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数学博士谈修炼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采访者的话:在我周围,有很多学术界、科技界的专家、博士,硕士、教授都是修炼法轮功的。他们虽然走進修炼的缘由不尽相同,但是,他们修炼法轮功后身心的变化都很大。而且,他们都经历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却依然坚持修炼,对法轮功的信念毫无动摇。是什么力量使他们在巨大压力和困难面前能够坚守信念?法轮功到底怎么样,能让这些有思想、有头脑的学者专家坚信不疑?带着这些疑问,我采访了几位博士、教授和专家,希望通过他们的修炼经历和心路历程,解开世人的迷惑,了解法轮功真相。

今天访谈的是中国大陆某高校数学博士,男,为安全起见,我们隐去真实姓名,暂且用博士代替吧。

采访者:很高兴您能接受我的采访。您修炼法轮功已经很多年了吧?那么,您是怎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呢?

数学博士:我是一九九六年四月一日晚,第一次看师父讲法录像,那是在学校礼堂。两三天后,决定开始修炼。那时我是硕士研究生,我们班一九九六年元旦聚餐时,有个同学不喝酒,大家劝,他就说他炼法轮功了,不喝酒。我就说:那挺好啊,有机会我也炼。他说:那好。就这样,三月底,他就给我送来了观看师父九天讲法录像的票,连续看九天晚上,每晚看一讲。第一天晚上看到师父讲法时,就想:这是真法啊,我这么幸运吗?这好象正是我要找的东西啊。虽然有这样的感受,我的悟性还是很差,又听过两三讲,才下定决心修炼。第一天早上去炼功,才发现那个炼功点也是成立的第一天。

采访者:您是数学博士,思维很严密,讲究逻辑,您开始修炼的时候,是不是也是经过慎重考虑、反复论证才决定走入修炼的?不会是谁一说,您就来了吧?

数学博士:是您说的那样,我从小到大,经过这么多年的数学训练,思维结构很逻辑。但,我的想法也比较开阔吧,不封闭。这也有一定程度是从数学的学习训练中得来的,那种旧有的理论和观念被新的代替的过程,在这个学科的发展中是常有的,这点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吧,所以产生了这种不能封闭自己的意识。

再加上,从小就对气功啊、神秘现象啦、周易八卦啊,挺感兴趣的。其实,那天在同学聚餐的酒桌上说“有机会我也炼(法轮功)”。真不是顺便说的。是在那之前,一切好象就注定了。

中学时,思想比较单纯,就想,一生能安静的研究数学,就足矣了。上了大学,独立接触社会和经历人生,才感到远远不是那样简单,那种静心做学问的事,几乎就是不存在的。那种做个科学家的理想,渐渐暗淡了,整天被各种烦恼填满大脑。未来的渺茫,当下的无助,感情的纠葛,情欲和物欲。那时,不自觉的就在精神上寻求解脱。学着周易,算着梅花易数,琢磨着生辰八字,读着佛经。但是也不知怎样解脱。当看完佛经时,感到修佛的境界太好了,但是不是真的呢?也没看明白如何修。我就在心里想,如果有佛,那就请度化我吧……。

当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就感到这就是我要找的嘛。也明白了如何修,如何才能修上去。后来有个不修炼的大学同学问我: 你们说得了法了是什么感觉。我说:那是欢喜。真的是欢喜。那是我从来没有过的高兴、欢喜的感觉。那段时间真是高兴啊,觉的天都比以前亮了。心里常常念叨“今是昨非”。再也没有了以前那种“前路渺茫”的感觉了。

采访者:您修炼法轮功都在哪些方面受益了?修炼前后一定有所不同,能说说您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吗?

