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也谈唱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二日】师父讲过,“那个中共邪党是利用着中国文化的东西歌颂它自己”(《音乐创作会讲法》)。这里现就个别同修“无奈”参与唱红歌或以其它形式庆邪党生日之事与同修交流,希望这些同修能够警醒。

大法弟子中人才济济,有很多社会的精英,多才多艺的同修很多,尤其大陆的这些同修面对邪恶的残酷迫害,都在理智的发挥自己的特长、智慧的讲真相,做三件事,都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可是有的同修却参加什么合唱团,模特表演,唱戏,跳舞等,还有的参加什么老年大学,学书法、绘画,参加画展,在常人看来生活的丰富多彩、有滋有味儿,可是站在炼功人的角度上看,就是耗费宝贵的时间,浪费有限的生命,且不说这其中有多大的显示心、虚荣心要去,更严重的是在做与修炼人相反的事,为邪党涂脂抹粉,粉饰太平,贻误救度众生。

我认识一个在99年4.25之前修得很精進的A同修,99年4.25期间还和同修联名到市委、省委上访,做的堂堂正正,身体一直都很健康。

有一次我去给A同修送师父新经文和资料,接电话的却是他妻子(常人),说朋友给他开玩笑,突然撞了他一下,把A同修仰面撞倒了,当即就动不了,送医院检查,说是A同修第一腰椎骨折,在医院做了手术,现在家躺在床上不能动,还得劳烦妻子端屎端尿的伺候。我很吃惊,就和他妻子约好时间去看看他,见到A同修,我还没说什么,他自己就不好意思了,我想他可能已经意识到了自己没按炼功人的心性要求做好吧。我把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等资料交给他,因他妻子一直在旁边,不想让他妻子对大法有误会,也不好说什么,就让他坚持多学法炼功,不要灰心。回家的路上,我想这件事可能和他平时只学法炼功,不出去讲真相有关吧,想到我自己也没在这方面和同修多交流,自己没做好也很后悔,我是九九年农历正月初三才得法的新学员,一直象个通信员一样给同修送送资料,不好意思和老学员在法上沟通交流,这也是自己要去掉的人心。

师父没有放弃他,他恢复的很快,一个月后就能骑自行车到我家了,这次我和他沟通交流,才知道,他不仅很少出去讲真相,还参加了单位组织的老年合唱团,在准备演出的前一天他骨折了,没去成。我说这是不让你参与,同修们讲真相做三件事整天忙的很,你怎么有时间去唱歌,他辩解:“我没唱邪党的红歌,我唱的是民歌”。我说民歌也不要去唱!(有些参与绘画的同修虽然画的是花花草草,也在起这样的作用)。邪党就是在利用这来制造莺歌燕舞、歌舞升平的假相,让不明真相的人以为:你们看呀中国人歌舞升平的。以此来掩盖邪党假、恶、暴的丑行。咱们不能给它涂脂抹粉。我给他举例子:我有一次去帮亲戚买乐器,卖乐器的老板说:“星期六、日在人民公园有很多人唱歌,你会乐器,也去娱乐娱乐”。我说自己很忙,再说也不喜欢唱那些红歌,都是骗人的,我已被骗了大半辈子了,现在社会这么乱,我不能去为贪官污吏粉饰太平。老板说也是呀,临走我把随身带的神韵光盘给老板留下说:“你们都是有才艺的,请欣赏一下神韵新年晚会的演出”。老板连声说:“谢谢”收下了神韵光盘。

我劝A同修也不要参与那些合唱团了,当时A同修默不作声,回家后给我来电话说:“我想了想,觉的你说的有道理,我不参加合唱团了。”他既然明白了就好了,事情也就这样过去了。

其实不是说有特长的同修就不能唱歌,参与绘画等文艺活动,大法歌曲都很好听,真要参与就唱我们大法弟子写的歌曲,不让唱大法的歌曲决不参与,我有一次参加同学聚会,大家都唱歌了,麦克风传到我手里,我就克服平时的羞涩,大大方方的唱了一首大法歌曲,没想到同学听后说:“这首歌怎么这么好听呀,你在哪儿学的?教教我吧”。我就把《神韵艺术团合唱团演唱会》和《2010新唐人电视台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光盘送给她说:“你看吧,有很多好听的歌都在这里呢”。她很高兴的说:“谢谢!谢谢”!趁此机会我把所带的光盘堂堂正正的发给同学带回家看。

今天看到明慧网同修《大法弟子决不能为邪党唱赞歌》的交流文章后,才知道唱歌的事情不是孤立的,就写出来提请同修警醒,即使你有怕心,不敢去讲真相,也不要去做那些为邪党粉饰太平害人又害己的傻事。否则就对不起大法弟子的称号。个人体会,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