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我周围的感人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在写信、打电话讲法轮功真相的过程中,我遇到了一些感人的故事。现在我把亲历的故事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生物科学研究员入道得法

今年四月,一个同修邀我去看她的常人朋友——失去意识的重症监护病人。这个病人是一个生物研究员,因脑瘤手术失去“意识”一个月了。我以她的同窗名义进了重症监护室。医护人员站得近时,我就说:我是你的初中同学,来看你,醒醒啊!他们走远或不在时,我就对着她耳朵:反复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发现,每念两分钟她就叹一口长气、全身震动,前后三次,这就是说她有了知觉:喊她,知道撇嘴;握她的手,她也与我握手,会流眼泪,但不会说、不睁眼。这时医生喊:“时间到了”,我们只好离开了。现在听说她女儿将她送到疗养院去了,仍然不会说话。

我念“法轮大法好”引起的病人的反应这件事感动了这位病人的科研“搭档”刘教授。刘教授主动找我攀谈,还留我住下。我给她讲了我自己及我家老少四代在法轮大法中的受益和亲人朋友修炼后的神奇故事。这位教授说:“你讲的我爱听,有些人一说就是共产党如何不好,我就不爱听。”我说:我认为你们都是高知,有关共产党你们比我知道得多,不用我说。比如,土改时凡是有田有地、日子过得好的都是地主、富农,城市里凡是经商有钱的都是资本家,剥夺他们财产、镇压“当家人”、家属子女也被管制;反右时,大会小会动员你“鸣放,向党交白心、换红心”并许诺:“不揪辫子、不打棍子、不扣帽子,绝不秋后算账”,结果呢?“文革”时,所有领导都是当权派,连当个班主任的都得挨批斗。凡是在学术上有造诣的、有成就的,大多成了“反动学术权威”……,这时她插话说:我是右派,我老伴是当权派……。我又说:我们这个功,修炼“真善忍”、净化人的心灵,没有好不了的病;还能开智开慧,可他就是不让你炼!为了证明他镇压“有理”,还导演“自焚”闹剧,栽赃陷害我们的所谓“杀人、投毒”,硬把我们妖魔化,当作头号阶级敌人残酷迫害……。说到这,他俩哈哈大笑:“你这么一说这中共还真是不怎么样!只是我们平时没去想这些。”

我又说:你们搞科研的成绩都是所谓“党领导”的,所以,六十年过去,不但没有一个“诺贝尔”,连一个像样的什么家也出不来!这就是他的所谓“伟光正”!他们异口同声说:“你厉害……”

晚上她跟我学功,还要她的女儿也学。到第二天上午,五套功法她基本学会。她和老伴(某高等院校的党委书记)做了三退,给她女儿、儿子,未婚媳妇也做了三退,并说:“你们这功了不起,是真正的科学、超前的(应该是“超常”)科学,你们有真本事。相比之下,我们渺小多了,我一定要坚持学。”

学生家长被摩托车撞伤以后

今年二月初,我的一个学生家长打电话告诉我,她出了车祸,被摩托车把右肩胛骨、左胳膊肘撞成粉碎性骨折,意在请我帮助。这位家长我曾多次给她讲过大法真相,于是我乘出租车去了她住的医院。我带去了师父的“济南讲法”中讲“大周天”部份给她听,很快她就谈笑自如,还可安然入睡。医生告诉她:“你今晚会特别难熬,疼得受不了就让护士给你换一种止痛特效药。”早上医生问:“昨晚没睡吧?”她说,我也没怎么痛啊!医生说:“你看今天的,一至五天不痛,那就是怪事了!”当时我又顾虑没敢给医生讲真相,事后非常悔恨:我与其他同修在讲真相救人上做的有天地之差!

术后五天这位家长就可以用筷子吃饺子和梳头,而同室的同类病人术后十八天还肿得老粗、要人喂饭。腊月三十日她电话告诉我:“真谢谢李老师了,帮了我大忙了!”……她的一家、娘家、婆家共三十多人都做了“三退”,她也给她的朋友讲了她自己的故事。

远房哥哥癌症晚期闻大法痊愈

去年十二月,湖北恩施我的一个远房哥哥查出患直肠癌已到晚期,同时他还患肺气肿、两腿麻木,做过前列腺手术失败,儿女们都回来准备“后事”了。因听我弟弟说我们这个法轮功如何神奇,可以救他,他就要来我家跟我学法轮功。但我老伴怕担风险,我只好坐二十小时的长途汽车,再坐一个半小时摩托车去了他家(在大山中)。从十二月十七号开始,我整天给他读《转法轮》,到二十五号已通读了三遍。他说:“我死不了了。”这时我开始教他炼五套功法。到三十一号,这中间又通读了两遍《转法轮》。他说:“我今天五次大便都没有血,我好了!”这时我才叫他跟着我读(他没进过学校),我又慢慢教他自己读了两遍《转法轮》。

到一月八号我离开时,他的肺气肿还未全好,其他基本都正常了。听说最近又有点反复,我就给他发正念,告诉他该怎么做,又开始认真炼功了。

目睹他的经历,他的四弟、四弟媳也炼功了。这夫妻两的气管炎、关节炎也在春节后好了。他自己全家二十口人、四个兄弟的全家共六十多人也欣然做了“三退”。这些人中有支部书记、县委秘书、现役军人。四弟的孙女(学习成绩中等)原只打算考“区重点”中学,因诚信大法,出乎意料的以六百多分考上了该县重点中学一中。消息传到我老家,硬是不信神的几个哥兄弟也“服输”了。现在除边远地区的以外,绝大多数(400多人)“三退”了。