数学博士:受益挺多的。修大法前,已经感到了自己的身体开始转向下坡路,失眠、饮食不好,开始出现胃疼现象。炼了法轮功后,失眠和肠胃不适彻底消失,还感受到师父说的清理身体的现象,就是从以前骨折的小臂和小腿处,有两块不好的东西抽走了。没了吸烟的想法,反而觉得非常难以理解,人为什么要吸烟啊。这些改变,事情虽然说起来不大,但却是多少人想要改变却是怎样也改变不了的啊,可却让我在不经意间经历并感受到了。

我在修炼法轮功前的那个寒假,做了一个决定:要努力“拼搏”,学会“关系学”,学会“为人处世”,吸烟喝酒请客送礼要精通。当学了大法炼了法轮功后,才出冷汗,心里知道好险哪。用句话形容就是,是师父、是大法把我从悬崖边拽了回来。

以前是盲目的活着,象个浮萍,现在人生有目标了,不再有人生的愁苦感了,有了踏踏实实的有根的感觉。

我母亲经我介绍也修炼了大法,之后不长时间,她多年的气管炎、肺心病消失了。以前她不能闻到烟味、炒菜油烟味、春天花粉也会伤害她,冬天更是不能轻易出门,常年不能躺下睡觉。九七年她开始认真学大法时起,这些全没了。也能炒菜了,季节变化也伤害不了她了,头发都开始变黑了。

采访者:针对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您是怎么看的?您为什么还要坚持修炼,不怕吗?

数学博士:一开始,非常生气。就感到,怎么都是流氓强盗的逻辑呢?中共邪党胁迫那早已经被它绑架了的民众表态说它针对“真善忍”的谎言和暴力都是对的。我相信,那些参与迫害的人,绝大多数都是知道法轮功是好的。就是在这个邪党制造的这个环境下,恐惧感使得那些人逼着自己“相信”了他们本不相信的那些说辞那些谎言。还是因为恐惧,使得他们逼着自己不去想自己的未来,不去想自己犯下的罪恶,他们用各种理由来骗自己说,那不是犯罪。更可悲的是,有人还以为是自己这样想的。

为什么坚持修炼?因为大法是对的,是佛法真理。人总得坚持对的东西、好的东西吧。对的不去坚持,错的不敢反对,那是啥人呢?那活着还有啥意义?那不到最后把自己也否定了吗:对的不做,错的才符合;正道不走,就跑偏;天堂有路不走,地狱无门偏入。也就是说,是非观,是第一重要的,也是最起码的吧,就是作为生命的最低要求吧。而法轮大法,讲的是“真善忍”的法理,讲“真善忍”还有错吗?将来或者说在一个没有任何外在压力和干扰的情况下,谁不说“真善忍”是好的呢?所以从这点上来说,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承认“真善忍”是对的,法轮大法是好的。那些不论是违心的还是自欺欺人的认同迫害的,不是很危险吗?因为他们已经连生命的最低要求都没达到。

采访者:古今中外,修炼都不是一帆风顺的。那么,您受到过迫害吗?能讲讲他们是怎么迫害您的吗?

数学博士:我遇到的事不算什么。但是,不论我自己遭受的迫害程度是多大多小,那都是对所有人的迫害吧。反过来,别人遭受的迫害,其实也是对我自己的迫害。

具体的就是两次被非法关押。第一次是在二零零一年七月,那天到天安门打“停止迫害法轮功”的横幅,被抓被关在北京西城区看守所,一共二十四、五天。期间我在看守所绝食,狱警就给我戴上手铐脚镣,拉着去一个红十字会,或者是个医院,去灌食。灌食时把我四肢铐在床上,抻的我非常痛苦,这样有六、七天。后来又关到当地驻京办的楼里一天。第二次是二零零六年三月,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当时就有个姓王的警察要吊起我、要电击我,没得逞,他动手扇我耳光。当晚他们就给我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我曾绝食七天。狱警把我拉到医院灌食,灌的是浓盐水和玉米面,李动手扇我耳光。后来在劳教所,当时一个姓沈的教育科长试图迫害我,并多次用语言骚扰我。

采访者:听说您回来后,失去了工作,您是不是觉的委屈?有没有怨恨他们?离开自己心爱的工作岗位,是否很惋惜和无奈?

