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的酷刑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日】我贴张法轮功真相传单,合法合理,却被中共非法劳教,在马三家教养院遭受非人迫害,多次遭体罚、毒打、上绑、抻、电各种刑罚,我的身体因此留下了不可愈合的伤痕。我瘫痪在床的八十多岁的老母亲无人照看,日夜思念她的女儿早日回家;我十多岁的儿子得不到母亲的呵护与关爱。

一、遭绑架劳教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晚,我和同修贴传单时,被恶警劫持到保安派出所。在派出所,他们就把我扣上手铐按在椅子上,问我是不是贴法轮功传单的?我说不知道。他们又问我住哪?叫啥名字?我还说不知道。他们有人知道法轮功学员不抽烟,就故意拿过烟来问我抽不抽,我不抽。这帮恶警们象流氓似的用烟熏我、骂我,又把我手反铐到椅子背上,说:“你不说名字,打死你都找不着人。”姓陆的恶警,把我的腿夹在他腿中间,又用烟熏我,猥亵姿态逼口供。他们拉我到凌河区医院体检,我不配合,就不下车,他们硬把我拽下来,在医院门口我就不进去,他们几个人把我抬了进去,我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到了仪器检查时我不上去,他们硬把我扔了上去,负责的医生问他们:什么人啊,你们这么拖拉?恶警说:“法轮功,法轮功都没病。”在医院看病的人都围观过来,恶警把围观的人驱散了。检查完之后他们又把我拖上车送到锦州看守所。

到五月十八日那天,看守所的警察叫我说让我回家,没想到走到看守所门口,警车停在外面,他们架着我把我抬上警车,坐到车上后就给我铐上了,我一看他们开的方向不对,我就问他们,“你们把我送哪去?”一个恶警骗我说,“送你去马三家,呆一个月就回家。”

二、我在马三家遭受的迫害

到了马三家劳教所,他们先给我抽血体检,恶医边骂边说我不象修炼人,我反驳他说,“修炼人都老老实实的让你迫害呀,修炼人就得让你抽血啊?”派出所送的人把我扔到马三家,说劳教我一年,但劳教书没给我。马三家接我的恶警叫张环(北镇人),她把我衣服全部扒光,搜身,然后把我分到“新生班”。每个新去的大法学员都有个犹大跟着,跟我的邪悟者叫黄立,黄立每天都拿一本诽谤大法的书给我念,对我洗脑、罚站、逼我转化(即放弃信仰)。

五月下旬,因我拒绝转化,他们就把我带到东岗,那是个刑讯逼供的地方。恶警张磊(黑山人)让我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所谓悔过书等“三书”,我不写。她就问我为什么不写,我说,“大法好,大法能祛病健身。”她见我不配合她,就罚我站了一上午军姿。接下来的七八天,每天不是站就是蹲,邪悟者黄立逼我写三书。张磊还给我上了绑刑,两条腿盘上,然后用绳捆上,一直到我出汗了她们才把我松开。然后又让我蹲着,恶警打手方叶红还口出恶言侮辱我。

酷刑演示:绑刑
酷刑演示:绑刑,两条腿盘上,然后用绳捆上

又过了两三天,他们再一次把我带到东岗迫害,参与的人员有:男恶警彭涛,三十岁左右;恶警董斌、方叶红、邹晓光(丹东人);张磊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打手。方叶红又逼迫威胁我写三书,我不写,恶警彭涛一脚把我踹倒了,边骂边恶毒地狠踢我小腹处。后来在新生班里负责的警察张莉莉(建昌人)找我,威胁我,她说,“你这一年不转化(放弃信仰),到期后送到你当地的思想学校,每月还得交五千元钱,再不转就送大北监狱。你只要把三书写了,就没有这些事了,一年后你就平平安安回家了,想干啥就干啥。”我知道她在哄骗我转化,我心里明白这点小伎俩动摇不了我,就告诉她,“我没想那么多,既然到了马三家,我也就这百八十斤了,愿咋咋的,就不放弃信仰。”

我不放弃信仰,所以后来没进所谓“新生班”直接下分队。简单说一下“新生班”的情况:作息时间是四点四十起床,洗漱五分钟,吃饭十多分钟,然后进车间干活,中午十多分钟吃饭,午休十多分钟,下午十二点二十唱邪党歌三至四首,然后开始干活,四点五十左右收工,晚饭后六点坐小板凳听着邪悟者洗脑,强迫看电视洗脑,写作业(就是照着转化人员写的污蔑大法的东西强迫抄写),每天都循环往复。让我写作业,我说不写,她们只好把我送回号内。

