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人摆正基点 大法除恶于无形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三日】“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是大法修炼中要求我们应该达到的,我理解这也正是破除邪恶安排走出旧宇宙的理束缚的关键,能做到就能从旧的宇宙中走出来,就使旧势力以考验为名搞起的这场迫害烟消云散。

我是被迫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很多地方还没有达到法对我的要求,看到“神在人间”的征文觉的很惭愧,在记忆中搜索,自己好象没有象明慧网登的很多同修文章中那样明显的神迹,但修炼这么多年来,在弟子的心中强烈的感受到师父确确实实的在时刻看护着弟子,为弟子的修炼和安全操尽了心,很多时候在无形之中就清除了邪恶的旧势力和它安排迫害,使弟子多年来一直相对自由的走在救度世人的正法修炼路上,只是弟子做的太不够、太不够。

在此列举修炼路上的一件事情。

大概是在二零零五年的时候,同修给我一辆摩托车代步,我当时真的很高兴,因为我所处的城市也算比较大了,这确实可以节省不少时间。晚上七点左右我从同修家出来不久就在一个十字路口被穿警察制服的人拦住了,要查看证件。我没有,说借的车,只好到车主那里去要行车证等。我在路上就找自己是哪里不对被邪恶钻空子了,没有经验这是人中的表面原因,但是我看到我起了欢喜心,它是那样的细微以致很难觉察。但是事情发生后我也有一些怕心出来,但是我没有让它左右我。同时我找到一名同修为我发正念解体邪恶对大法、对大法弟子迫害。

我以为查车的是交警,可是当我拿着行车证打出租车往回赶的时候,司机告诉我那是110的一伙人,我一听真的吓了一跳,我知道这完全是邪恶冲着大法弟子来的,从邪恶的角度来看,我是流离失所的,恰恰是它们要找的人。我怎么办?我可以选择不去取车了,一走了之,可是车怎么办?邪恶完全可以顺藤摸瓜,找到车主(同修),这将给同修带来多大的麻烦啊。我作为大法弟子,师父要求我们做到无私无我,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我不能做让师父痛心、让邪恶钻空子的事情,我必须克服内心的恐惧去面对这个问题。当然师父在法中也告诉弟子,不承认邪恶的一切安排。

几分钟的时间就到了扣车的路口,我的心虽然还有一丝怕的影子,但是内心是坚定的。我开门下车,一个戴黑色墨镜的人(可能是指挥邪恶的头儿)冲我这边走过来,我感到莫名的压力,同时感到邪恶的一个剑阵把我包围了,迅猛的朝我刺过来,这个剑阵就象电影中演的那样,一圈的密密麻麻的剑,朝中心的目标而来,我马上在心中默念正法口诀,我感觉在离我身体不到两米的时候,这个剑阵一下子被清除的无影无踪,我的周围的压力感消失了,我的身体当时好象微微的一丝汗意。其实整个过程我完全看不见,但是那感觉就是这样的,我知道那是在另外空间实实在在发生过的正邪的较量。最终邪不胜正。

我瞟了那人一眼,但是我人的表面显的根本不在意他,在四处找寻我被扣的车,我发现车被换了地方,我走过去,但是旁边没有人,我问谁负责,我来取车,然后过来一个人,我说证件拿来了,我取车,我的证件他看都没看,一挥手,嘴里说走吧,简单的倒让我吃惊。其实我没有驾驶证,那车也是超过八年了,按相关规定也是应该报废的车了,可是这一切他们查车的完全不看,这一切表现都清楚的告诉我们,他们根本不是为了查车。

我回到配合我取车的同修那里的时候,她还在为我发着正念呢。事后知道那天整个城市几乎所有交通路口都被他们控制了。布置不可谓不严密。可是在大法弟子的正念下,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大法弟子安然无恙,邪恶被解体了。

这只是我修炼路上的一件事,类似的事情还有不少,都是在弟子选择中,选择了为法负责或者按照法的要求做到放下自我的一切选择了先他后我,事情马上柳暗花明或者使邪恶的一切安排化为泡影。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精心呵护,看到弟子快要出偏差,或者为了让证实法的事情顺利進行下去,给弟子的选择的机会。如果没有师父的一路呵护弟子什么也做不成。“因为一个人想修炼实在太难,真修没有我的法身保护,你根本就修不成,你一出门就可能牵扯到生命问题。”(《转法轮》)弟子的一切都是师父所赐,用尽人类的语言难以表达师父的救度之恩。

作为弟子也有很多时候做的不足,有时候是自己悟到保住了自我,而没有尽可能的与其他同修深入的交流,致使邪恶绑架了其他的同修,破坏了资料点,给证实法的工作带来无可挽回的损失,查找起来还是自己做的不足,有对法认识的不足,也有怕被同修触及自己更深层的人心,深入看下去,还是自私,还是没有足够的包容同修的器量。终究看来还是学法不足,给法带来损失,真的愧对师父。借这次投稿让自己在救度众生的路上以后做的更好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