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女儿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多年来,在师尊的呵护下有很多神奇的故事,略表几件。

只听了一遍《论语》就能背下来

在我九八年刚得法的那一年,女儿才八岁。我当时只顾自己学法炼功,并没有想到带着她修炼,可女儿对大法特别亲,一再要求我把给她爷爷请的《转法轮》给她。我说她又不认的几个字,她说:认识哪个字,就念哪个字。

那时,我学法很精進,几乎到了分秒必争的程度,每天学法到深夜。女儿从头开始,让我教她念《论语》,我有点烦,只顾自己看书,哪有时间教她。当时太自私,也认为小孩子能懂吗?按大法的要求教她做好人就行啦,她求我说:“妈,我自己念,不认识的字你教我。”她开始念,不认识的字太多了,有时刚念一个字就不会念了,抬头看着我,等我告诉她,见我不耐烦,说;“妈,你给我念一遍吧。”我念一遍给她听,她满意的一边玩去了。隔了一天,她又求我:“妈,你再给我念一遍《论语》吧。”我念完第一页时,她说:妈,我能背下来。”她背了一遍,一字不差,一点也不停顿。我问她:“懂的是啥意思吗?”她说:“不懂。”只听了一遍,就能背下来,是师父把法给了她。

虽然当时她只有八岁,但在学法的认识上很智慧。一次我在学“大根器之人”这一节,她靠在我身边,看到题目说:“如果这个人是个大根器之人,他(她)背这一节肯定背的快,因为他(她)就是这样的生命。”她把《洪吟》背的非常熟。师父给她下了法轮,加持她炼功时,使她乱动不了。她很馋肉,当时我家的伙食不是太好。炼功之后,一次看见有肉菜,她把小手一背说:“炼功人不能吃肉。”我告诉她:“咱们功法不是这样要求的,可以吃,等你不愿意吃的时候就不吃。”

她的品行得到老师同学的一致好评。一天,她告诉我:“今天评‘三好学生’,她被评上了,可是,老师把她拿下来,换上了别人。还告诉我别跟别人说,自己知道就行了。”她遇到这样的事情,不用大人劝,自己就能放下。

二、师尊帮小弟子写作文

九九年的四月二十五日,记得是星期天的下午,我们坐火车去北京为“法轮大法好”作证。途中接到电话,说是问题解决啦,我们就近下车返回。

在走之前,女儿老师布置下一篇作文:“秋天的景色”。当时是春天,让写秋天的景色,手里又没有参考书,全班只要求几个人写,培训他们去参加市里的比赛,让家长帮着写。因为我也不会写,就从星期六推到星期天。得知我要去北京,女儿急哭了,交不上作文,老师要训她的,但又不想拖我的后腿。女儿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脾气,抹着眼泪往门外推我:“你快走,快走!”在火车上,我心里求师父:“师父,给孩子写篇作文吧!”

等我们回到家,已是星期一的早上。女儿正在收拾书包准备上学。我关心她的作文写没写,她说写完了,背着书包走了。晚上,我急切的看她的作文。几百字的作文,她说十几分钟就写好了。没用打草稿。字面很工整,把秋天的景色写的有声有色。我对这篇作文读了很多遍。女儿当时只有九岁,很多难写的字与成语,有的她都没学过。我丈夫也承认是师父帮写的。

三、师尊给弟子化解魔难

在我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劳教期间,电视上播放诬陷法轮功的伪案,我很担心孩子会不会受到污染。

我回来之后,先回到母亲家(当时,我已离婚),母亲说了这样一件事:女儿在升初中时,在全校考了个第二名,这个成绩就是我在家时也没有过,只是品行超众,容貌出众。我母亲学她老姑的话:怎么考的呢?回家就睡觉,根本不学习,大人们以为她想她妈上火呗,谁也不说她。我知道,是师父在呵护小弟子,不让孩子受毒害,还给了她这么好的成绩。

