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正自己 破除“病业”假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日】二零零七年夏季,我遭“病业”迫害。一开始比较轻,我也不太重视,发发正念,有所缓解;但随着时日加长,呈加重趋势,最后发展到非常严重,走几步路都非常吃力,喘作一团。我所处的工作环境有好几个同修,大家都帮我发正念,也和我集体学法,但情形似乎没有改善。夜里几次被那种窒息的感觉憋醒,有一次甚至有一念冒出来:难道我要死了吗?可我还没有结婚,还没有……别人怎么看呢?我立刻警醒,这念头不是我,立刻发正念清除,同时清除迫害我的邪恶,清除好长时间症状才缓解。

同修们着急,我更苦恼,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最严重那几天差不多就靠憋着一股就不向邪恶退缩的劲儿(这在那种情况下也算正念),几乎是不停的发正念扛着。在这时,一位平时不常见的同修A无意中来看我,见我这样大吃一惊,问我是否愿意去她家住几天,告诉我她家附近同修多,曾经大家一起发正念、切磋,成功的帮助一位遭“病业”假相迫害的同修破除了干扰。我非常愿意,她当即就带我离开了。

晚上到了另一位同修家,其他知道的同修也来了,大家建议学法,一位同修就让我读,我当时心想我喘的说话都困难,怎么读呀?但碍于情面没说出来,硬着头皮就读。没想到,越读越好了。读完法,大家发正念,切磋,帮我找漏。

以后的大约一周时间里,我就在这位同修家学法,发正念,向内找。当地大范围的同修帮我发正念,附近的同修经常来和我学法、发正念、切磋。由于自己平时放松实修,执着一找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大堆,所以我的情况不象以前被帮助的那位同修那样立竿见影,有的同修着急了,我也被带动。在这时,A同修表现出了非常大的宽容和平稳的心态,她并不被我表现出的假相所带动,也不经常指指点点的帮我找执著,只是叮嘱我多学法,说法学好了师父自然会帮我。晚上我被哮喘折磨的不能入睡,翻来覆去,动静很大;要不就是开着灯学法、发正念。

有一次竟然是睡了一会就被一种非常刺鼻的油漆味儿闹醒,赶紧推醒同修问怎么回事,同修说没有呀,可能是刚刚装修不久有点味儿,然后拉开门又睡去了。白天A同修出去讲真相等等一如既往,在家里有时间就和我集体学法、发正念。早上带我集体炼功,鼓励我坚持住炼完,等我稍好点就带我晚上出去附近送真相资料、贴真相、用粉笔在墙上写真相短语。

现在想来,师尊安排的同修对我的帮助,真是巧妙入微,特别是A同修的状态,没有给我增加丝毫的思想负担,这对于当时那样情形下的我来说,真是莫大的帮助。期间家里常人又着急又害怕(因我母亲几年前在非常短的时间里被邪恶以“病业”形式迫害失去肉身),来同修家要送我去医院,同修不为所动,平静理智的帮我劝服了家人。

几天里,除了大量的发正念,就是学法。渐渐的,我发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那就是除了以前找出的那一大堆执著外,还有一个很严重的、以前根本没有意识到的执著,那就是潜意识里、人的观念中存在的对“病”的承认。它以什么样的假相迫害我,我就无意中承认了它。例如:我真憋的慌呀,我真干不了这个了,我走不了了,等等等等。依法对照自己的一思一念,分辨清楚了哪些是自己的思想,哪些不是。符合大法的才是真正的自己的思想,不符合的,包括那些在常人中看起来合情合理的观念等等,都不是真正的自己,都是应该清除的。同时,也知道了怎么样针对这些执著,那就是正念清除它。以前找执著只是找找自己哪做错了,什么心导致的,以后不能那样了;现在知道了哪一念不是自己,立刻正念清除,同时顺藤摸瓜,找到其它的执著,例如私心、怕心、依赖心等等,一并清除。特别是前文提到的那些承认迫害的思想、观念等,一冒出来,马上清除。这里我想特别提一下依赖心,真是不易察觉而又危害很大。A同修接我前,我挣扎着还能去上班的地方;去了同修那儿,无形中依赖了,再加上根本没意识到的承认迫害的心,所以刚开始似乎更重了,不大的院子上个厕所都感觉是拼着命。

找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也知道了怎么针对它,我的情形好转了。我想应该离开同修家了,人家也是有常人的家庭,能少添一点麻烦就不能多添,再者,既然自己没有病,就应该正常的工作、生活。尽管心里不是很稳,但信心还是有的,这样,同修接我回到了自己家。家中常人尽管很担心,但看到我确实比前几天好,也就没有阻拦。同修陪我慢慢的骑车到了工作场所,我开始力所能及的干活。和前几天不一样,那时是“干不了”,坐着发正念,偶尔干一点,也是硬扛着。现在呢,知道了自己没有病,是迫害造成的假相,同时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发现承认迫害、不符合法等等,立刻清除。

在清除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头脑里先是咯吱咯吱的声音,而后就轻松了。并且,不间断的发正念清除邪恶,还有机会就讲真相。下班回到家也是如此,不再象病人一样让人伺候,而是象以往一样自己做饭等等,虽然慢一点。也不再发火,抑制、清除魔性,尽量保持慈善。家人静静的看着我的所作所为,都默默的配合我。吃完晚饭,小外甥有点闹,就告诉他不要看电视,不要嚷,安静睡觉,不要打扰了我看书。

就这样,我凭着大量的学法、发正念,依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当然,还有讲真相、炼功,在回到家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我完全走出了邪恶的迫害,就连以前没有当回事的好几年“不灵”的鼻子,也神奇的恢复了嗅觉。这在常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因为依常人看,我当时真是快“那个”了。

好长时间后,我还听到家中常人对别人说起这事时,话语中透露出来的分明的对大法的佩服。同时,也更加增强了A同修家人对大法的正面认识与认同。

回首自己的修炼路,真是“相由心生”,麻烦都是自己没有去掉的人心、执著招来的,而所有能够指引、扶持我们走出魔难,创造奇迹的,那就是师尊的慈悲救度和大法的威力。只要我们信师信法,真正的实修、归正自己,大法的神奇和威力无所不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