六月十一日,我正出工,恶警张环到车间来找我,强迫我到三角酷刑房,又给我上吊刑。这次是脚尖着地,耳朵里还插着污蔑大法的mp3,声音放大到极限,由于我身体稍胖,身体大半悬在空中,被抻吊得撕心裂肺的剧痛难忍。吊了半个小时左右我就呕吐休克了,他们看我这样就把我卸了下来,把我放到地上,又叫来了狱医,狱医检查说血压正常,心跳有点快。她们又把我带到东岗,把我铐到床上,张环还骂我,问我写不写,我说不写。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下午张环和张君又来问我写不写作业,张君照我小腹猛踢,疼的我浑身是汗。她边踢边骂,“还长着呢,才来两个月,告诉你教养院有死亡指标。”被张君踢完之后,我来例假二十多天不退,大、小便疼痛难忍,这个状态持续一个多月。之后三四个月不来例假,记忆力减退,双手无知觉,胳膊不听使唤,走路都吃力。恶警张君看到我的样子,威胁我说,“咋的,走道还走不了了,不行再回楼里(意思是继续上刑)。”

十一月八日,马三家开始搞邪恶的“攻坚战”。恶警又把我劫持到东岗强制转化,恶警马吉山和一个男科长问我反不反对中共邪党。我没有理会,他就踢我脚,恶警石宇,张磊让我答诽谤大法的问卷,我不答,他们就用脚连踢带踹的,看我不配合,他们就让我蹲着,恶警们围着我对我进行转化。

到了中午,他们去吃饭,就让帮教李荣霞等人来转化我,我不签,下午恶警石宇,张磊、张卓慧、叶玲和姓乔恶警和两男恶警继续逼迫我答卷,所谓的答卷就是在恶警们写好的纸上写勾,当时由于身体疼痛承受不住,意识不清楚,就签答卷了。后来他们说这是三书,你转化了。我知道上当了,就想下次一定做好。十二月二十一日邪恶之徒又逼我答卷,我没答。张君就告诉恶警队长黄海艳,黄说不答卷的上楼(指拉到东岗迫害)。晚上吃完饭张卓慧又把我叫到东岗,问我答不答卷,我说,“不答。十一月八号那天签的答卷不是我出于自愿的,是你们逼的,我在马三家所写的全部作废。”一直逼问我到九点多。

第二天他们也不让我出工,又把我带到东岗,张磊逼问了一上午,我就是不妥协,下午张磊还问我答不答,我说不答。她问:“不答给她上站刑,趴刑,还是撅刑?”张君说:“给她上一步到位的刑。”就是抻刑,右手在上铺床,左手在下铺床分别铐上,四个恶警两个分别拽着两边床往外抻,给人抻的生不如死。那次被上抻刑的还有袁晓杰、杜育红,李亚静,杨秀芳。

酷刑演示:抻刑,将法轮功学员的手一高一低地铐在两张床之间,恶警分别拽着两边床往外抻
酷刑演示:抻刑,将法轮功学员的手一高一低地铐在两张床之间,恶警分别拽着两边床往外抻

三、同在马三家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所谓“攻坚战”期间,被残酷迫害的还有以下的这些法轮功学员:

一.刘荣华,大学讲师,硕士研究生导师,二零一零年十一月被弄到东岗逼她写三书,上了一步到位的抻刑,强迫写了三书、叫她又到分队说不练了,在高压逼迫下,她犯了心脏病,四月份又让她答卷,她不答,又给她上了抻刑,恶警又让她给家写信说她转化了,她写了交给队长,后来后悔了向队长要,说自己再加几句,队长给她信,她当场撕了,队长说这回不让你写信了,让她写现身说法,她一听就开始绝食,绝食半个月后来心脏病发作送去医院,到医院医生说再晚送两天人就没了。后因为进号时没向队长问好又被加期。

二.卢丽平不背三十条,不唱校歌,张磊当着全队二十多人的面,踢卢丽平的腿。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份,她没有答卷,队长叶玲、张莉莉,张卓慧,还有一个姓乔的恶警,把她带到酷刑房进行大字型抻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号左右,张磊又把她带到东岗,逼迫她重写三书,说不写到期不让回家。

