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劣行:延期、喝茶、假丈夫、内部规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三日】从诸多标榜公开庭审,而实际却将被非法审判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或律师阻挡在法庭之外的卑劣行径中,可以鲜明地看出中共审判法轮功学员的非法与荒唐。

延期

今年二月十八日,山东省青岛胶州市洋河镇大庄村法轮功修炼者王桂香,只因赠送他人二张神韵光盘而遭绑架,并被非法批捕。她丈夫刘世军为给她打官司,特地从北京请来了谢律师。本来,对王桂香非法庭审的时间定在五月二十五日上午九时三十分开庭,可是提前两天,胶州法院给谢律师打了个电话,说王桂香的案子需要延期,延期到什么时候再另行通知。

延期就延期吧,因为作为律师他没有权力左右开庭的时间,尽管按照惯例,无极特殊情况,开庭时间定下来之后,是不能轻易延期或更改的,可是毕竟对方是政府部门,他只好等通知。再说了延期给你打了招呼,那什么时候开庭也不会不通知你的,何况通知律师参加庭审是法院的责任!

话是这么说,要都讲法律也就好办了,也就不会存在非法抓捕、审判法轮功学员这档子事了。果不其然,就在谢律师左等右等,等待胶州法院通知他开庭时间的时候,胶州法院却在六月三日上午偷偷摸摸的对王桂香的案子秘密审判了。至此,法院延期的目的真相大白,就是不让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辩护,为此而不惜又做出严重违犯法律的行径。

喝茶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广州律师朱宇飙被非法抓捕、抄家,抄走的有电脑、移动硬盘、MP3、装订机、订书机等等物件。朱宇飙的母亲为他请了两位律师,结果一个在司法律师管理处的干涉下,被迫退出,一位竟莫名其妙地“被失踪”了。后来朱宇飙的母亲决定亲自为儿子辩护,这有法律规定:家属、亲人是可以作为当事人的辩护人的。

然而到了五月五日对朱宇飙非法庭审这一天,朱宇飙的母亲还未动身,居委会、街道、610等单位来了十多人,说可以带朱宇飙律师的母亲进法庭。老人信以为真,就上了他们的车。在车上,这伙人装模作样地联系法院,结果说无旁听证,不能进法庭,并以此为借口把车开到很远的地方请老人去“喝茶”。

当然,喝茶是假,软禁是真,光茶桌上就有十个人。在老人的强烈要求下,这伙人看看折腾的时间也差不多了,明知到了法院,庭审也就结束了,所以才放了老人。

在对朱宇飙律师非法庭审时,为了不让其他人进入法庭,中共早就安排了自己的人员霸占了位置。整个旁听席上都坐满了,可是没有一个是群众,全是中共自己的人。这样的开庭名为公开审理,面向公众,其实和秘密开庭又有什么区别?

假丈夫

请朱宇飙的母亲喝茶,毕竟这伙人还披着一件伪善的外衣,知道遮一遮丑。我们看一看发生在北京的一个非法庭审案件。

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九时三十分,是北京海淀区法院第三法庭对中央民族大学女教师梁波进行非法公开庭审的时间。可是一直拖到十点法院才通知,说开庭改在第七法庭。

作为公开审理的案件,这样的临时更换法庭极其少见,毕竟法律是严肃的,怎么能说变就变?可是中共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法律都不讲了,还讲什么法律的威严和神圣!

到了第七法庭才明白,中共的临时变更法庭,就是为了阻挡梁波的家人进去旁听。第三法庭可坐三十二个人,而这个第七法庭却只能坐十个人。前排六个座,是法警的所谓专座;后排四个座,才是让旁听者坐的。可是就是这四个座,提前已经有两个人坐上了。

这两个在旁听席上“占座”旁听的人原来也是事先安排好的,其中一个就是以梁波的丈夫的名义进行旁听的。这个玩笑开的也太大了吧,梁波的丈夫就在法庭外,也就是因为这两个人先占据了座位而被赶出来的,这种明目张胆的欺诈行为,竟当着梁波的面旁若无人的冒充梁波的丈夫旁听,真让人不敢相信。休庭时,梁波的丈夫质问他们为什么要以梁波的丈夫为名旁听、谁叫你这么做的时,冒充梁波丈夫的人说,是检察院这么安排的。梁波丈夫当面揭露他们的特务身份时,两个人气急败坏地灰溜溜地跑了。

按理说,梁波的丈夫在再次开庭时可以进去了吧,这两个人的身份都被人家揭穿了,还怎么有脸再进去所谓的旁听?可是等到再度开庭时,这两个人又从后门进去了。结束庭审,这两个人也是从后门溜走的。

内部规定

上述的三个案例,大家可能会感到怎么会如此荒唐呢?看看下面这个案例也就什么都明白了。

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济南市市中区法院,对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农妇、法轮功学员刘玉晶非法庭审。说的是“公开审判”,可是刘玉晶的老伴与女儿却被堵在了法庭门口。什么理由呢?父女二人都带有身份证,而且刘玉晶的丈夫还办有旁听证。当女儿田广青质问把门的法院工作人员为什么不让进去旁听时,法院人员支吾了半天才说是“内部规定”。

好一个“内部规定”!看来所谓的内部规定就是把人家的家人堵在法庭门外。我们回头看看前三个案例非法开庭的情况,尽管法院使用了种种伎俩,又改法庭又延期的,其实还不都是因为有一个“内部规定”?

中共为什么这么害怕法轮功学员家属或辩护律师到场旁听或参加诉讼?究竟有什么见不人的秘密需要掩盖?其实,这所谓的秘密,在现今的中国,大多数人几乎都明白了,那就是它迫害法轮功无论打着多么合法的旗号都是非法的,也都是见不得人的,都是害怕让老百姓知道的。这可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