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走入正法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

一、去掉情

九六年冬,当我把《转法轮》一口气读完后人生观整个都改变了,我几乎没有那种过渡的认识过程,师父的每一句话我都信,没有疑虑,觉的就是应该那样的。以后,我几乎每天参加集体学法炼功,那段时光是多么难忘和可贵啊!我能够在今生得遇师尊的亲度,能修宇宙大法,心里的激动、幸福和自豪让我无法用言语形容,我知道自己再也离不开大法了。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又没能看到师父后期各地讲法和经文,情又重,我开始逐渐迷于常人之中,加之我又忙于结婚生子的事,很长一段时间里一度松懈消沉,几乎毁在常人中了,但心中仍记得师父和大法。

在我刚生完孩子那段时间,突然发生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不知在什么场合下,有人对我丈夫开了一个恶意的玩笑,说儿子不知是不是你的,要去验证一下等等,就在我和儿子亟需照顾的情况下,丈夫竟然一意孤行要去做什么亲子验证,突如其来的事件把原本和睦的夫妻生活笼上了阴影。由于儿子太小,当时只做了血型检验,虽然事后证明没有问题,血型和他一样,但丈夫还是无法摆脱心魔控制,执意要和我离婚。当时我真是痛不欲生,几乎快承受不住了。只是法还在心中,虽然不是很清晰,但知道离婚是不好的,很可能是针对自己的什么心来的。丈夫为何如此薄情?我为何遭此委屈?我一向行为端正为何要这样对待我?什么常人心都起来了。

事后总算明白了,细想一下,以前对丈夫的情确实看的太重了,刚结婚时,我们夫妻恩爱,有许多事情我都很依赖他,也许正是因为我跳不出这种恩爱夫妻情吧,才遇到这种魔难。“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精進要旨》〈修者忌〉)我悟到我是太看重常人的情了,所以才会感到它所带来的喜怒哀乐,而扰乱我的理智。我要真修就一定要看淡这个情,这恐怕也是我的一个生死关吧。

我不断告诫自己:一定要挺住,放下心,随其自然吧,我是修大法的,师父在管我呢,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等事情稍微平静后,我找丈夫谈了一次话,那时我心里已经比较平和了,对他不再有怨恨之心,反倒觉的他好可怜的感觉。我告诉他:“我不赞同离婚,因为我没做错什么事,如果有不对的地方,我以后会改正,如果你觉的有压力,我们可以分开一段时间,等你想好了,再来看我和儿子。”从那以后,他不再谈离婚的事了,慢慢的也来看我和儿子了,时间长了渐渐开朗起来。后来他跟我说:“别看你弱小的一个人,还真禁得起打击。”通过这件事情我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再不象以前那样把情看的太重了,也意识到慈悲的师父一直没有放弃我,在等我走出这个情来呢。

二、走回正法修炼 救度众生

我一直都没有正式上过班,总想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和充裕的时间。终于在二零零八年有了一次上岗的机会。现在常人社会无论干什么都要讲关系,哪怕一份微不足道的工作。由于竞争激烈,报考岗位前亲友们劝我动用亲戚关系,因我有亲戚在有关部门。但这可是失德的大事,可不能做。正念一出,我整个人轻松了,后来出榜我连看都没去看,也没把此事放在心上,还是朋友打电话来告诉我才知道考上了。

有了工作也得到了充裕的时间,陆续也从同修那儿请来了师父后期讲法与经文,又在同修帮助下上了明慧网。我如饥似渴的读师父讲法和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内心被深深震撼了,觉的自己真是修的太差了,都不知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和历史使命,总停留在个人修炼状态出不来,师父真是慈悲呀,一直都没舍下我,我决心走出去证实法,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有了这个愿望,师父就给我创造了机会,当时我得到的真相资料不多,我都很珍惜,每一份我都用塑料袋包装好。记得我初次发资料时,心里好紧张,不怕大家笑话,腿都是软的。背着包,等到天黑了才敢出去发。我选择的是楼房,看准后,快速爬上顶楼,瞅瞅楼下无人上来,再往每户人家放,我都是放在门口边上的。耳朵也不闲着只听动静,虽然一个人也没有,自己还把自己吓的够呛,心怦怦跳。事后意识到自己正念不强,救众生的事多么神圣,而我却象个小偷似的,胆胆突突的,另外空间的神佛看着岂不笑话?邪恶看着也会钻空子,这些人家还能得救吗?我一定要摆正心态,坚定正念才行。

在以后发放资料过程中,我一边发一边发正念或提前对要去的地方先发正念清除干扰,由只选择晚上出去到无论白天黑夜都可出去发,由只选择楼房到平房也发,由只愿到附近去发到觉的同修可能不方便出入的地区都发,正念一点点增强,心态一点点平稳,路真是越走越宽了。一次我在路上看见一位妇女手拉孩子边走边看真相小册子心里真是高兴,心中油然而生一种众生得救的幸福感。

我还写真相币,都是用手写的,我把零钱都存下来,从明慧网上抄一些真相小短语,然后写在人民币上花出去,用钱时打出一念:让有缘人看。儿子有时也替我花。

我是一个性格内向不善言辞的人,面对面讲真相一直是我的一个难题。看到同修做的那么好我也很急,刚开始我只对我很要好的朋友讲,有退的也有不退的,但多数还是明白得救了。打开这个局面是从一对母女开始的。一次,我和儿子散步遇见一对母女,我有一种想和她们讲真相的冲动,但又觉的不好意思开口,很顾虑,心里很矛盾。眼看要分手了,儿子不知怎么突然开口对我说:“妈妈,你怎么还不快跟她们说法轮大法好啊?”我一下明白了是师父点化我不要落下有缘人,我赶忙追上去硬着头皮开口了。尽管当时讲的并不多也不是很流利,但师父帮了我,最后还是让她们听明白了,最后女儿退出了少先队,妈妈什么也没入过,我就叫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平安的。我还和一个杂货店的女老板说过藏字石的事情,接着讲了三退保平安,她很认可,也很相信,她还告诉我经常在钱币上看到过一些真相短评,这让我深感我们大法弟子用各种形式证实法确实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真的是大道无形有整体。也坚定了我更多使用真相币的决心。不管真相币还是真相资料给大法弟子進一步面对面讲真相打下了一个基础,很容易水到渠成。

经过一段时间讲真相我渐渐总结了自己的一些办法,比如我常从明慧网抄下其他同修讲真相的一些事例和话熟记下来根据情况用上,虽然也有挫折但我尽量不动心,依然做我该做的事,我时常想:大法弟子知道了真相,如不告诉世人,世人是无法得救的,告诉他不管他能不能接受,就是给了他一个选择未来的机会,如不告诉他,他们就连这个机会都没有了,真的面临淘汰的时候,世人会说大法弟子太自私的。

我走出来证实法的时间并不长,与精進的弟子比感觉还有很大差距,而且我还有很多心没有去,如分别心,害羞心,怕心,懒惰心,求安逸心,色心等等,我一定会不断在大法中归正自己,把已经浪费的时间补回来,在证实法中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跟上正法進程。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