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保持大法弟子的正念最重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九日】回顾自己最近的修炼之路,在正法洪流的推進和警醒下,虽不敢有意心存懈怠,但时不时或多或少的受到外来因素的干扰,使自己在讲真相和救度众生方面不能始终有条不紊的進行,还出现了较大的麻烦。对比师父对救度众生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以及精進同修的修炼状态,都令我倍感惭愧。但我知道向内找,在被邪恶的迫害中始终坚持正念正行。现仅就在最近的一次魔难中,如何以法为指导,正念解体妄图对我進行更残酷迫害的阴谋一事,谈谈自己的一点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今年初的一天早上,自称公安一处的两个警察突然闯進我的店内,借口有人“举报”,强行在我屋里乱翻,找到大法书籍和资料后,马上打电话派出所,叫嚷着开搜查证过来。我指责他们私闯民宅,搞非法搜查,他们厚颜无耻的不当回事。过一会他们又召来了市610、区公安分局国保队、派出所及居委会的一些人,翻箱倒柜的乱翻一气,几个国保队的邪恶邪气高涨向我威胁道:“还认得我们吧,你可是挂了号的人了,这一次我们要整得你倾家荡产。”我一边发正念清除一边正告他们:“你们执迷不悟,一味行恶,是没有好下场的,善恶有报是天理。”

他们将我屋内的大法书、资料、电脑、打印机及办公用品劫掠一空,开了清单,让我签字,我说你们抢劫民财,还要我签字,我要控告你们。有一个610的恶人说:“算了,他不会签的。”他们将我反铐推出屋外。外面站满了人,都是我的员工、街坊,还有左邻右舍的同行。这时,我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萌生出很丢面子的人心,但瞬间又意识到不对,是邪恶在做坏事,在行恶,做见不得的事,丢脸的应该是他们。这一切都是幻象,另外空间的我此刻是辉煌无比。我要抓紧时机揭露他们。我高声指责他们说:“信仰无罪,你们是执法犯法!”邪恶果然大为惊恐,赶紧将我塞進车里,粗暴无理的狂叫:“不许喊,我们来就要绑架你!”

这时人群中开始议论纷纷:“这是个好人,为什么随便抓她哪?”“是的,这人蛮肯帮人的,别人炼法轮功有什么错啊?”平时听我讲过真相的人此刻都表示了对大法的支持和对邪恶的斥责,更有一个正气的邻居(已“三退”)站出来说:“别人信仰真、善、忍有什么不好,凭什么乱抓人?”一个恶警听到后以为这位邻居是大法学员,跑过去要抓人:“啊,你还说真、善、忍好,那你也是法轮功,跟我们走。”“走就走,怕什么,我还要把我丈夫,孩子都带上,正愁没饭吃呢,就上你们那吃去。”“太不象话了,随便抓人!”人们开始纷纷斥责他们的暴行,他们看人越聚越多,感到形势不妙,赶紧开车溜了。

我想,随着大法弟子持续的讲真相,大法的美好也越来越清晰的在人间展现,在邪恶的环境中,越来越多的人站在了正义、善良的这一边,支持大法,为自己的未来摆放了一个美好的位置。而邪恶用谎言、欺骗所营造出的恐怖气氛正逐渐瓦解。它们已经嚣张不起来了,当社会上普遍的世人都清醒的认识到邪恶的本质并都通过“三退”摒弃邪党,那邪党及世上的恶人就会失去利用的价值,被宇宙历史所淘汰,那时就会是法正人间的开始。

在派出所里,两个国保大队的警察问我资料的来源,电脑的密码,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我说善恶有报是天理,不要跟随邪党作恶,给他们讲了北京公安局长刘传新在文革期间迫害老干部,文革结束知道要被清算自杀了;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长任长霞因为长期迫害、打压善良的法轮功的学员,出车祸身遭恶报的事例。我说你们不要助纣为虐,谁清谁浊,你们可以分辨事实,历史终将会还法轮大法清白。他们听了强装镇定,但是已没有了最初的疯狂。后来他们又问我叫什么名,家庭住址。我说你们这是非法审讯,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们的。

他们见笔录做不下去,什么也问不出来,就将我绑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的监室里,我跟所长和管教说,你们搞非法绑架,我是不会配合你们的,你们所谓的规矩,穿囚服,背监规,报数我一律不做,谁把我送这来,你们叫他接回去,而且他们抢劫财物,我出去要起诉他们,我还告诉你们,迫害大法弟子会造下很大罪,将来是一定要偿还的。随后任他们在那里咋咋呼呼,气急败坏,我开始坐下来发正念,背法。

在日常的学法中,我一直学着背法,但总没有系统的整体背诵,在最初的几天里,我除了发正念,就是抓紧时间背法,当我发现凭着记忆能将《转法轮》从头背完时,我内心升起无比的信心和喜悦,尽管背的不熟练,有的地方要想很长时间才能想起来,但是我想此生能得到大法,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呢,走到那里,法都装在心里,还有什么可怕的呢?然而旧势力在大面积毁人,大法弟子应抓紧时间救人啊,这里可不是我应该呆的地方。邪恶既然把我弄这来迫害,肯定抓住了我修炼中的漏和执著了,“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表面好象是为同修和各资料点提供帮助,活动频繁,有两个学员出事后守不住心性供出了我,但是如果真正自己走的正,修的好,邪恶又怎敢迫害呢?回想这一段时间的修炼状态,每天三件事都在做,但做的都不纯净,因为近年生意做的还不错,受常人社会的影响,近来时常人心泛起,想到买车买房,做大业务,这是典型的名利心膨胀而人为放任,加之可耻的色心也没去净,这些都为邪恶的迫害找到了借口。

