院。一進礼堂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很神圣的感觉,能容纳五百多人的礼堂里座无虚席,井然有序。报告会开始后,偌大的礼堂静得出奇,弥漫着一种祥和的气氛,会场中回荡着李洪志师父洪亮的声音。以前我参加过很多气功报告会,现场都是乱哄哄的,讲课的人在上面扯着嗓子喊,下面说、笑、吃干什么的都有。今天这种场面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我意识到这次报告会与以往大不相同。

听的过程中,我感觉很多纠结在内心深处、自己一直没有想明白的事情,经过师父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的讲述,突然间豁然开朗,我的心开始激动起来,当时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这个法讲得太好了!而且因为师父是现场给大家清理身体,所以感受就更加明显了。我周围好多人反应都很强烈,有的人浑身热得不行,出了很多汗;有的人身上有病的部位不疼了,觉得特别舒服。我当时的感觉是全身前所未有过的轻松,而且在随着师父学功的过程中,我一直都抬不起来的左臂居然抬到了略高于肩的位置,这让我十分的惊喜和兴奋,这是我多年来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至今我仍然能够感受到当时内心的激动。还让我感到惊讶的是:我的老伴对气功从来都不感兴趣,这次居然主动跑去买票;我从来没见他掉过眼泪,可是他在听课时竟然无缘无故的不停的流泪。我心里想:这位师父真不是一般的人,我这次可真的有救了!

中间休息时,我与前面的一位外地来的大姐聊了起来。这位大姐七十多岁了,红光满面,还很健谈。我问她:“你精神头这么好,也不象有病的样子,怎么也来参加气功报告会呢?”她听完乐了,说:“你看我现在身体很好,但以前可不是这样,原来我全身都是病,就是参加了师父的讲法班才神奇的好了,现在一身轻!”我才知道,原来这位大姐不是第一次参加这个学习班,她是在参加完外地的学习班之后,和几十名学员随着李洪志师父一起来到大连接着听法,师父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有的人跟了好几个班了。和他们谈话的时候,感觉非常自然和亲切,就象一家人一样,他们说话时的表情和神态让我又再一次感受到那种幸福、快乐、神圣的感觉。我很想知道这位师父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人追随?这个功真了不得啊!

报告会结束后,在震惊和感动之余,我明白了许多人生真谛,知道了我所遭受的一切苦难都是有因缘关系,我不偿是不行的。我真幸福,我有师父管了,师父帮我走出苦难,引导我走上一条修炼之路,这位师父我跟定了。当时我就发了一念:我要告诉所有我认识的人,你们都来学法轮功吧,能得到法轮大法这个功法实在是千载难逢啊!

接着我们又参加了为期九天的学习班。在一九九四年这一年当中,师父三次来大连讲法,我都有幸参加了,身体和内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回想起那段美好的时光,觉得自己真的太幸运了。

记得在办班休息时,师父来到了前厅,当时自己还是执着于常人的那些形式,想请师父在书上签个字。师父和蔼的看看我,微笑着接过书在上面签了字,一开始我还很紧张,但师父是那么的平易近人,让我突然一点拘谨的感觉都没有了。事隔多年,回想起此情此景和师父的音容笑貌,幸福的泪水就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师父最后一次来大连讲法。在大连星海体育馆师父做了长达约三个小时的报告,会场静得连掉根针几乎都能听到。我记得师父讲课的讲台下有一个很大的圆台,周围围着标语布,还没正式开讲时,忽听有人说:“那标语布上有人!”我好奇的看过去,不一会我看到了,那不是佛、道、神吗?大小不一,各种表情,再过一会儿,我看到标语布的左右四周都是佛、道、神,越看越多,密密麻麻的。太神奇了!我知道师父可不是一般的人!我可要好好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机缘。师父讲完课,当学员向师父献完花时,那些花放在讲台前面,不一会听见有人说:你们看,这些鲜花一个劲的跳呢!我一看,这些鲜花真的在跳动!而且每束花不断的放着光亮,太不可思议了!

师父非常平易近人,而且非常体谅学员们的心情,因为在体育馆讲课时,后面的学员看不到师父的正面,报告会结束后,师父都会从讲台上下来面对学员近距离绕场一周,不时的和学员握手,或者向高处的学员挥手,很多学员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双手合十向师父表示谢意。每当我双手捧起师父与我们学员的合影时,我都会发自内心的说“我是最幸福的人!”慈悲的师父啊,您太辛苦了,您想到的都是别人,为拯救世人您付出了多少心血啊!

