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儿泪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去年十二月九日,我在明慧网上看到两篇有关孤儿的报道时,就有要写篇文章的打算。

《我见过你们在公园里炼功》那篇报道写的是,“真善忍国际美展”日本巡回展在北海道首府札幌市展出时,来自北海道旭川市的今中女士对画作《孤儿泪》很有感触,她流着泪说:“这么可爱的孩子,在这个年龄明明是应该拥有着灿烂笑容的,却遭受着如此悲惨的境遇,真不希望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董锡强,《孤儿泪》,油画,48”
董锡强,《孤儿泪》,油画,48” x 48” (2006年)

《孤儿泪》这幅画作,我以前在网上也看到过几次。画面上的小女孩只有七八岁的样子,怀里抱着一个骨灰盒,骨灰盒上贴着父母的结婚照。照片相当的喜庆,妈妈穿着洁白的婚纱,爸爸穿着西装系着领带,两人的胸前还有一束鲜花,爸爸妈妈正满脸笑意地憧憬着美好的生活。这张具有纪念意义的照片如今在女儿抱着的骨灰盒上出现,强烈的反差让人不胜哀伤!

骨灰盒极其的简易,薄薄的木板上露出木材的条纹。这不是标准的骨灰盒,该是家中的一个工具箱吧,可是如今却被用来装殓父母的骨灰。孩子身上披着的是爸爸的棉衣吧,卷曲的衣领和她松散的头发连在一起。

面对孤苦的处境,孩子一脸的茫然,粉嫩的脸庞笼罩着排遣不散的愁苦。特别是那双眼睛,莹莹的泪光在眼中浮现,隐忍着的泪水中饱含着她吞咽的苦楚。这么大点的孩子怎么能饱尝如此沉痛的哀伤!

这张粉嫩的脸上没有泪痕,而泪水盈满眼眶的无助而又戚然的表情,却在无声地撞击着世人的良知。多少观摩过这幅画作的人,都希望孩子能哭出来,好把她心中的愁苦缓解。她才多大的孩子啊,却要承受丧失父母的痛苦!

画作的背景是劳教所的围墙,以及围墙上面那令人窒息的铅灰色的天空。围墙的一端是劳教所的一个门垛,上书“苏家屯劳教所”。这幅画完成于二零零六年。就在这一年的三月份,有证人在海外揭露中共在苏家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血腥事实。啊,难道孩子的父母是被活摘了器官?他们遭受的该是什么样的巨痛!

我良久地凝视着这幅画,品尝着孩子的苦楚,眼泪一颗一颗地掉下来。

触动我写这篇文章念头的是紧挨着的一篇报道,这篇报道的标题是《广东台山市阮羡俦被绑架 孩子无人照顾》。文章的大致内容如下:

十一月二十六日下午,广东台山市四九镇政府科员、法轮功学员阮羡俦被绑架,他的妻子去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要人,结果反被监控,只剩下年仅八岁的儿子阮健城。小健城写了一封呼吁信,孩子在信中说:

“现在爸爸被非法关押,我没有生活来源,更没法上学,天气又一天比一天冷,没有吃穿,没有人管我,没有人理,我现在成了孤儿,没有人照顾。求好心的叔叔,姨姨,大哥哥,大姐姐们,援救我爸爸回来。”

这篇文章对我的触动也很大。小健城的遭遇是父母被迫害孩子也跟着遭罪的一个缩影。对法轮功迫害十多年来,这样的家庭,这样的孩子该有多少!是啊,天气一天比一天冷,成了孤儿的小健城该怎么过呢?

看完这两篇文章,我当时就有写这篇文章的打算,可是因为其它原因一直搁置下来。一晃几个月过去,看看就到“六一”了,我又想起了小健城和《孤儿泪》上的小女孩,他们现在都怎样了?小健城的爸爸回来了吗?小女孩可否有了寄身之处?

可是我又分明知道,只要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不被制止,孩子们成为孤儿的事实就可能会继续发生。十多年来,这样的人间惨剧不都是在不断地上演着吗?

孤儿的泪水能流到几时?孩子的泪水可否唤醒了您的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