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黑龙江女子监狱九监区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又称哈尔滨女子监狱,位于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三百八十九号。黑龙江女子监狱的七监区、九监区、十一监区、十三监区都非法关押着法轮功学员。下面是被非法关押在九监区的部份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一.大庆市让湖路区法轮功学员穆永霞,六十多岁,先是被非法抓捕关进大庆看守所。在那里,她每天高声唱颂“法轮大法好”,给世人讲真相,并揭露邪恶的迫害。之后,穆永霞被送到哈女监九监区,恶警强制其放弃修炼,她绝食反迫害。参与迫害的犯人(所谓包夹)不让她上厕所,以此来要挟,如想去,要请示,经同意才能去。穆永霞不向犯人低头,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老人只得便在监舍地上,包夹竟然不体谅老人,反而用老人的衣服去擦尿。

二.法轮功学员齐淑艳,四十多岁,在医院上班。在哈女监九监区,恶警用不让睡觉、坐小板凳等各种手段强制“转化”(即放弃修炼法轮功),当“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面试”时“不合格”又被恶警留在九监区。截至二零一零年五月之后的情况不详。

酷刑演示:长时间坐小板凳,不许睡觉,旁边有犹大监视,大声地念污蔑、诽谤大法的书,长时间受此刑者臀部肌肉坏死,呈黑紫色。
酷刑演示:长时间坐小板凳,不许睡觉,旁边有犹大监视,大声地念污蔑、诽谤大法的书,长时间受此刑者臀部肌肉坏死,呈黑紫色。

三.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于秋艳,六十岁,二零零九年九月被送哈女监,恶警对其进行强制“转化”迫害,坐小板凳,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体罚等手段迫害。她正念正行向人讲真相,恶人打她,她耳朵听力差,当邪恶之徒对其传播邪悟的东西,她听不见,恶警无法达到目的,气急败坏的恶人便出手打骂,握紧拳头猛击于的前胸,掐她身上的肉,拽头发,用脚使劲踩她的脚趾,她当时穿的拖鞋,于秋艳疼的大叫,她们怕被人听见,便把于拖到厕所,责令其闭嘴。

酷刑演示:踩脚
酷刑演示:踩脚

不让上厕所,有一次,长达十个小时;每晚不让睡觉,于秋艳精神恍惚,目光呆滞, 体罚坐小板凳,老人的下肢浮肿,臀部上的两块肉已破溃腐烂。就这样每天痛苦的折磨,达三个月之久,老人在承受不住的情况向邪恶低了头,“转化”后于二零一零年五月被送到四监区。二零一零年十一月,老人交了一份严正声明,走回大法修炼中来。

迫害于秋艳的帮教:李春娟(邪悟人员)、于淑范、李双莉
包夹有:李淑梅、于丽萍、陈巧丽、王雅同
迫害于秋艳的警察有:郑洁、董丽华、范某

四.嫩江法轮功学员王红霞,于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被九三公安局由杨某(局长)为首的恶警非法抓捕,因不报名,遭到九三公安局数名警察的毒打。局长杨某拽她的头发,有一名田姓的警察表现狠毒。在九三看守所,因王红霞不配合做档案,被锁在铁椅子上两天两夜。王红霞要求上厕所,管教刘某故意装作听不见。王红霞不配合照相,被办案人田某和另一位(不知姓名)的司机,某吴等四人出言不逊,态度恶狠狠。王红霞在看守所炼功,一名管教出面制止,王红霞不听从;非法关押五个月,王红霞始终没间断炼功。一位管教说:“现在让你炼功,因为新换了位所长,他不管,要是以前,门都没有。”

酷刑演示:铐在铁椅子上
酷刑演示:铐在铁椅子上

王红霞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日被送哈女监,被强制“转化”,现在,王红霞交了严正声明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

在九监区转化迫害王红霞的帮教有:王冬梅、李春娟、于淑范
包夹有:孙云、王彩芹、魏开心
警察:郑洁、董丽华、尚冬伟

五.牡丹江法轮功学员陈玉凤,在牡丹江第二看守所被办案人员用电棍电击乳房,已见皮肤发黑,其它情况不详。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另外,曝光犹大李春娟,邪悟后当帮教,诽谤大法、迷惑法轮功学员。她在监狱挣分减刑,预计二零一一年七月出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