师恩难报

从小多灾多难的我,自从一九九四年和老伴有幸得了大法之后,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前面所说的那些病都不翼而飞了,精力充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在单位,工作上更认真负责了;在家里做家务、照顾孩子样样都行,这在过去是连想都不敢想的。而且得法初期,我就感到小腹和手心部位有法轮在转,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大法真是太奇妙了。从此心情也开朗了,每天我都乐的合不拢嘴,沐浴在得法的幸福之中,遇事总是为别人着想,与人为善,努力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这一切都是师父给的,是大法给的,真是师恩浩荡啊!我暗下决心,我一定要把“法轮大法好”的福音传给更多人,让更多人得法得救,以报师恩。

自从我们得法后,我与老伴到处奔走相告,告诉亲朋好友、同学同事、邻居及所遇到有缘人:法轮功太好了!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是做“真、善、忍”的好人的,谁学谁有福,谁学谁身体棒!弟弟一家亲眼见证了我得法前后身体发生的显著变化,没过多久他们全家也走入大法修炼了;我们的子女也都非常认可大法,也很支持我们老俩口修炼,小女儿一家及公公婆婆也修炼大法了;周围很多人了解到我的情况之后,先后有不少人走上了修炼大法的道路。

我是我们单位最先得法的,一开始我只跟几个同事洪扬大法,但没过多久,单位里其他同事提出来想学炼法轮功,我想这么好的大法要让更多的人受益,所以我便组织大家在中午休息时间到我的办公室来学炼法轮功,渐渐的人越来越多,我便组织大家在我的办公室里一起学法,看师父传法录像,一天看一讲,那个时候单位有二十多人得法了。大家一起学法交流,那种祥和的氛围现在想起来让人还十分怀念。在单位里人家不爱干的活大法弟子二话不说就去做;领导有什么难安排的工作,只要找到大法弟子,都会欣然接受,而且完成的都非常好;和同事互相关爱,不争不斗,大度忍让,处处为别人着想;矛盾面前向内找,荣誉面前不但不争,还让给别人,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同事们非常尊重我们,他们经常说;你看人家炼法轮功的就是不一样。有不少的同事主动请大法书看,他们对法轮功非常认可。

后来由于学法的人越来越多,一位同修出钱(后来知道的)租了一间教室供大家学法用,通过学法修炼很多人的身心也发生了神奇的变化。

有一位同事患有严重的胆结石,胆里面的结石大大小小长了很多,医院怎么治也治不好,吃了很多偏方也没有用,疼起来浑身战栗,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掉,同时她还患有一些其它疾病,整个人被折磨的很痛苦,瘦的皮包骨头,然而学法初期就有了很大改观,那个时候她还不相信胆结石病好了,有一次体检,发现她的胆结石居然全部消失,身体的其它疾病也都随着学法炼功修心性也不见踪影了,从此人精神起来了,白白胖胖,脸色红嫩,人越来越年轻。这件事情对周围的人触动很大,她的姐姐妹妹因此也得法了,单位的一些同事也因此走進了学法修炼的队伍。

还有一位同事是单位出了名的大病号,多种疾病缠身,特别是胃、肠部位病情格外严重。由于她担心病变,每年都要去医院做胃、肠镜检查,到处医治也无济于事,身体特别虚弱,在单位走着走着就昏倒了,成天愁眉苦脸,脸蜡黄的,浑身无力。自从她有缘得法后,身体所有的病都消失了,整个一个人无病一身轻,真是判若两人。她的姐姐、弟弟、妹妹在看到她惊人的变化后也都得法了。

还有一位同事是这些人中年龄最小的,但是年纪轻轻也是一身病,尤其是类风湿、颈椎、腰椎、双膝盖增生十分严重,有的时候大热天脖子上还得系个丝巾,手腕上还得绑个手绢,不能见风。她第一次看师父讲法录像时就发生了神奇的事情,当时有一种力量对她的身体進行调整,她被惊的目瞪口呆,后来才知道这是师父给净化身体,多年来到处求医问药都没有治好的这些老毛病,却在短短几分钟内好了,真的太神奇了,在她身上还发生了许多神奇的事。她的丈夫、女儿、母亲、公公、婆婆、哥哥、表弟、表弟媳也先后得法,她的母亲现在九十一岁了,却鹤发童颜精力旺盛,谁都说她是七十多岁的人;她的哥哥患上鼻咽癌晚期,扩散到脑后颅骨,修炼法轮大法一年后做超强磁共振检查,诊断结果上写着:“过去的病灶现在全部消失”,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哥哥很健康,家里有的人通过这件事也开始学炼法轮功了。这真是人传人,心传心,得法修炼福无边!