三.袁晓杰,大连人,六十四岁,工程师,因为答卷不一致让她重答,她不写,被加期五天。

四.杜玉红,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下旬进东岗,被连续在东岗酷刑折磨了十四天。

五.陈小英,阜新人,六十岁左右,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份进东岗,让她签名,遭到拒绝后,蹲刑八个小时,恶警踹了她大腿一脚。

六.万小辉,大连人,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末进东岗,六十来岁,在东岗被迫害了十五天。

七.董英,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份进东岗,被扒光衣服强迫坐在水泥地上两天,十二月份不答卷上的抻刑。

八.王莹,二十五岁,鞍山人,不放弃信仰,在东岗上刑。

九.刘秀芝,凌源人,四十多岁,在食堂喊“法轮大法好”,被张君和于晓川叫到酷刑室,上了抻刑。

十.李秀枝,五十多岁建平人,二零一零年十一月黄海艳把她叫出去到外边打她,后被迫害的休克,摔倒时头撞地人事不知。

十一.梁宇,大连人,始终不配合,不放弃信仰,之前在东岗五天五宿不让睡觉。

十二.刘慧,北京人,四十多岁,始终不配合,不放弃信仰。

十三.李春红,铁岭人,由于不签考核被上抻刑,被恶警张磊暴打。

十四.孙连君,葫芦岛人,在号里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们打的造成严重内伤,胸脯及内脏疼痛难忍的情况下还逼迫她上机台干活。

十五.倪凤珍,四十二岁,建平人,不写作业,不配合恶人的迫害,被张环等恶警罚蹲三天。

十六.苗凤兰,本溪人,近六十岁,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攻坚战被上抻刑迫害。

十七.张晓燕,三十六岁,朝阳人,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日两次被上抻刑迫害。张卓慧写的污蔑大法和师父的东西逼迫她念,不配合张环就打她。

十八.徐亚娟,锦州人,不到六十岁。罚蹲三、四天,还不放弃信仰,上抻刑。

十九.李亚静,阜新人,五十一岁,十二月二十一日晚上抻刑,十一年二月二十二日上抻刑。

二十.寇运平,大连人,十一月攻坚体罚三天(蹲)。

二十一.朱学敏,被打了一顿耳光,血压立刻升高到一百八十,只因说了一句“法轮大法是正法!”

马三家教养院魔窟里关着下至二十五岁上至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六十岁以上占三分之一。这些恶警对这些老年法轮功学员连哄带骗,不放弃信仰就翻脸,体罚,上刑。自从二零一零年一月份张磊被提升为大队长(主管教育)后,一个月一次答卷,如果答不好就留送东岗上刑。恶警们知法犯法,明明知道劳教期间不得对劳教人员使用刑讯逼供和体罚,却对法轮功学员无所不用其极。

马三家是奴役上的剥削,身体上的迫害,精神上的摧毁。如,干活没干好扣分,跟加期挂钩,加工一批大衣定工期,如完不成就得加班加点,做大衣时布料里外面做反了就得罚款还得加期。一件棉大衣手工费一百五十元一件,仅二零一零年马三家劳教所女所就做了五万件,牟取利润上百万,其它活还不算。

马三家的伙食每日三顿饭主要是发霉的窝头,只有星期一、星期四、星期六中午是窜烟味的大米饭,早餐吃的菜是咸菜,有时带耗子屎;中午是水煮老黄瓜或角瓜汤,汤表面经常飘着虫蝇。马三家小买点高价牟取暴利,沈阳鼎益方便面二十五元一袋,手纸三元一卷,饼干七元/四百克,塑料水杯六元一个,掉地下就坏,那里面的东西要比外面贵上数倍,质量要比外面差的多。

精神上迫害包括:早上去吃饭唱着邪党歌,中午去吃饭再唱一首,背三十条,中午出工唱三首到四首邪党歌。下午去吃饭再唱,还要背三十条(三十条在马三家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条文),晚上还要被洗脑。

只因坚守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这是普天下公民最基本的权利,却遭中共邪党无端的疯狂迫害。我被非法劳教一年期满后,离开了邪恶的黑窝马三家劳教所。

以上仅是我个人的亲身经历和感受,写出来的目的是让世人都能了解真相,伸张正义,制止迫害。同时劝告那些还在作恶的人,悬崖勒马,回头是岸,千万不要再做历史的罪人,自毁未来,后果不堪设想。因为迫害好人,天理不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