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威力 电棍返电恶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九日】那是二零零二年的春天,我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六大队三中队,当时我反迫害,拒绝戴劳教所的名签,大队狱警几次找我谈话,我都不妥协,恶警恼羞成怒。

一天早晨八点多,我被狱警叫到大队部,看见桌子上放着一根一尺多长的短电棍和一副手铐,靠墙地上一根长电棍在充电。我想:看来恶警要下狠手了。我求师尊加持弟子,心中默念正法口诀。

五个警察把我带进一个小屋,大队长王铁成堵住门口,其余四个警察先上来两个,狱警李东及崔某企图把我的双手铐到背后,我的手臂柔中带刚,他们累的满头大汗就是拧不过我的一只胳膊,他们气急败坏的打我,用拳头打脸、用皮鞋踢、踹、用手拽头发,累的气喘吁吁,可是一个多小时也没铐上。这两个狱警打累了去休息,又换上李忠波和另一个狱警继续猛打我,我只是觉得脸上热辣辣的,感觉不到疼,恶警皮鞋踢小腿骨、身上也不疼,头发被拽掉也不疼。现在知道那都是慈悲的师尊为弟子承担过去了。

恶警们全打累了想起电棍来了,一恶警拿电棍狠狠的往我脖子上戳,电棍没发电,再戳还不发电,他在空中试验两极,电棍“叭、叭、叭”的放出蓝光,有电,可再电我,仍不发电;恶警们轮番拿着电棍在空中“叭、叭、叭”的放电后就往我身上戳,可一到我身上电棍就不发电。突然,一恶警被电棍返电,电的手一哆嗦,电棍落地,他不明白,还捡起来电棍,又是手一哆嗦,电棍又撒手了,接连几次都是这样。后来他不敢捡电棍了,先用脚踢一下,试试,不返电了再捡。

下午,恶警们又找来特别狠毒的狱警王涛参与迫害。我高喊正法口诀,一声高过一声,声音响彻整个劳教所。

在我的高呼声中,副队长李忠波捂着胸口趴在桌子上,疼的翻过来滚过去,一会又捂胸蹲在地上,痛苦极了。稍有缓解他就挣扎着四处找透明胶布要封上我的嘴,可见他怕我喊,我越喊他越痛。狱警们气急败坏,也累的筋疲力尽。那时他们被邪恶控制的没有任何理性。

自此事后,监狱里再也没有人打骂过我,表面上他们还对我特别好。我想他们一定是反思这件事情了。

一次全劳教所搞所谓的“攻坚转化战”,全大队的狱警疯狂折磨大法弟子,但他们也没有动我。真是有师父呵护,正念威力让恶警胆寒,修炼的人有师在有法在什么都不用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