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店业主被非法劳教 邻里不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一日,沈阳市皇姑区松花江东街“全美美发店”业主王维闯在自家理发店工作时,被皇姑区公安分局陵东派出所警察绑架。随后被恶警刘海涛等人罗织罪名,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只因王维闯是一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皇姑区公安分局给陵东派出所一个劳教法轮功学员的名额,陵东派出所在奖金与利益的驱使下,昧着良心干出了这件事。王维闯被绑架过程中,恶警们的流氓行径遭到围观邻里们的纷纷谴责。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一日上午九时左右,沈阳市皇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姓黄的警察,伙同陵东派出所刘海涛(副所长)、崔恩春、宋瑞生,还有一姓秦的警察(小个,戴眼镜)等几名警察身着便装,先来到王维闯姐姐(不修炼法轮功)家,以查煤气为由,骗开房门,非法搜查,抢走电脑、手机、MP4(后归还)。又胁迫其姐夫带领警察到王维闯的理发店抓捕王维闯。

到理发店后刘海涛大吼:把王维闯带走,把电脑拿走。王维闯见状冲出理发店,刘海涛等恶警随后追赶,并将其扑倒,刘海涛坐在王维闯胸口上,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脸憋的通红(现在王维闯在沈新教养院一直胸口疼,发烧)。王维闯起身后高呼:“法轮大法好!”当时许多人围观,周围的邻居见此情景纷纷谴责:“这么好的小伙,还被抓?现在警察不干正事,专抓好人。”

当时恶警将理发店的电脑抢走,接着到王维闯家非法抄家,抢走手机、大法书等。王维闯与其二姐一起居住,恶警又想闯入其二姐住的房间非法搜查,王维闯的妻子极力劝阻不听,踹开房门,把房门都踹坏了。期间还威胁、恐吓王维闯的妻子及亲属,口出污言秽语,随便抽烟,与土匪、流氓无异。几名警察还未经主人允许,开着其三姐的私家车去非法抓捕王维闯,并造成违章。后又将王维闯的妻子及三姐和姐夫绑架到派出所,其妻子被非法关押一下午,其三姐和姐夫被非法关押一个多小时,后被放回。

王维闯,男,三十多岁,美发师,为人善良,待人真诚,其邻居和顾客无不交口称赞,说“这小伙子人太好了!”经常来店里理发的回头客不下几百人之多。却仅仅因为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屡遭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晚,王维闯与另一名法轮功学员于景权被沈阳市和平区国保大队恶警绑架至沈阳市张士洗脑班,并于当晚对他们刑讯逼供。

王维闯被恶人用背铐吊起毒打,恶警整夜不让睡觉,逼问其真相条幅的来源及制作情况,连续折磨三天,使王维闯被毒打折磨的生不如死。后王维闯曾绝食抵制迫害。酷刑使王维闯的手腕处留下两道深深的嵌痕;右脸一处创痕,至今仍清晰可见,是恶警用鞋抽打所致。因头部被毒打重创,令他时常眩晕,很长一段时间无法正常工作。

酷刑演示:吊铐毒打
酷刑演示:吊铐毒打

此间,和平区国保大队恶警还在王维闯的理发店和其住所附近蹲坑守候,并伙同皇姑区龙江公安派出所警察将他的女友和两个姐姐劫持到龙江派出所,用流氓手段威逼、恐吓并时常在她们上街、吃饭时尾随跟踪,令她们在恐惧中度日。和平国保大队一恶警甚至对其姐姐无耻恐吓:咱们有帐不怕算。王维闯瘫痪多年的母亲得知儿子被绑架折磨,因担心、焦虑,眼睛曾一度失明。王被释放时,张士洗脑班警察又勒索其家人一千元钱,还说是“照顾”。二零零一年前后,王维闯还曾被非法劳教三年,和平区国保大队等这些所谓执法部门的流氓行径给王维闯及家人的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

在此,我们正告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们:你们所执行的所有迫害法轮功的密令都是违法违宪的,你们所干的每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都被记录在案,当历史走过这一页时,你们都难逃法网。


沈阳市皇姑区公安分局  邮编:110034  区号 024
沈阳市皇姑区公安分局陵东派出所电话: 024-86897944
副所长刘海涛:15502419118
警察崔恩春的电话:15502614515
沈阳市公安局皇姑区公安分局调度中心024-86400015
沈阳市公安局皇姑区公安分局巡警大队024-864077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