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西人学员的修炼道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多伦多的法轮功学员,我来自阿尔巴尼亚。

我从二零零二年起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那时我和全家人刚到加拿大才几个月。在我修炼的几年间,我体会到大法的美好和李老师的巨大慈悲。甚至我不修炼的先生,这些年都有了很大的变化。我刚得法的时候,他反对我修炼,特别是当我开始讲真相,参加大法活动或者去法会的时候,我们曾经争执激烈。但是随着我学法越多,我的心性提高越多,家庭和周围的环境变化越大。

那时我女儿五岁,我去哪儿讲真相她都跟着我。有一天,我们打算一起去中国城发传单,尽管很冷,她还是和我一起在街上发传单,许多中国人深受感动,人们更愿意接她手里的传单。她还参加游行,拿着横幅或者标语牌,从游行路线的开头一直走到结尾。当我有了第二个孩子的时候,家里的事开始多起来,还有一些大法的项目,我有点忙不过来了。有时,我不得不把她带去参加一些大法活动。现在她十三岁了,她更愿意和朋友讲电话,上网聊天或发短信,读一些青少年的书,而不愿意听我讲话。晚上上床的时候,我叫她听我读《转法轮》,她说她太累了,想睡了。我想这些年怎么过得这么快,已经无可挽回。

我开始向内找,我悟到,第一,自己的修炼并不精進,第二,我没有处理好修炼和我的家庭关系。

读到师父的《曼哈顿讲法》时,这段话点醒了我:“还有一个问题,你们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嘛,面对不修炼的家人这个问题,一直处理不好。当然还是那句话,冰冻三尺可能非一日之寒,开始没处理好积怨太深,久而久之造成了一种间隔,好象根本处理不了。这些问题会给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造成困难。是凡出现这些问题的,还是错在大法弟子,是开始没做好才使其变成这样。其实很多事情你能够协调好、安排好的话,不会耽误做大法的事情。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做好,忽略了这一点。”

我发现答案就在这儿,师父早就指出了这一点。我难道没读过师父的法吗?多少次了,但是我一直忽略了这一段法,直到现在才认识到。

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对家里的人讲好真相,当我向女儿和先生讲真相时,我从来没有把他们当作要救度的众生,而是当作我自己的财产,就应当听我讲。因为我万分有幸听到宇宙大法,我希望家里的每一个人都象我一样。我有点追求这个。这个追求不仅仅是表面的执著,它还是恐惧,自私,对名与情的追求执著。在这些执著当中,恐惧是我修炼路上的一大障碍,也阻挡着我向家人证实法。作为一个常人,我先生是一个暴脾气的人。

当他发脾气的时候,你最好离他远点,虽然有时他过不了几分钟就好了。但是,作为我们修炼人,任何事都是不偶然的。我们两人从我修炼开始就有的矛盾变得更大了。有时他失去理智,当着我女儿的面砸东西:咖啡桌、碟子、杯子。或者我去参加集体学法回来后,他把我锁起来。或者在他朋友面前对我出言不逊。我忍受着他的行为,但不是用修炼人的忍,而是心里气愤的忍着。我在那个层次上只知道一件事,他在考验我对大法的坚定,同时帮助我消业。我对大法的认识还是初浅的认识,因为我的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交织在一起了。我对他表现出了我对师父和大法的坚定。然后,他转变了一点,说你愿意做什么做什么,但是不能带女儿参加你们的修炼。

我的坚定只停留在嘴上而不是行动上。心里仍然有对恐惧的执著,我害怕亲戚和邻居听到他大喊大叫。我们在他们眼中是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庭。为了不丢面子,我避免矛盾,安静的听他的话。

我会小声的给女儿读书,让他在隔壁房间听不到,我用mp3播放师父的讲法录音,而不在CD机上播放。我出去讲真相,不敢告诉他我去哪儿了。我自认为,如果他也修炼了,我就不会这么难了,我的修炼会更顺利。我的理解彻底错了,我没有达到“真善忍”的标准。我没有把他当作要救度的众生。我甚至对他没有慈悲。我想的只是自己和自私。这样我就是走入了旧势力的安排,而不是师父安排的路。有时,我在和他讲到大法之前会先对他发正念,清理那些干扰他的邪恶因素,让他的头脑更清晰。有时起作用。我们的心性在哪个层次上,我们的正念就有多强。

只有当我在法上理解法时,我才真正在修炼上有了突破,去掉了那些执著,堂堂正正的向前走。

“只要你去学,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只要你去修,只要你能够在法上去认识法,那就无所不能。”(《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几年过去了,我改变的越多,我周围的人的变化也越大,特别是我先生。他开始读阿尔巴尼亚语的《转法轮》,他还带着孩子一起去登打士广场参加了一些大法活动。“坚忍不屈的精神”艺术展让他受到感动。他还带着我们家的朋友,一对夫妇来看神韵。

总的来说,我修炼的很慢,起起落落。当我松懈的时候,就会有干扰。矛盾又来了,孩子们开始做不好的事,在学校做不好,或者常生病。我在不同层次上时状态不同,有时好,有时坏。今年冬天,我女儿每个月生病,每个月有三、四天不去上学。另一方面,我儿子头部两次受伤,在十天之内,一次在后脑,一次在前额,缝了五针。

一天,我女儿告诉我她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整夜都睡不着觉。她很害怕,在梦里,各种各样的妖魔鬼怪在追赶她。她问我:“你怎么解释这事?”我告诉她,几年前我做过一个同样的梦,一些坏的东西在追我。我试着用常人的办法和它们打斗,甚至用枪,但是它们就不死。

然后在梦里,我开始警醒,发正念,突然,它们都变成灰了。在这个梦里,我见证了发正念的神奇。我利用这个机会,讲了更多大法的原则,告诉她,书里说:“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精進要旨》〈溶于法中〉)所以你应当小心不要什么电影都看,什么书都读。你该开始自己读《转法轮》了,只有这样你才能找到你要的答案。她看上去很感兴趣的在听。

突然,一直坐在旁边的儿子听到了,说:“Keiti姐姐,你为什么不求李老师帮忙?”我很吃惊。他和我女儿当年开始修炼的年纪一样,他才五岁。我想,越年轻,他们是思想就越纯。我们在睡觉前一起听李老师讲法,他看上去听得很好。但是我不想再犯以前的错误,我不想在修炼路上再次摔倒,时间不等人。只要正法还没有结束,每一个众生都有机会被救度,特别我们修炼人要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

我希望给其他有同样处境的同修打电话,如果有这样的同修,我们可以一起用心中的法互相帮助,纠正这个状况。如果我们连朝夕相处的人都救不了,还怎么能救度其他众生呢?如果对身边的人都不能证实法,又怎么能在其它不同环境中证实法呢?

我想用师父的一句话还结束我的发言:“越最后越精進”。

謝謝师父!

(二零一一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