如今,这三位同事都退休了,身体什么病都没有,红光满面,成天乐呵呵的,直到今天她们仍然坚定地修炼着法轮大法,她们全力地向人们讲述着法轮大法的美好。

为了让更多人听到法轮大法的福音,十几年来,我不辞辛苦地到处洪法,在我的努力下,已有近三十人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

在我修炼的路上还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有一次我为外孙坐校车上学没有座而心急,于是自己也上了车,还没等站稳,车子急速启动,结果把我重重的甩到了马路上。当时感觉腿被什么东西挤压的很厉害,左脚踝骨处被车压的“咯吱咯吱”响,全身一点动不了,象被定住似的,大脑一片空白。迷迷糊糊中我突然意识到: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是李洪志大师的弟子,有师父保护我,我必须马上站起来!令我吃惊的是,刚刚这样一想,就忽的一下站起来了,当时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我悟到自己过于执著于亲情才出现了问题。我忍着剧痛,一直正念加持自己,坚持回到了家中。第二天,我的左小腿肿大且呈紫色,看上去特别吓人。正值夏天,皮肤出现溃烂,而且蔓延到全身,又疼又痒,流着黄水。我想:师父和家人都在看着我呢,我一定要过好这次心性关,不留后悔。我每天加大力度学法,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可是皮肤不见好转,脸也肿的变了形,全身奇痒无比,我坚定一念:我是大法弟子,谁也动不了我。同修听说这事也急忙赶过来,与我一起交流提高,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到了第五天,我想:我从修炼到今天,不知吃了多少苦才双盘上,不能因为腿脚疼就停下来,我一定要双盘打坐炼功,请师父加持。此念一出,两条腿很轻松地就盘上了,非常稳当的打坐一个小时,我又激动的流下了眼泪。七天后我下地炼功,十天后就能坚持炼完一小时动功。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终于从魔难中闯过来了!这么严重的左踝骨粉碎性骨折,我没上一滴药,没打一针,没吃一片药这么快就好了,这都是法轮大法的威力!

当我与外孙的校长谈起这场车祸,我告诉校长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在出事时我以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不讹司机,还告诉司机快拉学生走吧,别耽误孩子上学,校长激动的说:“谢谢你!你们修炼法轮功的人怎么都这么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我又送给校长大法真相资料和光盘,她都收下了。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初期,因为我和老伴修炼法轮功没有不知道的,所以我们双方单位的领导、派出所所长、户籍员、街道书记、居委会负责法轮功的人三天两头到我家骚扰、施压,那真是一段黑云压顶的艰难岁月。有时三四个人一起来,门敲的咚咚响,大喊大叫,来势汹汹。尽管如此,我想我炼法轮功也没犯法,信仰自由这是宪法允许的,凭什么不让炼,你说不好就不好了,我才有发言权,我一个快要死的人,谁都救不了我,是李洪志大师救了我,师恩我还没报呢,我怎么会放弃修炼呢!我的心已定;坚修大法不动摇,紧跟恩师不回头。

他们一个个板着面孔,象对犯人似的问我们:“你们听广播了没有?看报纸了没有?谈谈对法轮功的认识吧。”我想,这个机会可不能错过,我就以我亲身的经历证实法轮大法好,师父是我的大恩人。每次我都会坦然地告诉他们:我炼法轮功亲身受益,你们既没看大法书,也没有炼过法轮功,你们无权下结论,我们才有发言权。”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一讲就是半个多小时,他们都静静的听着,看着我红光满面、精神饱满的样子,都不作声了。我知道他们心里也有数了。后来居委会的人还私下跟我说:“法轮功挺好的,你就炼吧。”在师父的呵护下,面对他们一次次的“来访”,我都坦然面对,面带微笑与他们谈法轮功给人们带来的益处,明白真相后他们谁都不来了,那真是“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法正乾坤>)

有一次同学聚会,有位老同学看到我后非常惊讶的说:“看你从小那个样真没想到你还活着,而且身体还这么好!”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抓住机会现身说法,向他们洪扬大法、讲真相,让他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亲眼看到了我前后的变化,因此也都非常认可大法。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原来的身体状况,因此现在我经常会听到他们说:“你现在身体这么好,精神头也好,这法轮功真是不可思议!”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法轮大法的佛光普照下,我在修炼大法的路上一直平稳地走到了今天,体悟太多了,感受太深了,我所走的每一步无不体现出师尊的慈悲与苦度和大法的伟大与神奇!师父啊,谢谢您!您给我的恩泽几天几夜也说不完,弟子唯有听师父的话,精進实修以报师恩。

谢谢师父!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