数学博士:委屈和无奈没有。当时是我自己的认识局限,认为这样做对,远离了表面的迫害,还能自由的做自己要做的事。其实,这就是迫害,这也是我随和了迫害,没有否定迫害。那种选择:要不选择留在单位,但可能被随时带走被迫害;要不选择离开优越的生活环境,但有表面的自由;就是一种强加的东西,就是迫害,它是不应该被承认的。做好人的人,不应该因为做好人而失去那些本不该失去的生活环境和空间。我对单位里的领导和同事没有怨恨,却有愧疚。可能因为我的遭遇,我没做好,使得他们对这场迫害运动的恐惧感加深了。

采访者:如果有机会,您是不是还愿意回到学校,继续教学和研究?

数学博士:是,有机会我很高兴能继续我的教学和研究。对教学我很有兴趣,我觉的那是非常值得做好的一个事情,还很有乐趣。后来还跟一个同事讲过这话。

采访者:法轮功修炼讲放下名、利、情,您不觉的那样生活就少了很多乐趣吗?就您自己而言,您的生活乐趣是什么?

数学博士:修炼的生活其实很丰富,会感到生活的更充实了。修的好的时候那才是真有乐趣。

采访者:能不能具体说说,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感受呢?

数学博士:就是一些不经意间的感受,是那样的强烈真实,表面还没什么表现,就那样平平常常,就突然感受到了那种能量,祥和慈悲。只有经历了才知道,这种感受是那样的强烈,常人中的那些享乐中的、情感上的、名利上的美好的感受,相比之下变的那样的渺小。

跟您举一例。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一直不知该怎么做,有些事也在做,话也是那样说,要去给周围人讲清我们的实际情况。但好象心里没底似的。有一天晚上,我在家里翻看一些网上的文章,这时,一个学员来了,告诉我说,前几天到我们这来过的一个学员被抓了,提醒我注意安全。她走后,我仍旧坐下来看那些文章,心里没有什么害怕的担心的感觉。看着看着,文章中有一句话好象一下点醒了我,那句话好象是说,我们应该向人们善意的讲清大法的真相。大概是这样类似的话。但我却一下明白了许多,我明白了,我们就是应该去讲真相,这就是证实法,也是在挽救世人。当时我感到的“明白”,不仅仅是道理上的,同时也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一种透亮的感觉,就是心里特别透亮,我也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了,就是透亮。就感到,怎么那么舒服啊,心情那么好。这种感觉持续了几天。

采访者:确实很美妙,亲身经历才能体会到。学数学的人都很安静,好象总在思考,您经常思考些什么?您理想的生活是什么样?

数学博士:向往那样的生活,经历过后更加懂得了感天地之恩,敬神向善,珍惜生命,乐观无私,淡泊名利,高贵向上。它不应该是封闭,不必是世外桃源式的。

采访者:您能形容一下是哪样的生活吗?是看破红尘吗?还是视而不见?

数学博士:因为人间实质上是给人来修炼提升的,那么真正人的生活就应该能促使人修炼提升吧。我也说不好,就简单的说吧。

采访者:您在生活中遇到过麻烦吗?您是怎么处理的?

数学博士:麻烦都是自己造成的,是自己的观念与周围的因素拧劲了。如果当时没做好的时候,过后冷静了,就用对的道理归正自己。比如跟妻子闹矛盾了,吵架了起冲突了,那过后,总是想要道歉,主动反省自己。有时候心里过不去,但想想也就过去了,就会主动找她承认错误。

采访者:谢谢你给我们讲了这么多。

数学博士:最想对师父说感谢的话。还记得刚刚开始修炼的时候,对师父的感觉就是,师父是真正关心我、爱护我的人,没有人能这样关心过我。总是想表达对师父的感谢。就是想说:谢谢师父给众生的这次机会,使得众生能有机会能了解并同化“真善忍”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