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二日】同修突然离去了,大家都很震惊。有的同修说活生生的一个人,早上她还做饭呢,我还与她在讲话呢,可一会儿她说不舒服,倒下去了,再也没睁眼,再也没站起来了,离我们而去了。她在十几年的迫害中,她也为大法说句公道话進京上访,两次被抓進洗脑班遭迫害,回到家中经常遭到恶人的骚扰,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都走过来了。有的同修说她平时担任传递资料,做的很好,这一走,是多大的损失啊。为什么在目前环境比较宽松的情况下还走了呢,很是纳闷。也有平时与她接触多的同修说,她很善良,对人很和气,对家中亲人很关心,生活上很关照,全家老少三代人的日常生活全靠她一人打理,洗衣买菜,烧火做饭,带小孙女,而且一日三餐还要按各人的口味做,小孙女上幼儿园生病了,她心疼,就放在家自己带;自从儿子结婚添子后,家务活太重,学法炼功得不到保证,“病业”干扰一次又一次,讲真相劝三退很少看到她的身影,本地晚上整体做贴不干胶她也不参加,说我明天清早贴更好,同修一起到黑窝近距离发正念清除邪恶,她也不能参加,说我中午要在家做饭,不然常人会有意见骂人的,要符合常人状态……

同修说她情太重了,听到这些我很心痛,震惊,更深切体会到这对我来说是一个警钟,更是警示。

同修反映出来的状态,我又何止没有呢,有时为了儿女的生存操心,为照顾他们的生活而忙碌,为他们工作生活的好坏而乐而忧,在情中苦苦挣扎,而放不下这些情,感到修炼太苦太难了,有时甚至想放松一下,轻松一下,甚至也到电视机前瞅瞅……。但同修离去的身影经常浮现在我眼前,又时时敲醒着我,记得姐姐同修在弥留之际,紧紧拽着我的手,让我背师父的经文《洪吟》给她听,我稍一停顿她就捏我的手,我不停的给她背呀、背呀、反复的背,一直到她咽下最后一口气,也没有松她的手,眼角淌着泪水,我知道她已经很后悔,后悔自己不精進,可晚了,来不及了,就这样带着悔恨和遗憾走了,流着不情愿的泪水走了。

还有一位同修在即将离去的那一刻,哀求同修说:你们千万不要放弃我啊,到时一定要带我跟师父回家啊。还有一位同修在即将离去的时刻,让同修背她去学法小组参加集体学法。这些同修在邪恶迫害最残酷的日子里都走出来進京护法,证实大法,吃了不少苦头,受了很多折磨,却在过常人的生活中,被情所困,所缠,没有放下人心,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被“病业”的假相夺走了肉身。在关键时刻没有真正做到信师信法,坚定的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没有完成自己的誓约,史前大愿,带着无法挽回的损失和遗憾走了。

旧势力利用常人中的恶人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被骚扰、被抄家、被抓、被关、被判刑、被洗脑,甚至被邪恶之徒迫害致死,这些大家都能清醒的认识到是邪恶在迫害,在干坏事;而在常人生活中,被家里亲人干扰,每天忙于一家人的生活而不得解脱,夫妻情、儿女情、病业假相等等,却意识不到这也是迫害,是旧势力利用我们的执着在钻空子,让我们掉下来,让我们以病业的方式离开人间,以此达到毁学员的目地,而错误的认为是符合常人状态,是做好人,没有真正按师父要求的做,师父安排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状态修炼,因为在常人社会中修,是明明白白的修我们自己,在名、利、情中,在人的迷中修最难,也修的最快最捷径最扎实。在病魔中,认为自己身体以前的病又犯了,是在过病业关,没有向内找出自己的执着,而是硬撑着,挺不过去就到医院医治,说什么我的这个瘤子摘掉就回去,我把这个炎症消下去我就回去,再好好修炼……

师父告诉我们:“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精進要旨》〈真修〉﹚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坚定的按师父的要求做呢。

每当我学法为完成任务不入心,不精進时,每当我放不下儿女情,操这个心,着那个急被家人抱怨时,每当我遇到矛盾被同修指责心里很苦过不去关时,每当我每天凌晨三点三十分听到闹铃声想再赖一下床时,每当我想放松放松,每当我意识到今天没抓紧时间没做好原谅自己明天再做好时,这一幕幕,这一个个离我们而去的同修那悔恨、哀求、遗憾的表情、身影就会浮现在我的眼前,她们象警钟一样,敲醒迷中的我,让我警醒,不要犯迷糊,不要迷在常人的名利情中,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路,真正的信师信法,学好法,扎扎实实的向内找、向内修,修好自己,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应该做好的三件事,兑现自己的誓约与史前大愿,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不给自己留下后悔与遗憾,做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以上是我近期的一些体悟,不妥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