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的迫害手段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在国际舆论的谴责下,虽然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位于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王村镇)改变使用酷刑的迫害方式,但用精神摧残、体罚和超强度奴役劳动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使他们精神和体力都达到了极限,企图迫使他们放弃信仰(即中共邪党所谓的“转化”)。

一、“帮教包夹”“转化”迫害

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进邪恶的劳教所后,恶警立即派两个以上邪悟的帮教看住法轮功学员。吃饭、上厕所没有自由,并轮番灌输她们那一套邪悟的东西,并按照邪党出版诬蔑法轮功师父和法轮功的书籍、片子,对师父和法轮功诽谤、诬蔑,并对使她们已经受益的宇宙的大法断章取义、曲解大法。如果“转化”不了法轮功学员,恶警会另派其他帮教继续“转化”法轮功学员。

期间恶警队长会轮番不断地讯问“转化”情况,对师父和法轮功不断地诬蔑、造谣、训斥比较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不断施压、精神摧残,用限制睡觉时间体罚的邪恶手段。晚上关押人员睡觉后,法轮功学员才开始轮流洗漱,一般在晚上十一点以后。

长期“转化”不了的法轮功学员,恶警就用更邪恶的体罚手段,晚上一点多钟才让进屋睡觉,三点多钟就被值班员(劳教员)叫醒,由值班员看住,不让打盹睡觉。

帮教、包夹睡觉起床后,把法轮功学员押送到电子门外间隔,不让接触任何人,强制看诽谤师父、法轮功的光盘,在长时间的狂轰滥炸下,本来比较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不堪忍受对师父的侮辱,承受不住这种精神摧残,精神崩溃,在压力下违心地写了放弃修炼的所谓悔过书等“四书”,造成了永久的悔恨。也有比较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长期包夹看住,不准跟其他人说话,被长期间隔住。

二、强制奴役劳动

夏天早上八点出工,晚上八点多钟收工。午休一小时或四、五十分钟,包括来回站队,占用约二十分钟。有时完不成任务的,中午不准休息、睡觉,在车间加班干活,晚上以借完不成任务为由经常加班到九点半或十点多。

冬天早上八点出工,晚上七点半收工,中午不休息,吃饭时间约十分钟,很多吃不完饭的拿着饭边走边吃,到车间继续干活。一天干十几个小时,劳动中必须按恶警定的产量完成,如果完不成就罚分、写检查、延长关押天数。恶警用换牌、进段、奖分等谎言欺骗等手段,引诱逼着多干活,给她们卖力。有的法轮功学员在这种诱惑下写“四书”后,则混入常人中为减天数、早日回家不理智的为邪恶的劳教所拼命、卖力地干活,到最后明白上了邪警的当,也累垮了身体。

在劳动现场,光干活,不准说话。有的恶警值班监视,整天是催促完成产量和不断训斥的声音。而悟到的法轮功学员则不配合她们,不能用这种超负荷的强度奴役劳动助长邪恶的迫害,累垮了自己。在劳动中,上厕所、喝水没有自由,必须向恶警队长打报告,经批准才能去。有的法轮功学员因避免打报告词,就忍着口渴,憋着不上厕所。(因报告词中有劳教人员×××有事报告),这种非人的劳教制度,真是邪恶至极。

晚上收工后,劳累了十几个小时也不准上床休息,只能坐小凳子挨床边坐着。监控室里恶警看着监控。等到九点、十点以后洗漱点名后经准许才能上床睡觉。

三、强迫法轮功学员练太极拳

在非法劳教期间,邪恶劳教所强迫、强制法轮功学员参加各种比赛、录像,为她们作宣传用。特别是强制法轮功学员学练太极拳,这是非常邪恶的招术。因为修炼讲“不二法门”。很多法轮功学员不管恶警怎样强逼、咆哮、训斥,坚决抵制、拒练,决不配合,最后,恶警大队长气急败坏,体罚不练的,半个月才准许洗头,一个月洗两次头发。

四、强迫唱邪党歌曲

强迫唱邪党歌曲,歌颂邪恶劳教所是“大学校”的歌,不管恶警怎样强制,很多法轮功学员拒唱。

很多法轮功学员已经整体悟到决定不再配合恶警,自己所写、所说犯过的错对不起师父,用长期背法加强自己的正念。因多次的不配合,恶警大队长恼羞成怒,把不配合的法轮功学员全部间隔开,安排在新收的普教人员班中,每班一个,让普教人员看管,不准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话。恶警对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非常害怕、恐慌,现在在普教班中间隔开的法轮功学员至今还有遭受体罚的,不准随班洗漱,不准随班上厕所。连上厕所、洗漱的权利都被剥夺了,还称是什么“大学校”,就是人间地狱。

山东女子第二劳教所
山东女子第二劳教所

四大队恶警大队长李爱文
恶警队长孙海英
恶警队长燕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