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丈夫有了外遇,导致离婚。前夫惧怕后妻,只给我留下一个四十平米的楼房,女儿也受了很多苦。虽然恢复了工作,开始每月只发500元的工资,房子急需维修,又想给孩子添补,又有很多的生活用品要买,钱不够用,我和女儿的生活都很窘迫。但在师父的巧妙安排下,我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特别是前年,整个单位系统来了一个工作大调动,我换了一个工作环境更好、待遇更高的工作。等把我的工作安排好了,整个单位系统马上停止了调动。

在我刚回来的一段时间里,女儿受到威胁,不让与我见面,女儿知道我当时没有能力抚养她,也就不敢违抗。一次,晚自习放学的时间,我去学校门口看她,老远看见女儿拖拉着一条腿,很痛苦的呻吟着,一步一步的挪动着脚步。她的腰受伤了。我都没敢问发生了什么事,直到现在。那天,我没敢让女儿跟我回家,我怕女儿挨训。第二天,第三天还去看她,她还是这样。我让女儿跟我回家见师父吧。她坐在凳子上,趴在放着师尊像的桌上写作业。睡觉时,我与女儿合盖一条被子,因为当时只有一条被子。冬天,我的屋子很冷。我问女儿:“还疼吗?”因为我看见女儿的表情不痛苦了。她说:“不疼了。”第二天早上,我在阳台上看着女儿上学离去的背影,走路的姿势端端正正,我哭了。

事后,我给女儿讲了一件事情:一个在读研究生的女孩子,与母亲玩耍时扭了腰,从外表上看不出来不正常,也不影响什么,就是感觉不舒服,有时疼痛。她父亲带她去过几个地方治。也用了很多方法,找过很多人,花了很多钱,又送了很多礼,也不知道现在好没好。而我女儿当时的痛苦远远超过那个女孩的痛苦,我一个弱女子,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女儿又得不到其他人的爱护,要不是师尊慈悲,化解了孩子的魔难,真不知道我们母女有多悲惨。

我听师尊的话,善心对待他人,在气恨面前都要笑出来。我与婆家人友好来往,他们不断的念着我的好,回忆着我们在一起的日子,说着很多让他们感动的事,现在对女儿很关爱,对我也有照顾。

我刚回来时,有人对我说:你太难了,怎么活啊,没有钱又无依无靠,知道女儿受气又无能力管。常人哪里知道,我的依靠大着呢!在困苦中,师父一路呵护着我走出困境。现在,有人对我说:我羡慕你。一个工作环境,经济条件,家庭条件都特别优越的人羡慕我什么呢?我不知道她说的是哪方面,但有一点,我身心健康,作风正派。这对于大法弟子来说,都是很平常的,但是,在常人眼里显的与众不同,也是金钱与地位换不来的。

师尊对弟子的呵护真是事无巨细,无微不至。这里说一件小事。我陪一位同修去外地办事,我找到一个车站前的邮筒,投進了十几封真相信,顺便想去站里厕所。这个地方,我们没来过,找找看吧。刚走到车站门口,一个中年男子从侧面跑过来,弯着腰,非常和善的说:“找厕所吧?往那边走,到跟前就看见啦。”然后跑回到货亭后面继续卖货。我看着同修说:按常理,就是我们问人家,人家还不一定愿意告诉呢,更何况,他怎么能知道我们要找厕所呢?车站门口人来人往的那么多人,离我们又那么远,是师父在我们身边,让常人帮助大法弟子呢。这样的事情很多很多。

这里说的多是日常中的小事,在修炼上,苦于自己的表达能力与人类语言的匮乏,无法述说师尊对弟子的慈悲。正象一同修讲的那样:伟大的师尊无时无刻不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利用周围的一切人和事点化我们,做对了给我们鼓励,做错了给我们提醒,摔倒了扶我们起来,犯了大罪都不会舍弃,这样一步一步带领我们走到今天,直至把我们摆在新宇宙的王和主的位置上。师恩难述。

叩谢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