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老人手中展板与大陆老人身上状衣(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二日】明慧网六月十三日的首条报道是《人群总在有真相的地方驻足(图)》,讲的是在台湾著名地标“一零一大楼”周边,法轮功学员向到台湾观光的大陆游客讲真相的事。其中有两张插图,都是一个老太太手中拿着展板向大陆游客讲真相的相片。相片的拍摄角度不同,都是从老人的背后拍摄的,所以可以看到大陆游客认真观看展板的神态,而从老人花白的头发上判断,老人的年龄起码也在六旬开外。她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双手托着展板,跟前有将近二十个神情肃穆的大陆游客在默默地观看。


老太太手中拿着展板

展板上的内容在照片上我们看不到,但是我们都知道这是一份讲述大陆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展板。这样的展板在大陆是根本不允许老百姓看到的。大陆同胞只有走出国门才能比较全面地看清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当然,海外的法轮功资料也大都是大陆的法轮功学员通过民间途径传到海外的,揭示出来的也只是残酷迫害的冰山一角。

看到这幅插图,我想到明慧网上先前的一篇揭露迫害的文章中的一幅插图,那是天津法轮功学员周向阳的母亲身穿状衣的插图。

无奈之下老母穿状衣鸣冤
周向阳的老母亲穿状衣鸣冤

周向阳是原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程师。他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先后被非法关押于天津铁路看守所、青泊洼劳教所、双口劳教所、蓟县渔山劳教所、河西看守所、梨园头监狱、港北监狱等。其间遭受酷刑无数:被彻夜电击至遍体鳞伤、连续三十天熬夜、多次关小号、绑缚、殴打、野蛮灌食等等,导致他常年带伤,生命多次垂危。二零零八年六月底,他为抵制迫害在港北监狱绝食一年多,体重只剩八十多斤,身体极度虚弱,命悬一线,直至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保外就医。

一次恶警魏威和另一个警察电遍他全身,一边电一边问他:大法好不好?他说:“大法好!”他们就继续电,还专门找皮开肉绽的地方电,痛苦的滋味无法形容。

二零零一年秋,恶警魏威又接受指令对周向阳施以电刑。这次魏威指使犯人将周向阳呈仰卧姿势按倒,一群犯人压住他的手、臂、脚和腿,魏威以电棍电击周向阳的嘴部,并恐吓说:“一大队教导员李占说了算,打死了扔到后山埋了,算自杀。”

魏威还将周向阳翻过来压住,又电击他的后脑勺,电得他后脑勺起水疱,有的地方都电焦了。在持续电击中,只听一声响,竟连电棍也烧坏了,而周向阳也被电得昏迷过去。

鉴于周向阳被迫害情况尤其严重,二零一零年召开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十三次会议上,联合国特派专员诺瓦克先生递交的年度调查中包括了周向阳案件,此报告通告各国政府,中共的迫害在全球范围内曝光,并被各国记录在案。

按照国际惯例,一旦联合国特派专员就某个迫害案例向会员国进行质询,该会员国必须予以回复与跟踪调查。作为会员国的中国来讲,本应对周向阳的案子对联合国有一个交代,可是当中共得知这一消息后,却对已经保外就医的周向阳进行了变本加厉的迫害。

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上午,在唐山市的租住房内周向阳被劫持。三月七日开始,周向阳的母亲等亲属分别到过唐山市国保大队六大队、天津市公安局、港北监狱、天津市国保总队等单位探询儿子的下落,可是这些单位全都推来推去。

后来在得知周向阳在港北监狱后,四月十二日上午,周向阳的父母再次赶到天津港北监狱看望生命垂危的儿子。可是狱警却以“上边规定不让见”为借口,禁止他们接见周向阳。老太太异常伤心,万般无奈下,她穿上了白布做的大坎肩,上边写着:“我儿子生命垂危,港北监狱不让父母见,我儿子是好人。”

老太太对围观的人说:“我做母亲的心都碎了,我的儿子在这里关押已经一个多月了,生命垂危,上个月我就来这里询问我儿子是否在这里,他们骗我说没这个人,我在这儿坐了两天两夜也没叫我见,我儿子信仰‘真、善、忍’是个好人,在单位是工程师,有人给他送一小书包钱的礼,我儿子都不要。”

周向阳的母亲也已经六十开外,她为什么要在监狱门口穿上状衣?她在表达自己强烈愤慨的同时,也在呼吁世人对儿子命运的关注!报道中的插图,就是一位老人身穿状衣无助地在监狱门前控诉的照片。

周向阳是无辜的,联合国都备有他被迫害的案例。可是在大陆,他的母亲连见他一面的权利都被剥夺。老母身上的状衣浸透着多少母亲的期盼与辛酸,同时又映衬出多少中共的罪恶!

台湾那个老太太托着的展板上有周向阳的案例吗?很可能没有,因为类似的案例太多了。可是她为什么象一个母亲为营救自己的孩子一样不知疲倦地托着展板?大陆同胞啊,想想为什么吧?你能象她那样为营救自己的同胞尽一份力吗?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在台北举着展板,一位身穿白布状衣的老人站在天津港北监狱的大门口,两幅图片共同揭露的是同一种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