大法弟子有执著,只能在大法中归正,师父有的是办法来做到这一步,系统来安排学员圆满的路。旧势力根本不配来参与考验。它们的所作所为是不被承认的,我只要师父安排的路,其它的什么都不要,我想只要正念强,一定能破除这种迫害,我开始针对迫害我的派出所、公安局、610的邪恶长时间的发正念,那几天正念状态真是很强烈,全身都被强大的能量包容着,正念也非常集中、纯净。我时刻都能感到师父的呵护和同修的加持。

当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救度众生,我想身边的有缘人都不要错过,所以只要有时间和机会就给同监室的犯人讲真相,他们都能认识到邪党的谎言、残暴和大法的美好、纯正。监室十几个犯人都声明了“三退”,而且他们都很喜欢听关于大法修炼的故事,有一个吸毒的犯人真诚的对我说:“我出去要拜你为师,修炼法轮大法。”我告诉他大法的师父只有一个,就是李老师,他着急的说:“可是我(思想)太肮脏了,李大师又离我们太远,我还是先跟你学,再循序渐進吧。”我笑着跟他说:“我们师父普度众生,不分等级、阶层,只要你对大法有一个好的认识,就一定有机缘得度,出去后一定要改恶从善啊!”他听了连连点头。

我想起师父的一段法:“大法有着无限的内涵,造就了宇宙每一层次的一切,当然也包括人类的一切,所以除了正在根除的那些坏的、旧的恶势力所利用来迫害法的人中败类之外,人们都会在法中看到自己认为好的一面。”(《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是啊,众生千万年的轮回与等待都是为了大法洪传的这一刻,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在常人中做过什么,那都不重要,来这时真实的目地就是等着此刻被救,然而还是有无数的世人受这场欺世大谎毒害,成了真正的受害者。

非法拘留到期后,邪恶觉得我是所谓的“重点”,仍没有放过我,又将我绑架到了“洗脑班”。还要重点“关照”,把“问题”搞清楚。刚开始我的心还是有些不平静,难道我的正念不足以否定这场迫害,随之不断有人心上来。我赶紧正念排斥、警醒自己在这个邪恶的黑窝一定不能放松,任何一颗人心都会被邪恶利用,任何一个执著都将使自己的修炼前功尽弃、毁于一旦。你邪恶不就是用什么事业、家庭、前途等人的利益诱惑我吗?不就是用判刑、劳教、酷刑等人的痛苦威胁我吗?我想如果将人的生死都放下后,这些东西还能动我吗?我把心一放,这一切只不过是幻象罢了,“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何况我有师父看着,无数同修正念与我同在,邪恶怎么可能关得住我,这一切都是邪恶借口考验所演化的假相,我一定要正念破除。

想到这,我的心态也稳定了,既来之,则安之。你邪恶不肯放过我,说明我对你们的清除还不够彻底,我还得加强、努力呀!这个臭名昭著的黑窝,这么多年不断作恶,迫害了那么多学员,妖言惑众,搞出一套歪理邪说毒害众人,平时还没时间来呢,这次来了,就要好好加大力度清除这里操纵恶人的另外空间一切旧势力黑手,乱神。一切对大法弟子强加的迫害全部解体!

我对“洗脑班”的管教说:“从现在开始,我以绝食抗议你们的非法暴行,你们的任何事情我绝不配合,出现什么意外,你们必须负全部责任。一直到我出去的那一天。”我开始绝食绝水,不说话,也绝少睡觉,一天到晚保持一个姿态二十四小时高密度发正念。邪党书记、管教、犹大、陪教川流不息進来做工作,并威胁不听的话要强制灌食。我充耳不闻,也不为所动,感觉自己正念越来越强。我微闭双目,一坐八、九个小时,纹丝不动,思想集中,全身都充满了能量,而且眼前总是呈现这样的景象:慈悲的师父端坐莲台上就在我头顶前方为我加持,我立掌打出各种法器,无比迅猛的在销毁黑窝内的蛇、蛤蟆还有叫不出名的怪异低灵,法轮光芒四射,威力无穷,一瞬即销毁一片邪灵。

第三天就听书记向上报告:“这个人完全封闭自己,不吃不喝也不开口,真是没办法,要不让他们当地将他接回去算了!”

就这样历经十三天,又从新回到了正法洪流中。回来后,得知同修们为营救我作出了很大的努力,有打真相电话的,有持续发正念加持的,有直接到公安局要求放人的。这次堂堂正正闯出魔窟,除了师父给予的无时不在的慈悲呵护外,也再一次显示了整体配合营救的力量。虽然经过此事后,我的正念更强了,对大法的法理更明了,对救度众生也更有信心了,但毕竟给自己的经济上和讲真相环境造成很大损失,也牵扯了同修们讲真相救人的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同时也让师尊多操了一份心。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在严酷的环境中,在经受魔难时,保持大法弟子的正念是第一重要的,人世间的一切表象都是幻象,不要用人心去考虑问题,你真的做到放下生死,坚定的信师信法时,师父就会给你作主,为你安排一个最好的结果,眼前看似走投无路也会瞬间变的柳暗花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