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一年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我是一名新学员,今年四十岁,经同事介绍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七日喜得法轮大法

当时由于家庭的不幸,低调的我过着消极的生活,加上从小身体虚弱,对生活更失去了希望,心想过一天算一天吧。就在我抱怨生活,抱怨命运对我的不公时,一位好心的同事介绍我看《转法轮》。她说:“这是一本天书,你一定要珍惜,要一气呵成的把书看完,你从此一定会好的。”

我抱着试一试的心理把宝书拿回家,真没想到就在我看第一遍的时候,就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大法就是我一直在找寻的真理!看完一本看第二本、第三本……每当看到“真正修炼的人”等类似话时,我就从内心对师父承诺,我一定要做真修者。

就这样,在短时间内,我如饥似渴的把三十八本大法书和新经文全部看完,开始只是想让自己的心情好些,可是没想到我不但心情好了,全身的病在不知不觉中也神奇的消失了。什么心脏病,风湿病,妇科病,神经衰弱等等全好了,连腋臭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身边的同事朋友都感到了我的变化,再也听不到我习惯性的叹气了,人从此精神起来,走路一身轻,没病的日子简直太美好了。“法轮大法好”在我身上得到了有力的验证,所以,我决心一定要坚修到底。在这六个月的学法实修、证实法的过程中,我有太多的体会。

提高心性

记的刚学法一个月的时候,看到《转法轮》中写:“北京有个学员,晚上吃完饭领着孩子到前门去遛弯儿,看见有广播车在宣传摸奖券,小孩凑热闹,要去摸奖。摸就摸吧,给小孩一块钱去摸,一下摸了一个二等奖,给一辆高级小孩自行车,小孩乐坏了。他当时脑子‘嗡’一下:我是个炼功人,怎么能求这个东西?我得这不义之财,我得给他多少德呀?”

当时,我的心就感到震了一下。我学法修炼前,家里买房子时向小孩奶奶家借了一万多元钱,因孩子从小是我一手带大的,而我工资又低,所以这钱我就一直想压着不还,留着等小孩上大学时用。学大法后,我明白了,我这不是私心吗?我怎么能要这钱呢?我得失多少德呀。于是,我决定必须还钱。

常人朋友知道我打算还钱时,都说:“你有毛病吧,孩子上大学得用很多钱,到时你拿不出怎么办,谁能帮你呀?她奶奶的钱用在孩子身上,用就用了,谁也说不出啥。”我说:“不行,我是炼功人,学大法了,得按照宇宙的标准要求自己。”

我又想起了师父讲的一段法:“作为一个修炼人就不能用常人的标准去要求了。常人说这件事情对,你就按照这个去做,那可不行。”(《转法轮》)我毫不犹豫的还了钱。走在回家的路上时,我整个身体简直是轻飘飘的,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我知道我做对了。

不久,我又经历了一次心性关的考验。一天,我在晾衣绳上晾了衣服,绳子上还晾着个床单,我没在意。过了半个多小时,邻居指着我没好气的说我把她家床单弄锈了,还弄出了个小眼儿,原来是风大刮来刮去就把她家床单聚起来造成的,我心里有点不服,但也知道自己是炼功人,嘴上没跟她争论,就说:“对不起了,我赔给你一个吧。”

回到家,我有点愤愤不平,心想那是风刮的,关我什么事,赔给你一个,我家也没有多余的,就那一个新的,我还真舍不得。之后我就去干别的事了。

等我干完活想学法时,翻开书一下看到师父严肃的表情,我知道今天我没按师父要求的心性标准做,没做到做事先考虑别人,我还生了她的气,我这不是跟常人一般见识,跟常人一样了吗?而且我还没放下利益之心。我知道错了。于是,我诚心向师父认错,拿着新床单给邻居送去了,结果她说啥也没要。回到家中,看到师父又对我笑了。后来听别人跟我说她说我给的是旧的,她能要吗等等话,我也没动心。我理解常人的心,我没有跟她计较,只是一笑了之。

是大法改变了我,使我的心性提高了,我要不是学了大法,我不会这么做的,那种释然的心态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只感到今生得大法真是太幸运了。

正念显神威

学了发正念口诀后,我平时走路也会时不时的发正念,我相信我念口诀,就能消灭、清理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尤其看到警车、警察我更是要赶紧念,让他们不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从而有机会得救。

有一次我突然嗓子发紧、痛,我想我没病,是邪恶因素在迫害我,我就对着嗓子发正念,刚念一下就不痛了,太神奇了。那是我第一次感到正念的神威。

单位有个男同事总跟我说一些过份的玩笑话,我警告过他,要尊重别人,可无济于事。有一次下班车时,他又闹,在我后边突然把我推下车(我感觉是飞下车的,幸好有师父保护)我没理他。我向内找,我也没有色欲心呀,为什么他这样对我呢?

