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松父亲终于认清了季黎明的真实面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易松,男,湖北麻城人,常州大学零九级高分子理论研究生。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二日易松被常州“六一零”非法绑架关押在常州锦海大酒店强制洗脑,后被转到常州武进区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易松
易松

迫害责任人:常州“六一零”头目季黎明和常州大学保卫处人员等。

易松的父亲易作元,是一位为维持家庭生计常年在外卖苦力打工的老实巴交的农民。十几年来,亲眼目睹了妻子訚爱梅炼法轮功三天全身顽疾不翼而飞,双目复明;儿子易松炼法轮功后尊老爱小,开智开慧,品学兼优,有口皆碑。然而慑于中共的淫威,在常州“六一零”季黎明之流的欺骗下,在儿子易松被非法关押迫害期间,做了很多糊涂事。

三月底四月初,易作元正在珠海打工,被季黎明一个电话叫到常州。季黎明让易作元逼迫儿子易松“转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知季黎明之流是怎样威逼利诱易作元的,只见到易作元对拒不放弃信仰的儿子大打出手。

四月初,易松母亲訚爱梅从麻城赶到常州大学要求释放易松,因为她的“法轮功学员”身份,季黎明等不仅不让她见到儿子,还强行对她进行录像,并破口大骂,不停的辱骂她,威胁她。

四月中旬,海外“明慧网”和“大纪元”曝光了易松被迫害的消息后,劝善信、真相电话从世界各地源源不断的打到常州,季黎明之流感到了正义的压力,秘密将易松转至常州武进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并再次打电话叫来易作元。

当易松的父亲从珠海赶到常州大学时,等待他的是“签字”,即同意将易松从常州大学转到看守所。老实巴交的农民就这样被这群流氓糊弄,稀里糊涂的签了字。

试想,任何一个正常人在正常情况下能让自己的儿子不读研究生而成为中共的阶下囚吗?季黎明和常州大学保卫处反复强调,是法轮功把事搞大的,反复追问谁让你上网的?谁给你上网的?你赶快叫法轮功把那些文章都撤下来!

期间,季黎明还和武进区看守所演了一曲“双簧”:季黎明当着易松父亲的面给看守所打电话,要求让父子俩见一面;看守所说易松态度不好,不能允许接见。季黎明对他们说好话,请他们好好“关照”易松,早点把他放出来云云。

结果易作元连儿子的影儿都没见到,反而亲笔签字将儿子的“研究生”身份转为了看守所的“犯人”身份,还发自内心的感恩季黎明,觉的他“挺善良的”,是真心帮助他,埋怨法轮功学员不该曝光迫害真相。法轮功学员反复向易作元讲真相,告诉他中共非常邪恶,如果不曝光易松的近况,易松将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因为在长达十一年的非法迫害中,无数的法轮功学员就是被秘密迫害致死、致残、失踪或精神失常的。易松的父亲还是听不进去,完全忘记了正是季黎明之流执法犯法,绑架了易松。

五月,易松母亲带着日夜思念孝顺孙子的奶奶千里迢迢从麻城赶到常州。武进区看守所说让她家交五千元钱,将易松少判点,就判一年算了。

地处鄂东北贫困农村的易松家哪里拿得出五千元钱啊?为了两个儿子读书,易松的母亲长年累月不做菜吃,只将自己种的蔬菜在蒸饭时放在饭边蒸一点。她靠给别人缝衣服挣钱,培养了一个大学生和一个研究生,没向政府要一分钱的救济金。家人四次到常州的盘缠都是借的。再说,凭什么要交钱啊?一个修“真善忍”的好人仅仅履行宪法给予的自由和人权,讲了一句“法轮大法好”的真话,就要被非法关押迫害吗?哪一条中国现行的法律中有这样的规定呢?

现在,传来恶人要非法判易松一年劳教的消息。易松的父亲如梦初醒,原来自己被中共的伪君子季黎明愚弄和欺骗了!他悔恨交加,终于明白了是法轮功学员冒着生死在帮助他,是季黎明之流是在害他。这位老实巴交农民被逼的大叫:“我要去告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