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阻挡不了我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九七年正月二十三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我走進了法轮大法修炼的大门,我如同五十年盲人从见了光明,枯木逢春的心情啊,无以言表!

回想没得法以前,不寒而颤:一九八八年,我家突然出现异常现象,后来发展到日子没法过的地步,也知道了这是动物附体造成的。为了驱妖拿邪,我找遍了本市所有的“大仙”,家里的钱花光了,非但无济于事,反而越发严重。后来又找到一位所谓比较有名望的,她说:“你真大胆,还敢驱妖拿邪,它能把你治死,快回家供它们!”就这样万般无奈,供了九年。九年来,被折磨的九死一生,度日如年。正当邪妖们变着招数折磨我时,我得到了宝书《转法轮》。去炼功点第一天,同修们正好学第三讲,当我读到“附体”那段法时,我震住了,又惊又喜,惊的是我差点成了植物人,喜的是它们还不够师父一个小指头捻的。

我得法后,学法非常认真,每天从炼功点十一点回家,自己再学很长时间的法。师父把我家里的环境清理了,我身上的所有病也不翼而飞,心性得到了提高,和大姑姐多少年的矛盾化解了,她也非常相信大法了。个人洪法、集体洪法我很愿意做,在家里买了录像机,组织得法的人集体学法;买了录音机在村里和集市集体炼功,总有师恩难报的感觉。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谎言、造谣铺天盖地。为了护法,我十二月二十八日和三位同修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抓,后被送镇司法所。他们非法拘审说我是组织者,拿一根四楞棍狠打我的双腿,两腿黑紫,肿的大小便蹲不下,我绝食抗议他们的非法行为,他们不准我上厕所,不准我在床上坐。我说:“你们违法把我打的站不住,不叫我坐床,我就坐地上。”寒冬腊月,我就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七、八天后,他们怕出人命,通知我村大队干部将我带到村委,叫家人接回。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九,全镇同修去镇派出所要超期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政府人员伙同村委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场景很惨。我村有一位同修被打的吐血。晚上我与几位同修去看她,被去她家的行恶人员看见了,把我们带到了大队,书记问我:“咱村今天谁去了派出所?”我说:“我去了。”他说:“今晚关你一宿!”第二天,我刚到家,他又派人叫我去大队,我不去。随后书记领十多人刚到院子就声嘶力竭喊:“拖!”去了大队,一个又高又粗的年轻镇政府人员问我谁组织去的派出所,我没回答,他狠劲打我左脸、耳朵,当时我脑子嗡一声,差点晕倒,接着我理智的指出打人违法,恶人马上灰溜溜的走开。

不管邪党使用什么邪恶招术,都别想阻挡我修炼的路。二零零零年元旦前晚上,村治安委员又来我家说:“明天上午七点去大队,不去镇上来抓。”我和他讲了不去的原因。第二天早上我去了村委一负责人的家,和他说了昨晚的情况。我问:“我们是不是大队的公民?没做让任何犯法事,为什么去大队?镇上凭什么抓人?”他支支吾吾:“这个事我不管。”我说:“我们每年按规定上交‘公积金’,不就是叫你们保护我们村民吗?”八点左右,书记又派人叫我去村委。我去了之后,把和那位村委负责人说的话和书记重说了一遍,他撒谎说:“是叫你们去开科技会三天。”我回答没空,他说那你回家吧。以后书记天天派人叫我们去村委点名,我一天也没去。腊月二十六日,村治安委员告诉我:“镇上来问,我说你天天去点名。”

零二年春,镇政府又叫我们填表。我写上:“法轮大法是正法!他能镇邪、灭乱,教人做好人。”最后写上自己的名字。几天后,村治安委员说镇政府叫我去“转化班”。我心态很正,决不配合,照常上班。后来村治安委员说把名字看错了,根本没我的名。

从二零零零年开始,我就用手写一些资料,发到各家或墙上贴,后来有了打印的,我更坚持不断,为了救度众生,贴不干胶,挂条幅,发送真相资料。在这过程中,也有同修之间共同提高心性的时候。记的有一次与一位同修合作,我怨他做的慢,态度很不善,同修说明天你不要来了。我不向内找,心里很不平衡。刚想用人的办法对待他,师父的法点醒了我:不让我去,我是大法修炼者,用神通加持他:让他一个人做的又快又好!第二天一早有人敲门,一看正是那位同修。他真诚的说:“今天你还是去吧!”此时此刻,我真正体会到了向内找才会“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法的威力。

零三年十一月份,我们八名大法弟子相互配合、协调,忙而不乱的在市洗脑班的周围喷油漆字、贴不干胶、挂条幅、发真相资料,把不干胶与真相资料亲自做到洗脑班的大门上,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九评共产党》问世以来,我向世人面对面的发放。由于中国人受邪党毒害太深,叫世人明真相非常重要。一次,我们四人去了一个很大的空白村。我身上兜里装了几本,肩上背了一个很大的书包。刚发了几本,忽然被重重的摔在地上起不来,我立时清醒,是旧势力干扰。发正念铲除其背后的邪灵阻挡众生的因素,照常发。发完后骑车回到家后人心上来了:看看脚摔成啥样了?哎呀!脚背肿的老高。猛然间师父的法打進脑中“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走路、送真相资料、骑自行车一点不痛,那就是伟大的师父再次呵护着我,“谢谢您,师父!”

零三年春,我们又组织起了集体学法、炼功。虽然每个小组人员不算太多,但同修们心性提高的很快,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的也很好。比学比修,无论出现任何形势,炼功点从未停过——“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洪吟》〈容法〉)。

在今天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众生中,做的还不到位,如有时挑人,有时不做,主要是怕心在作怪,下决心坚定正念正行。一次路上见到二位干部模样,怕心又上来了,可一想,不对,师父告诉我们“只有救人的份儿”(《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我便坦然朝他俩走去,通过讲真相,他们明白了,很快做了三退;还有一次,遇见一位陌生的同行人,和他讲真相后,他告诉我她是政府人员,并提醒我注意安全。

我知道自己做的很不够,距师父要求差的太远、太远,我会加倍努力,跟上师父正法進程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