第二天他又嬉皮笑脸说些不好听话;第三天,他居然拿伞拍我的头。我平时也不开玩笑呀,我说:“你太过份了。”心想: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炼人,你不该这样对我无礼,神有神的威严,这是对神犯罪。我悟到一定是黑手烂鬼在背后指使他干坏事,让他犯下还不清的债,从而毁了他。我就念了发正念口诀。第二天,他感冒了,脸色黑暗,一下子就老实了,再也不跟我动手动脚的了。我想另外空间的控制他的邪恶因素被清理干净了。

邪恶因素真是无孔不入,有时它以“病业”的假相迫害我。我以前就有胃痛的毛病,今年的夏天又不舒服了,酸的、辣的、硬的都不敢吃了,两天了,还是阵痛,还鼓包嘴吐酸水。我想不对劲呀,从我学法后,师父早已把我的身体净化好了,怎么会有病呢?邪恶因素在钻我空子,找自己,也在法中归正自己,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也不承认,排除它。

一个星期过去了,还是阵痛。吃晚饭时,我突然有一念:我只听师父的,我确信已经什么病都没有了,我的胃就是用来装五谷杂粮,各种菜的,吃什么都不用注意,我现在就吃辣椒酱。于是我拿起来就吃,一个小辣椒没等吃完,胃就一点都不痛了。我从中悟到,不承认邪恶因素的迫害,否定它们的安排的同时,在实修中真正的做到破除它,才能走好走正自己修炼的路。

跟上正法進程

师父让做三件事,我就听师父的话。开始时,我是特别害怕。一天我上早市,去晚了已经散市了,回来的路上碰到两位大姨,买了很多东西。我就上前帮着拿东西并搭话问:“大姨,怎么买这些水果?”她说:“给观音菩萨上贡的。”我说我也信佛。她就问我信的是什么佛?我说:“我信的是正法的佛。”她俩都说“看人家才是真正信佛的呢,现在的人谁还帮助谁呀”,还对我连说谢谢。我说:“不用谢我,要谢就谢法轮大法吧。”然后她们跟我念了二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难来时命能保”。说完,我就快步钻進了商城。我当时真怕呀。

慈悲的师父看我的怕心不去,晚上就在梦中点化我。我梦见邻居家从院里往出放一群狗,我说:别放,我害怕。他说:就放。那狗从院子跑出来,越跑越大,象群大老虎,但是,跑到我跟前时,就变成了一群小狗,很温顺。我悟到我不应该怕,那些邪恶的东西,看它们好象挺威猛的,其实到了大法弟子跟前,它什么也不是,都不够小指头捻的。

后来,我把《洪吟二》〈怕啥〉背下来了,渐渐的再讲真相时就不怕了。

《明慧周刊》连着几个星期有好几篇文章都是关于发正念的内容,给我很大启发。我现在也特别重视发正念了,一到休息日,我就每个整点都发,开始时不静,现在能静下来了,有一次真是感觉自己高大无比。

我一直坚持花真相币,同修打印的真相币花没了,我就自己写,五十元的钱,一看这钱这么干净,什么都没有,花出去太可惜了,我也往上写真相短语;我还发出一念,到谁手谁得救。后来,一元,五元,十元,一百元的都写,就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得救。

喜见优昙婆罗花

一天,在单位的休息室,正没事闲着,我想顺便帮同事把衣服放好。当我准备拿衣服时眼前一亮,这不是优昙婆罗花吗?在晾衣绳上,细细的小花正默默的开放,那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我要更精進呀。于是,我就神气十足的跟同事讲:这是佛家花,三千年一开,花开预示着转轮圣王下世度人。又讲了藏字石,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的道理。最后,她同意三退了。她回家跟她丈夫讲了,也三退了。这次讲真相、劝三退,我没有怕心。今后,我要堂堂正正讲真相,去掉怕心,因为今天来到世上的一切生命都是为法而来的,讲真相才使他们清醒得救。

我很想念师父。师父给予我太多太多,只要我修炼,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大法的威力就会在我身上展现。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苦度,就没有我今天的神采飞扬。我做的离师父的要求还差很远,有时松懈,不精進,向内找做的也不够。我相信随着不断的学法,我会越来越神起来的,把三件事做的更好,救度更多的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