楼上小夫妻的故事

我楼上住的是一对年轻人,生了一对双胞胎,可孩子老是生病。去年八月,儿子得了流感,在县医院住了一星期,花了四千多元还咳嗽不止。小媳妇对我说:“阿姨,你有什么办法没有,我的钱罩不住、人也罩不住啊!”我给她讲过真相,她看过神韵光碟,对大法有些了解,但她丈夫不太信。我把师父的讲法录音mp3给了她,教她如此这般(听“治病问题”)。她给孩子听了一小时后,孩子一夜只咳了三声;第二天,再听三小时后,孩子全好了,还有三针针剂也不必去打了。她高兴的说:“真神啊!”

第四天,孩子的父亲来还我mp3时,问:“阿姨,我想请教您一个问题,为什么打针吃药都好不了,听录音就能好?”我想了想,问他:“你是大学生,承不承认科学还在发展、科学还没认识到的事物不一定不存在、不一定不是科学?”他说:“我当然承认。”我又说:钱学森教授答香港记者问时说:“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有人试图解释它,我看不行,因为它远远超出现代科学的范围,它是尖端的尖端科学,还不算,它是尖端的尖端的科学的平方。”钱老的话,你能信吗?他说:“阿姨,我不但信,我还要跟您学功。”我让他先看书。

一周后,他跟我学炼五套功法时说:“我明白共产党为什么要镇压你们了!你们尽讲‘真、善、忍’了,‘真、善、忍’,人都真它还怎么腐化、怎么坐庄啊!”他一连学了一星期,五套功法全部学会了,现在也坚持得很好,还常和我沟通。他为他自家、父母家、岳父母家的人做了“三退”。是他自己上网做的。给他母亲和外婆请一个录制了师父讲法的mp3,让她们常听着。这可真是个有缘人啦!

邻居孙子是有来头的

去年十月,我回家看母亲,有一个亲戚的孙子,八岁,得了流感,因他的父母都在外面打工,老奶奶见孙子生病,担惊受怕,老泪纵横、愁苦万分。我想帮她,但我弟弟和我老伴都不让,因两家历来不和,怕他们孩子把我教他们怎么做的事说出去,给我带来麻烦。

我没听他俩的,去给孩子念《转法轮》,特别是念了第七讲“治病问题”,一连念了三遍,再让他听mp3师父的讲法。两天后孩子全好了,主动找我学功。我说:文文,炼功要花时间,会耽误你看电视和玩呢!盘腿,腿会很痛的,你能坚持吗?他说:“我能,我不怕腿疼,我会盘腿。”他算术常常不及格,是班上的倒数几名。于是我不但教他炼功,还给他讲算术,可他就是听不懂,说是小时候吃药太多,吃傻了。但他五套功法学得快,腿盘的尤其标准。

我给了他一个我弟妹用过的MP3,但没舍得给他书,觉得他小,又没人督促,不可能坚持修炼。今年放暑假后,他给我来电话说:“婆婆,你给我的mp3坏了,我寄点钱来请您再帮我买一个好吗?”我立即给他寄去一个。我问他:你现在学习怎么样?他说:“我现在觉得数学蛮简单的!”他奶奶接过电话说:“他从班上倒数几名提到第三名啦!评上了‘三好生’,得了奖状和奖品,老师亲自送到家。他爸爸要接他到广州去读书了……”这时,我后悔不已:真该把书给他留下,他“是有来头的” 呢!

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这篇经文中说:“讲清真相后有要学功的人,要尽快安排学法教功,他们是下一批修炼的弟子。”从那时到现在,我一共引荐了老少十人走进大法修炼,最大的七十六岁,最小八岁,还有两个带炼不炼的。这些新学员多数在做三件事上还比较精進,少数只是做自己亲朋的工作。

另外,有七个因害怕中共而放弃修炼的昔日同修,在我多次劝说下,又实实在在看到大法在我及我家人身上体现的美好,从新走回来了。他们都比较精進。

回想在师尊呵护下我及家人走过的十四个春秋:我得法不到两月,师尊就把我的心脏病、血液粘稠、长期失眠、慢性胃炎,低血压等多种疾病清理干净;我老伴虽未修炼,但我修炼他受益,他的心脏早搏、鼻窦炎、前列腺炎、胃炎、戊肝,低血压等疾病也都不治而愈或很快痊愈,所以他支持我、帮助我证实法;我母亲,八十九岁时被组合柜砸倒、九十一岁时喂猪摔进阴沟里、去年又因挖土豆摔倒路边沟里,均安然无恙;我的孙子、外孙子历次升学都是超常发挥(一个在最高学府电子科学技术专业就读,另一个在该学府附中尖子班就读);我的侄儿被摩托撞得颅内大出血、脑袋肿得像篮球,居然九天就恢复得出了院,现在也健康;我的侄女,三十五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今年五月生了七斤半一个儿子(侄女婿是个中校军官,不但自己“三退”,还劝他的家人做了“三退”)。

感谢师尊对我家老少四代和亲人的恩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