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破除全家人遭受的病业干扰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三日】去年秋天,我从新走回修炼不久,家里发生了一连串的问题。孩子感冒发烧吃药输液,断断续续两个月,孩子的病还没好,丈夫又发了烧,接着母亲又感冒发烧,去医院的路上又跌倒了,膝盖处摔出了裂缝,接着我又出现了严重的感冒症状。

在这之前不久,我曾下决心去同学家讲真相,她的丈夫得了癌症;因为家人不断生病,也就暂时搁置了。我也隐约感到是不是邪恶用这种方式干扰我救人,让我认为:自己的家人都生病了,你还怎么告诉别人大法好?直到连我也“病”了,我才猛醒,真的是邪恶因素干扰!下面是我破除干扰、否定迫害的过程:

在我身体受到干扰的当天晚上,我晚上十二点发正念解体干扰和迫害,只觉的鼻腔里一股热流,发完正念后,所有感冒症状消失。

发完正念后,我回到孩子身边睡下。孩子因生病这些天睡觉不踏实,时常哭闹,有时又踢又踹。可是这天夜里孩子睡的特别安静。早晨起来我对丈夫说:“我昨晚十二点发正念,我当时就好了,我确定孩子也好了,白天送他姥姥家去吧。”丈夫看到我恢复正常,也就默许了。白天的情况果然如我所料,孩子只是轻微的流了点鼻涕,两天后完全好了。

孩子没痊愈时,丈夫就感冒了,后来就发烧。他吃药不见好,就去诊所输液,还不见减轻,又去大医院检查,这一查可非同小可,等我回来时告诉我,检查结果是血小板只有35,而正常值最低在200以上。医生要求马上住院,再穿骨髓進一步检查病因,说的挺严重。听到这种情况,我想我再也不能拖延了,我今天中午一定给他好好讲讲大法真相。

我给他讲了身边几个同修得了绝症命悬一线时修大法完全恢复健康的神奇事例,又从法理上讲了人得病遭灾的真正原因,讲了法轮功学员为什么不用吃药“病”就好了。然后我又拿来《明慧周刊》,给丈夫看。到上班时间了,我问他:“你还去医院吗?去的话我陪你。”他说:“不去了。”晚上我下班回来,他一本《周刊》已经看完了,这一天是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

第二天早晨,我问他要不要在家休息一天,他说他得去上班。从他看书开始,就没去输液,吃的药也停了。那几天他一直发烧,三十日早晨他退烧了。我想:是师父救了他,一定要留下见证。于是我就催他再到医院化验一下。中午检查结果出来了,血小板数值完全正常。

有了这次经历,丈夫对大法越来越有正念,看了一遍《转法轮》,经常看大法资料,我讲真相时,他也能起到正面作用。

母亲腿受伤后大约十来天,我丈夫发烧、血小板低的问题完全好了,我就把整个过程讲给了母亲,又给母亲详细的讲了大法真相。母亲九九年学过几个月大法,邪恶中共迫害大法后,听信了邪党谣言放弃了修炼。母亲很感慨,“我早点念‘法轮大法好’,我就不至于一年生一场大病了。”我慢慢引导,母亲又开始学大法了。

母亲开始学法后,有一天在家人之间发生了一点误会,两天后母亲向我哭诉,父亲想不开,吃不下、睡不好,痛苦至极,不想活的样子。

我站在修炼人的角度仔细想想,母亲刚开始学法,邪恶因素就制造事端干扰母亲和我,父亲已了解大法真相并三退,是有福的生命,怎么能轻易就出事呢?悟到后我就发正念解体干扰。

第二天去父亲家,我又耐心开导一番,父亲当时就哭了,说这辈子从来没这么难受过,如果不考虑我母亲,他真不想活了。说完这些话,他胸中的郁闷疏散了很多,当时就吃了一小碗粥。我知道父亲没事了。母亲还不懂发正念,我就叮嘱她记住一句话:谁都别想干扰我学大法。

这一个月左右,我以正念来对待全家人病业关的体悟。前面提到的那个癌症病人,因为当时家庭的困境和人心的干扰,使我拖了几个月没去。后来我想邪恶这么阻挡、干扰我,不就是怕我救人么?我必须去他家。可是当我下决心去时,他们已去大城市治病了。再后来,我听到了他去世的消息。

抓紧救人、及时救人,不要让世人绝望而去,不要让自己遗憾和后悔。