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唯有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弟子,那时不是为了祛病健身,而是为了寻找精神的依托才走入大法修炼中的。回顾十多年的修炼之路,深感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就没有今天的我。对师父的感激之情,用尽人间的语言都无法表达,弟子唯有精進,做好三件事。借第七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交流会说说我在大法修炼中的事。

一、得法

在人类道德日益下滑的现实社会中,我随波逐流,造业甚多。与丈夫结婚是为了他家的地位,婚后感情不和整天沉迷在赌桌上,离婚后更是一发不可收。九八年初就听人说法轮功治愈了许多绝症,我是学医的,被后天观念束缚根本不信,错失一次机缘。九八年八月到同学(炼法轮功一年多)家玩,同学向我推荐法轮功(同学知道我对周易、气功感兴趣又信佛),我通读了一遍《转法轮》,感觉很好,但被同学的一句话--“师父是世界上最大的佛”障碍,再次与大法擦肩而过。

谁知此后不到两个月时间,小孩被其父害死,当时精神面临崩溃,感觉人活着没意思,可脑子时不时的会浮现《转法轮》中说的业力轮报、孤魂野鬼、人濒死时的状态等话来。赶紧借来了《转法轮》,细细的读,感觉心不堵了,渐渐的也不痛了,神清气爽,唯有止不住哗哗往下流的泪水,但那不再是只为死去的孩子,而是为自己明白了人生的真谛而流下的幸福之泪。

我找到同学,表示想炼功,同学马上叫我去她家住几天。早晨在炼功点辅导员教我炼动功时,突然头昏眼前一片漆黑,人象虚脱一样,稍休息后一切正常。功友都说师父已经在管我了,就这样我真正走入了大法修炼。

那时每天学几讲法,早晨集体炼功,晚上集体学法或看录像,每天都乐呵呵的,感觉人特别愉悦。不知不觉以前的偏头痛、肾结石、胃病等全无踪影,许多恶习都改了,也很快从丧女之痛中解脱出来了。知道了因果报应,仇恨前夫欲置其死地为孩子报仇的心没了,善待周围所有的人,道德提升之快令亲朋好友都不得不暗叹法轮功的道法高。我以“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我知道我的一切都是为他而存在。

二、证实法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以后,形势明显感到紧张。新婚不久的丈夫得知我去省政府上访后,开始干扰我炼功。那时点上组织学习师父的经文,《坚定》、《大曝光》、《为谁而修》、《见真性》等,我知道一切干扰都是考验,我不为所动。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全面迫害大法和修“真善忍”的炼功人。记得那天我们没炼完功就聚集在广场,想去省政府信访办,但省政府门口布满了全副武装的武警,根本无法靠近。

那时心里很苦,也很压抑,不知该如何做。昔日的功友接触不到,面对铺天盖地的舆论造谣,家人的阻拦及后来的妊娠反应,我只好一个人在家炼功,但总是不忘告诉亲朋好友和与我接触的有缘人法轮功是什么,叫他们不要相信邪党的谎言。那时单位领导不知道我炼法轮功,直到我自然流产几个月后去北京上访,才慌作一团与当地派出所一起把我从北京接回,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我绝食十天回家。

回家后单位不让上班,要我写保证,上级部门还不让丈夫上班,每天守着我,不准我出去。我不为所动,正常上班,并打电话正告我的上级部门(丈夫的领导)不要迫害我,搞株连,同时与单位领导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找机会与功友交流,要他们走出来证实法。两个月后,我和功友第二次去北京,在火车上被拦截,后又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因有身孕,使邪恶欲非法劳教我的阴谋未得逞,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回了家。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理性〉中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那时真相资料不多,得到资料很快就出去发掉,记得每次我要出去,丈夫总是有事不回家或晚回家。我挺着大肚子,在大街上、居民楼贴真相粘贴,一点也不觉的累。

三、归正
  
由于家庭环境没正过来,我学法炼功讲真相都是背着丈夫,加上孩子出生,渐渐的功没炼了,法也学得越来越少,怕心、安逸心、争斗心、利益心、执着于亲情等各种人心执着都上来了。在孩子五个多月时,单位及派出所逼我写保证,不写就把我和吃奶的孩子一起关洗脑班。我怕孩子受到伤害,又知道大法好,不想背叛师父,就用人中狡猾的心和他们玩文字游戏,写下了所谓的保证,自以为这样做高明,却不知给大法抹了黑,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

直到二零零二年十月,我与同修联系上后,得到了师父“七二零”以后所有的经文,才知道自己对大法犯了罪,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立即写了份严正声明交给单位恶党书记(当时不会上网),声明以前所写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单位顿时乱成一团,一边向上级主管部门汇报,一边派人轮番找我谈话,给我施压,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功是什么,讲对法轮功栽赃陷害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已洪传全世界,同时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丈夫得知我要继续公开修大法,怕影响他的前程而与我离了婚(当时没悟到离婚不对而同意了)。在师父的呵护加持下,我终于又踏上了跟师父回家的路。

四、讲真相,救众生

我利用八小时之外发资料,喷大法标语,教孩子背《洪吟》,陪孩子看真相碟,引导孩子走上修炼道路。因为资料短缺,我加入了一个资料点的工作,有时为了打印、复印资料只能睡几个小时甚至通宵。上班、带孩子、做资料,满负荷的工作使自己忽视了学法炼功,滋生出干事心,怕心、显示心等执着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一次发资料时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给证实法救众生带来不小损失。使我深感修炼的严肃性。

堂堂正正回家后,我谨记师父的教诲,多学法,多学法。接触同修少,我就在家开了一朵小花,和老年同修组成一个三人学法小组。

我把以前讲过真相的亲戚、经常往来的朋友同学都劝退了,就每天利用工作环境讲真相,劝三退救人,我知道这是我的修炼路。刚开始由于怕心,挑人劝三退,因为来看病的各阶层的人都有,特别是我们医院是政府机关的定点医疗单位,公检法的人来看病大多是着便装。为了自己的安全,我总是在摸清对方的身份后才敢讲真相、劝三退。我知道这种状态不对,那个为私为我的心、那个怕心不是我,我否定它、排斥它,不断的清除它。我们知道,这世上的人,都是师父的亲人,都是有来头的,都是天上的主、王,都是为法而来的,都对应着庞大的生命群,我不能因为我的私心而让众生失去得救的机会,我们是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通过不断学法、发正念、看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渐渐的怕心少了,面对工作环境接触的病人、有缘的众生,我能坦然的讲真相劝三退,并成功劝退政法委、检察院、公安的人。
  
记得有一次,和一个病人的朋友聊针灸治病,为了讲真相,我有意从针灸、经络、气功引到法轮功上,讲天安门自焚伪案,一说到天安门自焚案,该人即刻面露凶相,说:“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当时心里紧了一下,怕是警察,不想讲,但我马上意识到这个怕心不是我,我不承认它,灭掉它。我是来救人的,是做最正的事,我边发正念边微笑着继续说:“我是医生,我是从医学角度谈天安门自焚案的造假。”“你还敢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你这样是要坐牢的。”我仍笑着说:“我是为你好。”“这些我比你清楚。”这时一个病人(已明真相并三退)插话问他朋友一件事,我则不停的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治疗结束后,我安全的离开了病房。事后病人告诉我,此人是公安分局副局长。虽然没能救了他,但我明白只要正念足,邪恶什么也不是;讲真相,救众生,邪恶是不敢迫害的。
  
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师父要我们多救人,和旧势力抢人。而我却不敢上街劝陌生人三退、面对面发神韵,我必须突破它,走出来,多救人,圆容师尊所要的。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